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决战
    “璟儿,你可知道征北军最大的危机在哪里?在内而不在外啊?”李应忍不住说道:“征北军麾下将领多是出自梁山,和朝廷不睦,但是对李氏的忠心也是可以预见的,你在,自然可以潜移默化他们,让他们忠于李氏,还有一部分是朝廷的人,这些人也同样是如此,但是对于朝廷还是有几分同情的,你若是出了事情,定北一个幼子焉能掌管征北军?”

    李璟默然不语,他当然知道眼前的情况,自己的儿子太小,而且自己还没有树立起旗号,一旦自己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内部的人恐怕会立刻以征北军为筹码,将整个河东路送给朝廷,换取荣华富贵。李璟脑海之中瞬间浮现着征北军的重要人物,哪些人或许会成为这样的人。

    “父亲,两年,金军两年之内必定会南下,就算不会夺取河东路,也是会夺取云州,失去了云州,我们就等于失去了战略纵深,失去了战马的来源。”李璟摇摇头说道:“刚刚击败辽国的金军,占据草原之后,更是有许多的仆从军,声势浩大,绝对不是十几万的征北军可以比拟的。”

    “占领关中如何?”李应摸着胡须说道:“朝廷宛若纸老虎,征北军实力强大,未必不能占据关中。”

    “父亲是在挑战朝廷的神经。”李璟苦笑道:“朝廷的兵马我自然不怕,闪电占据关中,但是朝廷焉能放过我?必定会尽起全国之兵与我厮杀,一到两年之内必定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个时候,金军已经占据草原,残破的中原如何和金军想抗争,更不要说还有一个西夏。”

    现在就起兵,李璟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赵佶肯定会兴起全国之兵来和自己厮杀,自己和田虎等人不一样,这些人虽然造反,但是并没有被朝廷放在眼中。自己一旦造反,问题就大发了,赵佶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既然如此,临走之前你也要安排好,你准备带谁一起前往?”李应默然不语,他看的出来,自己的儿子已经做好了出关的准备。

    “六伯,我是肯定要带走的。”李璟想了想说道。

    李应面色一愣,最后点了点头,说道:“有你六伯在旁边,我也放心许多。他若是留在这边,哎,恐怕有的时候,就有萧墙之祸了。”

    “父亲能理解更好。”李璟面色一红,他知道自己的一点心思,李应是知道了,但这也是避免不掉的事情,李乔留在太原,李汉恐怕就有其他的心思,对于这个九叔,李璟从来就是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对方。可以想象,一旦李璟出了什么事情,第一个闹事的不是别人,肯定是李汉。索性就带走了李乔,兵权不在手中的李汉,想闹事都不成。

    “看样子,我也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你准备给我什么官职?”李应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中充斥着宠溺和自豪,谁也不知道,一个绿林大盗的儿子居然有如此成就,现在都有问鼎天下的野心了。

    “父亲入军机处吧!我让杜兴帮助你,千人兵马没有父亲的命令,不得调动。”李璟想了想说道:“父亲若是有有什么不决的问题,军机处和麒麟阁都给不了好的办法,就找二娘商量。”李应勇武固然是有的,狡猾心细,但是在政事却是差了一些,在复杂的情况下,未必能做的更好。

    实际上,李应也不是最佳人选,最佳的人选是柴二娘,可惜的是柴二娘有孕在身,不能太过劳累,只能是请李应出面。

    “如此甚好。”李应并没有生气,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自然是知道的,李家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中,自然是小心翼翼。

    “有劳父亲了。”李璟赶紧说道。

    “你准备从何处出关?云州乃是辽国大城,你三千骑兵想出去恐怕有些困难吧!”李应望着自己儿子,说道:“若是化整为零恐怕也有些困难。”

    “孩儿已经想好了,只是操作起来还是有些麻烦。还要派人去看看。”李璟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计划,李应也没有询问下去,他知道自己问下去,李璟肯定会告诉自己的,但那样一来,也就多了一份危险。

