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两女
    涉县城下,梁中书的大军就驻扎在这里,整整五万大军,手下有李成、索超、闻达等等大将,气势恢宏,兵强马壮,更重要的是,这五万大军之中有一万禁军,也因为如此,在洺州的张迪虽然兵力远在梁中书之上,可也不敢进攻梁中书。

    “大人,我们数万大军盘踞在城下,却不去进攻涉县,若是传扬出去,恐怕朝廷那边不好办啊?”索超有些担心的说道。他很想和李璟的大军交手,只是两个月来,梁中书硬生生的将大军摆放在涉县,不动刀兵,虽然涉县易守难攻,但若是不进攻,传扬出去,肯定是让人诘难的。

    “这个时候进攻,李璟必定放弃田虎大军,反过来进攻我们,田虎能得一线生机,必定会休养生息,哪里会和李璟死拼?”梁中书摇摇头,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拖上三五个月,那个时候,李璟和田虎已经厮杀的差不多,精疲力尽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再去进攻,那才是最佳时刻,现在还是早了一些,不适合,不适合。”

    梁中书摸着胡须,目光中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仔细算算,还真的是如此,就算是李成等人也点了点头,只有索超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不是怀疑梁中书的算计,而是担心田虎根本就抵挡不住李璟的进攻,一两个月就已经击败了田虎,彻底的掌控了河东路,那个时候梁中书再去对付李璟,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望着上首的梁中书,见其一脸得意的模样,顿时将心中的一点想法抛之脑后。

    “李璟部分兵力”

    “报。大人,涉县来人了。”这个时候,大帐外有亲兵闯了进来,大声说道。

    “哦,来人了?想来是李璟和田虎之间的战斗已经出现了结果,弄不好是因为李璟兵力不足,所以涉县才会派人来请降的。快,让他进来。”梁中书听了之后,顿时双眼一亮,忍不住说道。其余的人听了之后,双眼一亮,这种事情还真的有可能,要知道李璟能在涉县摆放着不少的军队,城墙上密密麻麻的都站满了人,这样也是梁中书不想进攻涉县的缘故,敌人太多,强行进攻最后只能是让大军损失太多。

    “小人牛有德拜见大人。”半响之后,就见一个衙役走了进来,手上拖着一封书信单膝跪倒在地。

    “牛有德?这个名字倒是不错?怎么,你们家大人准备归顺朝廷了吗?”梁中书懒洋洋的望着对方,根本就没有将对方放在眼中,的确是如此,对方不过是一个小卒子而已,哪里值得梁中书关注。

    “大将军三天前平定田虎,斩杀田虎、范权、乔道清等贼寇三十八人,首级传檄威胜州,捷报已经送至京师,大将军小人送来一份报捷文书,呈送大人。”那名衙役将手中的书信递了上来。

    “什么?”梁中书一下子没有听明白,最后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望着下面的衙役,最后一把将报捷文书抓了上来,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臣李璟万里之外叩请圣躬安,宣和二年六月十三日,赖天子圣恩,将士用命,臣李璟在铜鞮山击败叛贼田虎大军十万余,斩杀田虎、范权、乔道清等叛贼三十八人,现将其首级传檄京师...”

    梁中书的脸色顿时变的一片苍白,李璟馆阁体这个时候在梁中书面前宛若是一个讽刺一样,让梁中书无处可逃,他右手颤抖,嘴唇直哆嗦,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模样。

    “李璟真的平定了田虎,这才多长时间啊!”索超忍不住询问道。

    “那是自然,大将军神勇,一个小小的田虎算什么,还不是被大将军随手而灭?”衙役很得意的说道:“就是连田虎本人也是被我们乱箭射杀,首级都悬挂在沁县城头上。”

    “好,好一个李璟。”梁中书双目中露出绝望之色来。这也怪不得他,谁让李璟封锁井陉关、涉县,所有人员许进不许出,这才让梁中书不知道河东路的消息,只能在涉县城下停了两个月之久。

    “李璟不过十几万人,田虎好歹也有十万大军,为何这么快就结束了,威胜州如此大的地盘,就这样解决了?”闻达忍不住说道。

    “滚,滚回去。”梁中书一脚就将那衙役踢了出去,恼羞成怒的指着对方大声吼道,只是因为用力过猛,对方到底是衙役,不是他一个文弱书生可以比拟的,一脚踢了出来,不仅仅是自己感觉到右脚一阵疼痛,就是身形忍不住朝后退去,若不是李成搀扶,差点摔倒在地。

    至于那名衙役哪里还敢在原地停留的,吓的面色苍白,哪里还敢停留,想也不想,转身就走,这个时候能保住性命都已经不错了,还能奢望其他。

    “大人,进攻吧!若是不进攻,恐怕我们在朝廷那边交不了差啊!”李成面色慌乱,忍不住对梁中书说道。他没想到局势变化的居然是如此之快,李璟这么快就平定了田虎之乱,这让梁中书的数万大军摆在涉县城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迟了,这个时候进攻已经迟了。”梁中书总算是恢复过来,长叹了一声,说道:“李璟已经占领了整个河东路,田虎也被击杀,剩下来的大概也就是一个残兵败将,根本就不能对李璟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涉县的人既然敢让人来报信,说明涉县境内已经有人了,正等着我们上钩呢!”

