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再会张卿
    李璟等人在草原上又行进了十天的时间,索性的是身边有银屏公主,一路上得到了白达旦人的照料,粮草等等补充的很及时,李璟甚至还让人交易了五百匹战马,和不少的牛羊,就是担心进入北阻卜部人的地盘后,粮草、战马得不到补充。

    当然,对李璟来说,更重要的是,白达旦人送来的一千汉人奴隶,这些奴隶多是被契丹人抓捕过来的,后来在草原上留下血脉后,仍然保持着汉人的模样,也做着白达旦人的奴隶,马哈木为了宽李璟之心,或者说是为了从李璟身上得到更多,任由李璟购买这些汉人奴隶。这让李璟的兵员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补充。这恐怕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不过,等进入北阻卜部人的地盘后,李璟等人面色就凝重起来,和白达旦人相比较,北阻卜部人还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磨古斯已经死了,但是北阻卜部人还在和契丹人抗争,契丹人也没有放弃对北阻卜部人的杀戮,进入北阻卜部人的地界后,李璟看见牧草极为茂盛,与白达旦人不一样。

    “这些地方牧草极为茂盛,为何放牧的却很少?难道你们和北阻卜人之间有明显的分界线吗?”李璟忍不住望着高宠身边的银屏公主。

    “北阻卜部人和我们白达旦人不一样,他们桀骜不驯,连辽人都不放在眼中,对于我们也是一样,这些人和他们一个部落结仇,就等于和所有的部落结仇,为了一点草场,双方一起厮杀,不值得。”银屏公主摇摇头说道。

    李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北阻卜部人能有如此广袤的草场,归根结底就是团结,一个小部落有困难,所有的部落一起上,一个小部落反抗辽人,所有的部落都反抗,所以白达旦人不想招惹北阻卜部人。

    “地方太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北阻卜部人?”李乔望着身后的骑兵,浩浩荡荡,和中原行军不一样,这次行军还跟着不少的牛羊马匹,与草原人行军打仗没有任何区别,索性的是,解救出来对汉人奴隶以前干的就是伺候牛羊马匹的活,倒是是的李璟等人轻松了许多。

    “前方二十里有一个小部落。”这个时候,银屏公主身边的向导对李璟说道。

    “好,那我们赶紧赶路,去那小部落中休息一下。”李璟等人闻言心神一震,总算是见到了北阻卜部人,这也是这次行军的主要目的,不过等到大军前进十里的时候,前方撒出去的哨探就传来消息,前方有辽人进攻北阻卜部人的部落。

    “看来,上天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不然的话,在我们刚刚进入北阻卜部人的地盘的时候,也不会有这样的好事。”李璟抽出腰间长刀,环顾左右说道:“这是我们第一个接触到的部落,若是能让他们臣服,那自然是好事,若是不能臣服,也要结交他们。”北阻卜部人虽然桀骜不驯,但还有一点,就是忠诚,知道感恩。

    “大将军,冲锋吧!”李乔等人也是神情激动,好不容易厮杀一场,远比在荒凉的草原上行军好得多。

    “杀!”李璟眉宇之间一丝暴虐一闪而过,挥舞着大刀就冲了过去,这么长时间在草原上行军,多少心中有些影响,正好需要一场杀戮来发泄。

    十里的路程很快就杀到,只见在一片山坡之下,喊杀声震天,火光充天,还有一阵阵老幼妇孺的惨叫声,隐隐可见不少的契丹士兵挥舞着战刀在杀戮。显然部落已经被攻破,契丹人已经冲入部落中进行杀戮。

    “杀!”李璟面色狰狞,挥舞着大刀冲了上去,身后数千骑兵纷纷紧随其后,发出一阵阵怒吼声。

    在部落之外,十几个辽人士兵正护卫着一个百夫长又说又笑,忽然看见远处有数千骑兵杀了过来,面色大变,赶紧吹响了号角,想招呼寨中人马回援,可惜的是,寨中人马正杀的起劲,哪里能及时杀出来。

