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二十章 杀到
    大帐之中,寂静无声,只有中间的火塘中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李璟身边坐着普速完和巴达玛两人,再在两边是伯颜和李乔,然后就是高宠、萧巍哥等等军中将领聚集一堂,汉部七万大军就是掌握这些人手中。

    “怎么都不说话了,大石林牙来了,白达旦人现在抵挡不不了对方,所以前来求救,现在就看诸位的意思了,到底是救或者是不救,诸位都是统兵大将,大家都说说看。”李璟笑眯眯的扫了众人一眼,说道:“这个时候大家都来议论一下。”

    “主上,如今大雪覆盖草原,出兵本身就很困难,大石林牙乃是大辽难得一见的用兵高手,这个时候出兵,一旦我军僵持太久,大军就会困死在草原之上。”萧巍哥大声说道。

    “不可。大石林牙此人用兵如神,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趁着机会将其击败,否则的话,白达旦人一旦失败,大石林牙的兵马肯定会进攻我们。”李乔赶紧说道:“按照大将军的说法,大石林牙的兵马已经到达武川境内,距离白达旦人的地盘不过两百里之遥,旦夕之间就能到达,按照大石林牙的兵锋,白达旦人绝对是抵挡不住大石林牙的进攻,大石林牙下一个目标必定是我们,那个时候,已经收拢了白达旦人的大石林牙,将是我们的劲敌。”

    “李将军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现在大雪覆盖,我等如何进军,末将可是听说那白达旦王子前来求救的时候,出发的时候有百人护卫,到了汉部不过五十多人,这样的损失,我大军如何能承担。看看外面,大雪覆盖至膝盖,这个时候大军进攻根本是不可能的。”萧巍哥反驳道:“莫说是将士们了,那些战马也不能前往武川,迎击大石林牙。”

    李璟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击败大石林牙,免得日后大石林牙击败白达旦人之后,趁机做大,那个时候联合周围的敌对势力,李璟的汉部恐怕会陷入苦战之中。但是萧巍哥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大雪覆盖,这时候莫说是进攻,就算是前进都是成一个问题。大军前进,万一后路出了问题,在前方征战的数万大军将会遭遇全军覆没的危险。

    “大将军,末将也认为这个时候支援白达旦人是一个错误,现在我军还没有整合完毕,仓促行军,这是一败,外面大雪覆盖,不利于大军作战,这是二败,其三,未胜先虑败,大雪覆盖,我军粮草将受到影响,那个时候我军前进无门,后退无路,必败无疑,更是会影响大将军在草原上的布置;其四,我军周围敌人环伺左右,随时都会对我们发起进攻,老巢不保,如何能应敌。此乃四败,有此四败,末将认为我们不能出兵。”说话的是高宠,刚毅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坚决。

    李璟点了点头,高宠和银屏公主正是如胶似漆,这个时候能站在征北军的立场上考虑此事,这让李璟很是高兴,也很是欣慰。

    “伯颜,你怎么看你?”李璟望着一边冷漠不语的伯颜,他对这个异族大汉还是很信任的,对自己忠心耿耿不说,更是擅长学习,学习征北军的一切。

    “主上,不知道白达旦能支撑多长时间,现在出兵固然有很多困难,但同样的是,这个时候出兵绝对能打的对方一个猝不及防,大石林牙的名声小人并没有听说过,但既然是诸位将军都如此重视此人,想必此人肯定有过人之处,既然是过人之处,我们就要认真考虑。”伯颜也露出一丝为难来。

    “胡勒根,你在草原上很久,你可知道,这样的天气行军如何?”李璟点了点头,将伯颜的话放在心里,又望着胡勒根。

    “尊敬的主人,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了,草原上的大雪是最多的时候,一旦下雪,经常连道路都给淹没了,除非是有必要,否则的话,小人认为这个时候不应该前往白达旦人居住的地方。”胡勒根想了想说道。

    “若是我有办法将人送到白达旦部,让对方提供战马如何?”李璟沉默了半响了,忽然询问道。

    众人闻言一愣,这种事情还真的没有考虑到,大军反对此事,除掉天气恶劣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战马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前进,若是能让对方提供战马,未必不能打着一仗,只是想想这里面的危险,原本有些高兴的众人又恢复了平静。大帐内再次出现冷静。

    “主上,末将以为内部没有稳定,这个时候出兵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这汉部虽然是主上的,但是我等都是主上家臣,一身富贵都归于主上之身,汉部若是覆灭,我等皆死无葬身之地,属下以为,这个时候应该让白达旦人支撑一个冬天,相信大石林牙虽然厉害,可是也不会在这个隆冬季节动手的,等到明年开春之后,大军先扫平桑虎,剿灭乞颜部,然后再前往武川也不迟,那个时候,主上兵马将会达到十几万之多,还怕了一个小小的大石林牙不成?”萧巍哥忍不住劝说道。