    李璟占据了整个河东路,朝廷失去了田虎,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一个可以制衡李璟的人,更重要的是,按照朝廷的要求,自己应该领军进攻涉县的,就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理由,造成了田虎孤军奋战,最后为李璟所灭,现在就算自己领军进攻,也必定会成为第二个田虎。想到这里,梁中书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不行,得想想办法,不能丢了大名府的位置。”梁中书猛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坐了下来,他要写信给蔡京。

    汴京城再次出现大事了,万人空巷,生活在汴京城的人都来到了朱雀大道上,因为枢密使童贯征讨方腊凯旋归来,开封府两天前就通知汴京城的百姓都要出来迎接。

    方腊是谁,汴京城中也是有流传的,但不管怎样,方腊在南方闹的再怎么厉害,与汴京城都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已经太平了百余年的汴京城,已经很久都没有遭遇过战争了,方腊在南方鼓捣的再怎么厉害,但是在北方,在汴京都是没有任何市场的,人们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只是这次领军凯旋的是童贯,京师之中,毕竟厉害的人物,而且听说官家今天还会亲自前来迎接童贯的归来,和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太师,如今童大帅归来,江南已经太平了。”王黼笑呵呵的看着一边的蔡京说道:“下一个就是李璟了,不知道现在梁大人那里怎么样了?”

    蔡京面色微微一变,别人不知道梁中书那边的情况,他却是知道的,两个月大军都没有任何动静,仍然是驻扎在涉县城下,没有发起一次冲锋,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只是他不好催促,或者说,朝中大家都知道梁中书打的是什么主意,无论是蔡京也好,或者是宿元景也好,都认为梁中书这个时候按兵不动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童贯居然打赢了战争,击杀了方腊,凯旋而归,相比较童贯,梁中书所取得成就就小了许多,也就成了别人攻击的对象了。

    “李璟与方腊不一样,李璟阴险狡诈,手下能征善战者甚多,方腊是什么人物,不过是一个倚仗一身武力的人物而已,根本就不算什么。”蔡京还没有回话,一边的梁师成就不屑的说道:“将方腊和李璟相比,那简直就是不能比较的。”

    蔡京听了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用感激的眼神望着梁师成一眼,这个话题放在他这里,还真的不好回答,索性的是梁师成这个盟友还是很给力的。

    王黼冷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而是望着远方,不屑的说道:“本朝第一战将还是枢密使,其他的人却是差了许多,眼下看来,最终还是要靠枢密使大人才能击败李璟,使得天下太平。”

    蔡京老脸阴沉,正待说话,却见自家的门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边,脸上还露出焦急之色,顿时心中也真狐疑,一丝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招呼自己的儿子朝一边走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蔡京低声询问道,现在赵佶等皇室成员还没有到来,只有文武大臣在城门下等候,但是很快皇帝陛下就会到来,他可不想被人抓住把柄。

    “大人,姑爷来了紧急信件。”门房靠近蔡京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却见蔡京老脸瞬间变的苍白无比,浑浊的双目中还闪烁着一丝恐惧。

    “快,快去见天子。”蔡京招呼蔡脩说道。

    蔡脩面色一愣,忍不住询问道:“父亲,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璟已经平定田虎,田虎的首级即将传檄京师了,仔细算算,京师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了。”蔡京转身就走,额头上还有一丝冷汗,相比较自己女婿的前程来说,蔡京更加担心的是这个消息,朝廷的打算实际上很简单,就是让李璟和田虎两败俱伤,然后童贯率领西军横扫河东路,彻底扫平河东路,只是眼下没有想到的是,李璟轻松击败田虎,且不说是两败俱伤,就算让童贯出兵的几乎都没有达到。

    “该死的李璟。”蔡京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变的更差了,依照自己对李璟的理解,李璟还有可能将捷报送到京师,恶心一下自己等人,按照时间推算,李璟的捷报文书恐怕也是这几天前来,若是今日前来,那事情恐怕就大发了,赵佶的连都丢尽了。

    “快,不要让陛下过来了。”蔡京生怕自己的脚步慢了,对身边的蔡脩说道。

    “啊!”蔡脩还没有反应过来,很快就望着远处,说道:“恐怕来不及了,官家已经来了。”

    蔡京望了过去,果然看见远处有仪仗缓缓而来,这个时候让赵佶转道回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当下长叹了一声,说道:“眼下只能是看天意了,最好李璟的信使不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不然的话,那就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了。脩儿,立刻去派人,等童贯进京之后,立刻封锁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城。”

    “是。”蔡脩赶紧说道。到底是蔡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想出了最简单而又有效的方式,就算真的有捷报又如何,进不了京师,还是没有什么用处。

    “太师,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梁思成看见蔡京面色阴沉,忍不住上前询问道。

    “李璟平定田虎,彻底占据河东路。”蔡京望着自己的盟友,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李璟此人阴险狡诈,弄不好会派出信使来京师报捷,你说,这个时候?”蔡京指着周围的百姓和文武百官。

    梁师成心中却是一阵骇然,低声说道:“李璟为何如此神勇,内外夹击,居然还被他平定了田虎,梁大人进攻涉县的事情,他居然一点压力都没有?”

    蔡京老脸一红,低声叹息道:“按照我和宿元景的意思,就是让李璟和田虎两人厮杀,等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梁中书再攻入涉县,没想到,田虎如此无用,眼下却是成就了李璟,真是可恶。”蔡京当然不会说自己的女婿连一支利箭都没有射出,根本就没有对涉县发起过一次进攻,又怎么可能会对李璟产生压力。

    “这下好了,童贯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回来,将大队人马丢在后面,不就是想掌管梁大人的军队,趁着李璟和田虎相互厮杀的时候,好渔翁得利的吗?现在田虎人都死了,童贯的算计恐怕是要落空了。”梁师成也是面色一变,失声惊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