    大刀挥舞,李璟身后,高宠挥舞着长枪,李乔手执长槊,数千骑兵如狼四会,十几个辽人护卫连反应都没有,瞬间就被吞没在征北军的大军之中,然后就见李璟弯弓搭箭,一阵阵惨叫声传来,大寨之中发现不对的辽人士兵纷纷落马。

    “杀进去,辽人士兵尽数斩杀。”李璟挥舞着大刀,一马当先,冲入大寨之中,身后士兵宛若蛟龙也冲了进去,一个百夫长率领的辽人小队出来打草谷,没想到这么倒霉,碰见了李璟这样的煞神,在混乱的大寨之中,都是十几人,十几人的分散开来,准备杀戮北阻卜部人,更加不是李璟大军的对手,左右冲杀,不过一刻钟,李璟就将大寨内的辽人士兵斩杀的干干净净,救出了三百多的北阻卜部人,不过却是以老弱妇孺居多,青壮少之又少,只有几个人,想来其他的青壮都已经战死,剩下来的倒是运气不错。

    “尊敬的大人,胡勒根率领小羊部落感谢大人救命之恩。”一个老者满脸的感激,望着李璟,脸上露出一丝狂热,拜倒在地,大声说道:“尊贵的大人,还请收下您的财产和奴仆,小羊部落愿意为大人效劳。”在草原上,臣服强者,成为强者的奴仆,屡见不鲜,小羊部落现在只剩下三百多人,多是老幼妇孺,在草原上根本不能立足,现在臣服于李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起来吧!”李璟看着身边的普速完一眼,普速完跳下马来,将那老人搀扶起来,说道:“这位是来自中原的大将军,手握十万雄兵,这次前来就是为了解救你们来的。你们既然已经认他为主,你们的生命安全就能得到保障。”在草原上,认主的事情经常发生,一个部落击败另外一个部落,战败者成为奴隶,认胜者为主的事情屡见不鲜。

    “多谢主人。”胡勒根望着李璟脸上更是露出畏惧之色,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牧民,年轻的时候,曾经和辽人厮杀过,但是知道眼前的李璟居然手握十万雄兵的大将军。

    “将族中死难者的尸体都掩埋一下吧!这个地方不能呆了,死了一个百夫长,周围的辽人士兵很快就能找到这个地方来的。”李璟看着胡勒根说道:“你可知道这个地方有多少辽人士兵?”

    “回主人的话,向西北方向三百里之外,有一个辽人的要塞,由一个千夫长统领。”胡勒根双目中充斥着仇恨,大声说道:“可恶的辽人每天都会出来,经常出来打草谷,抢夺我们的牛羊,可怜我的女儿就是被兀立珍给抢走了。”

    “千夫长?”李璟听了之后双眼一亮,说道:“这附近可还有其他的部落?”

    “还有几个小部落,都是受到契丹人的欺凌,兀立珍经常出来抢夺我们的牛羊和女人。”胡勒根大声控诉着自己的遭遇,好像驻扎在附近的契丹人是一歌十恶不赦的人一样。

    “既然如此,就邀请周围的人将这契丹要塞给拔掉就是了。”高宠大声说道。他刚才击杀了几个契丹士兵,并没有发现契丹士兵有什么厉害的地方,顿时不在意的说道:“大将军,我们这边有三千人,周围的部落最起码也能凑上百十个人,击败一个千夫长肯定是可以的。”

    “消灭自然是要消灭的,但是也要好生算计一下。”李璟眼珠转动,望着不远处的大寨子,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安营扎寨,然后再想办法对付这些契丹人。胡勒根,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族人报仇的。”

    “是,我尊贵的主人,胡勒根愿意永远臣服在你的脚下。”胡勒根赶紧跪倒在地,他的儿子都死在刚才的战争中,对契丹人的仇恨已经埋藏在心里,现在李璟准备替他儿子报仇,心中自然是对李璟更加的忠诚。

    “朝廷在北阻卜人的草原上,大多都有这种要塞,要塞不大,千人军队,要塞周围都是契丹人的部落,或者是臣服于契丹的小部落。甚至千夫长是契丹人,手下的都是仆从军。”普速完在一边解释道。