    “你去见见你的那些媳妇吧!哎!你这次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李应拿起手中的鱼竿,摆了摆手,让自己的儿子退了下去。

    李璟恭恭敬敬的朝李应行了一礼,这才朝后宅而去,绕过花园,就是李璟的后宅,李璟边走边想着如何安排征北军之事,忽然碰到一处柔软,一阵惊叫之声在耳边响起,顿时惊醒过来,潜意识的朝前面一揽,清香入怀,一个丰腴的娇躯没入怀中。

    “是你?”李璟看着怀里的美女,正是柴二娘的婶子张卿,此刻面色绯红靠在自己的怀里。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卿哀怨的看了李璟一眼,说道:“二娘有身孕在什么,我来看看。”

    “哦!”李璟扫了周围一眼,却见张卿身后只是两个侍女,此刻正跪在地上,嘴角一笑,顿时将张卿抱了起来,张卿吓的正待惊叫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掩住小口,脸色通红,双目宛若要滴水一样,却是任由着李璟抱入一间房中。

    “好人,想死我了。”张卿上身被李璟扒掉,雪白丰满的一片在李璟手中变化成各种模样,她面色绯红,双目迷离,死死的抱着李璟。

    “如此饥渴,怎么没见你来找我?”李璟一边冲锋一边笑道。

    “你这死人。”张卿心中一阵羞耻,很快就沉迷在一阵欢乐之中,一边承受着李璟的冲锋,一边说道:“若是被二娘发现了,奴家哪里有脸面见她。”

    “这种事情有什么可怕的,见到就见到了,还能怎么样?”李璟浑然不在意,张卿这样的女人正是黄金年龄,肉熟水多,更不要说经验丰富,李璟很喜欢。更不要说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柴皇城的妻子,对于妄图挑战自己的人,李璟对付他的最佳办法莫过如此。

    “好人,快点吧!”张卿听了忍不住紧紧的抱住李璟的虎背,自己配合起来。

    什么是神清气爽,就是爽快之后的感觉,尤其是征服的对象还是张卿,无论是相貌或者是身份都能让李璟有成就感觉的人。

    “你这个坏人,就知道自己痛快,却不感受我的感觉。”张卿面色潮红,望着李璟,走路都有些不舒服,整个身子骨酸软的恨不得找个地方睡一觉。若不是身边的侍女搀扶着,张卿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家。

    “你不是很舒服的吗?”李璟顺手又摸了一把,笑呵呵的说道:“以后多来府上走走,你年纪轻轻的还好一些,老了,膝下总是要有一个人的。”

    张卿面色一愣,很快就明白李璟的意思,脸色涨的通红,低着头宛若要滴血一样,欢喜之余,忍不住啐了李璟一口,这个家伙太无耻了,上了别人的女人,还想着别人的女人为他生孩子。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有一定道理,自己现在美貌,但到底是有年老色衰的时候,柴皇城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李璟现在看上自己,并不代表着以后也会看上自己,膝下若是没有一个儿子,年老必定会孤苦一生。想到这里,她瞟了李璟一眼,若是能为李璟生下一个一男半女,以后就算自己年老色衰,好歹也有个依靠。

    “好人,以后,我会常来的。”张卿脸上一热,低声说道。

    “这两天多来几次,或许你就有了孩儿了。”李璟低声说道。这段时候后宅诸女经过自己的一番耕耘,纷纷有孕,使得李璟身上充斥着无尽的力量却是不好发泄,正好碰见张卿,也就多了一个发泄的渠道。

    张卿哪里能想到这些,还以为李璟真的是为自己考虑,心中一阵感动,望着李璟的目光充斥着感情,当初被李璟强行占有,现在心思改变了许多。

    张卿出了大将军府,李璟今日兰蔻的房间,却见柴二娘也坐在房间,两人正在逗弄着李定北,李定北身上穿着一个肚兜,在床榻上爬来爬去,兰蔻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露出一丝温柔来,而柴二娘却是笑呵呵的逗弄着李定北。

    不过,很快李定北就发现了李璟,颤巍巍的站起来,张开双臂,就朝李璟走了过来,吓的李璟赶紧上前,将李定北抱在怀里。

    “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兰蔻和柴二娘这个时候也看见了李璟,两人笑吟吟的站起身来,只有柴二娘靠近李璟的时候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头,最后却没有说什么。

    “前面事情结束了,正好有件事情和你们商议一下。”李璟逗弄着李定北,李定北却好像是发现一件好玩的东西一样,小手在李璟脸上摸来摸去,还发出一阵阵咯咯的笑声。

    “什么事情,你做主就是了。”兰蔻看了柴二娘一眼,不在意的说道:“我们这些女人也不好干涉军中之事。”柴二娘摸着肚子点点头,若是以前她是不同意这句话的,但是现在有了身孕,自然是不会关心军中之事。

    “金军快要打过来了,我要做好准备,河东路地方太小,我也不好现在就起兵进攻关中,所以只能是将目光放在别的地方,加上骑兵缺少,辽国日落西山,庞大的草原不能尽数落在金军手中,所以我准备前往草原。”李璟叹息道。

    “大军恐怕不能前往吧!只是小部分兵马?”柴二娘听了之后,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忧色。

    “就算不能占据草原,也要将草原变的混乱起来,最起码要拖延金军占据草原的时间,好让我多一些准备。”李璟看了柴二娘一眼,说道:“我不担心其他的,就担心河东路的事情,父亲虽然能做主,但是我征北军的危机在内而不在外。”李璟目光落在李定北身上。

    “军中都是你的人,难道还有人有其他的心思不成?”兰蔻有些惊讶的说道。

    “姐姐,现在没有,那是因为有夫君在,夫君若是出了事情,定北还很小,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公孙道长这些人会支持定北,但是难免有人有其他的心思。”柴二娘见多识广,忍不住说道:“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小心,若不是夫君这一趟关系到日后李家的富贵,小妹是绝对不会赞同夫君走这一遭的。”

    “这次我会带着高宠和李乔前往,大牛镇守太原府,梁仲镇守井陉关。”李璟想了想说道。他罢免了扈成镇守太原府的职务,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谁也不会相信,李大牛和梁仲两人都是自己的心腹,相信就算自己出了什么事情,这两人也能帮助自己守住基业。

    “这样是最好了。”柴二娘到底是心眼多一些,听了之后顿时知道知道李璟心中所想,说道:“军中之事有父亲做主,政事交给赵鼎他们,就算有人有其他的心思,想来也鼓捣不出什么事情来。”

    “来人,将我的佩剑拿来。”李璟沉默了片刻,才对外大声喊道。

    半响之后,就见一个侍女手中拿着一柄佩剑,双手呈了上来,李璟接了过来,认真的看了一眼,最后递给柴二娘,说道:“真心希望你用不到这柄剑的时候。”

    “二郎。”兰蔻望着那柄佩剑身形一抖,忍不住说道:“少造杀戮。”

    “人家要我李氏江山,我若是不反击,恐怕连你们都会跟着后面倒霉。”李璟摇摇头,兰蔻到底是心地善良,不知道外面的黑暗。

    “唉!”兰蔻想了想,最后只能是一声长叹,跟在李璟身边久了,也知道一些事情,看看李璟身边的女子,不也有被抢来的人吗?一旦李璟失败,自己这些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想到这里,看着李璟怀里的李定北,目光中露出一丝坚定来。

    “行军路线可安排好了,我看这行军路线绝对不能为外人所知,最起码在进入草原之前。”柴二娘却明白其中的危险。

    “那是自然。”李璟点了点头,一旦有人将自己的行军路线泄露出去,恐怕云州就是自己的葬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