    “不管是真正的契丹人也好,或者是仆从军也好,我们都要吃掉这些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草原上找到一个地方安身立足,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李璟摇摇头,望着远处的三百多人,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这百十个人在草原上并不算什么,但是却有良好的开局。

    耗费了一上午的时间,李璟才带着三百多人北阻卜部人重新找了一个地方,安营扎寨,这三百多人也接受了李璟作为其主人的事实。

    大帐之中,胡勒根忐忑不安的跪坐在李璟面前,脑袋低的很低,脸上更是露出畏惧之色,一方面是三千精锐,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李璟身边还有一个契丹女人,还有一个白达旦人,两个女人对他极为恭敬,顿时让他小心翼翼了。

    “胡勒根,周围的部落会答应我们的联盟吗?”李璟漫不经心的说道。

    “肯定会答应的,尊敬的主人,我们小羊部落原本拥有勇士两百人,在周围来说,都是比较大的部落,现在连我们都已经被契丹人杀了,下一步周围山狗、秃鹰部落肯定也难逃契丹人的毒手,他们的勇士加起来也不过三百多人,契丹人若是杀过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抵挡的住,主人若是派人前往接洽,一起对付契丹人,肯定是可以的。”胡勒根赶紧说道。

    “让他们臣服可行?”李璟又询问道。

    胡勒根面色一变,结盟和臣服却是不一样,结盟还能保存自己的部落名称,但是臣服就好像是小羊部落一样,连自己部落的名称都给剔除,只能是李璟的私产,就算以后李璟建立部落,也不可能用小羊部落这个名字。

    就算是胡勒根也是因为小羊部落青壮只剩下几个人,剩下的全部是老弱妇孺,才会臣服李璟,连自己部落名字都给放弃了。

    “主上,这个恐怕有些困难。”胡勒根赶紧说道。

    “既然不答应臣服,那就打到他臣服。”李璟面色阴沉,冷森森的说道:“臣服我李璟,还能保持他们的性命安全,若是被契丹人所灭,连家小都为契丹人所有,永远是奴仆。”

    胡勒根连连称是,但是心中所想却是不知道。

    李璟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放心,我在中原有百万子民,十几万大军,现在来到草原,你是第一个跟随我的人,日后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你虽然年纪大了,若是有机会生个一男半女,我就让你的儿子做一个万夫长。”

    “这个?主人,活下来的哈达正是小人的儿子。”胡勒根忍不住脸上露出一丝兴奋来。

    “哈达?不是说他的父母已经被契丹人所杀吗?你?你这老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璟看着胡勒根的模样,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缘故,忍不住指着对方说道:“听说哈达的父亲还是你的好友,所以才拉拢着一些人组成了小羊部落,没想到你这老小子,连自己朋友的女人都给弄到了,还让她给你生了一个儿子。”

    “这个,小人也没有想到。”胡勒根老脸更是一红,用希冀的眼神望着李璟,他还记得刚才李璟答应他,让他的儿子做万夫长的事情来。

    “回头先做我的亲卫,然后熟悉我军的编制,等到何时的时候自然是给他一个万夫长的职务。”李璟想也不想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了,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那哈达日后自然是一个万夫长。”胡勒根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第一个归顺自己的,日后还利用他收服更多的人,一个小小的万夫长就是作为一个榜样,吸引更多的北阻卜部人的归顺。

    “多谢主人。”胡勒根自然不知道李璟心中的算盘,但是一个紧张的心却是放了下来。

    “今日小羊部落战死者甚多,不少女人都死了丈夫,军中多是青壮,按照我的意思,军中有功的将士可以纳之为妻,一方面可以让那些女人有一个依靠,另外一方面也能稳定军心,你以为如何?”李璟又询问道。

    “主上所言甚是。”胡勒根想也不想的说道。在草原上每天都会死人,贞洁的观念很淡,胡勒根对李璟的提议很赞成。

    “这件事情回头让人安排一下。”李璟摆了摆手,让胡勒根退了下去,自己摸了摸额头,却是寻思着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