    “这,我与脱欢乃是安答,安答好不容易前来求救,我若是不去支援,岂不是对不住他了。”李璟一脸为难的说道。

    “可汗,你若是现在去援救,不但救不了白达旦人,甚至还会丢掉自己的基业,那个时候,一个都救不到,相反,若是等到可汗灭了桑虎,击败乞颜部,再去进攻大石林牙,不但能救了白达旦人,还能保存自己。如此何乐而不为呢?”普速完这个时候站起身来,单膝跪倒在李璟面前。

    “可汗(大将军)”。大帐内众将纷纷单膝跪倒在地,大声喊道:“还请可汗(大将军)以汉部为重。”

    “安答,安答,诸位将军所言甚是,这个时候实在不宜前往白达旦。”李璟正待说什么,却见大帐掀起,脱欢闯了进来,大声说道:“只要有安答在,就算我白达旦人被大石林牙攻破,也有复仇的机会,可是安答这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不但救不了白达旦部落,甚至连汉部都要倒霉。”

    “哎,你们啊!”李璟听了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是将李璟置于何地啊!让我有什么面目去见马哈木叔父,日后又有何面目去见视我为友的白达旦人。”

    “安答能有如此之心,脱欢感激不尽。安答放心,我白达旦人也不是好惹的,必定能支撑到安答的到来。”脱欢见李璟部将都在反对,心中无奈,也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白达旦人自己身上。

    李璟点了点头,让众人都站了起来,才说道:“这段时间不管怎么样,练兵才是主要的,等开春大雪融化之后,萧巍哥领军两万进攻乞颜部,李乔领军一万进攻桑虎部,本将军亲自领军三万人,伯颜为先锋,高宠为后军,前往武川,支援白达旦人。”

    “末将遵命。”众人见李璟改变了主意,纷纷大声应道。

    只有李璟脸上露出一丝忧色,大石林牙绝对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在大辽快要灭亡的时候,硬生生的从幽州出发,率领契丹余部建立了西辽,可以说,在辽国末期,耶律大石是最为杰出的人才,这样的人悄然出现在云州,绝对不会是将白达旦人抵挡在云州之外这样简单,甚至在暗地里还有其他的手段。不知道为什么,李璟心中总是有一丝不安。

    但现在的他,面对这种情况,只能是命令手下的士兵加强训练,准备明年的大战,不管怎么样,只有自身的强大,才能抵挡更多的敌人。

    脱欢虽然经过李璟的一再挽留,但并没有留在这里,在这里固然很安全,但是却是关心白达旦的局势,冒着大风雪还是回到武川前线,和马哈木两人抵挡大石林牙的进攻。

    大雪覆盖,不仅是草原上一片寂静,在太原城,天气寒冷,人们外出的次数也少了许多,太原府中间的大将军府还是一片繁忙,麒麟阁和军机处正在对河东路的情况进行总结,对来年的一切进行推演,相比较平日,这段时间河东路官场比以前更加的繁忙,谁都知道,征北大将军已经在草原创下了偌大的基业,明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夺取云州。

    武将们都在盘算着如何才能成为大战中一员,好立下军功,麒麟阁的文官们却是盘算着今年的收成,以及明年的钱粮支出。

    李汉回到自己府邸的时候,已经是亥时初刻,让身边的婢女换下了官袍,穿上了常服,径自来到书房,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要找个机会静静的看上一会书。只是他刚刚坐下,就见李元勇面色沉重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哭丧着脸,双目中更是露出一丝惊恐来。

    “怎么,又在军中惹祸了?”李汉不满的将手中书本丢在一边。

    “承嗣堂兄很久都没有来信了。”李元勇低声说道。

    “大雪封路,不来信很正常,在草原上哪里那么容易来信的。他几天没有来信了?”李汉听了之后,顿时不在意的说道,还将面前的书本拿了上来。李承嗣到草原上去做什么,他是知道的,但却装作不知道,好像李承嗣离开太原之后,李汉根本不知道他的去向一样。甚至连李承嗣和李元勇的信件内容都不关心,任由事情的发展。

    “已经有一个月了。”李元勇低声说道:“上次来信说他已经到了草原,即将进入草原。按照道理,他早就应该来信了。父亲,您说,会不会?”李元勇双目中恐惧之色更浓了。

    李汉面色也差了许多,站起身来,忍不住认真思索起来,说道:“他最后一封信上说了一些什么?可有关于他的消息。”李汉朝北方指了指。

    “堂兄说李,李大将军正是从那条道路进入草原的,而不是前往云州的,云州所有的布置都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让他前往草原更加的顺利。”李元勇不敢欺瞒自己的老子,赶紧说道。

    “不用猜测了,从此之后,世上再也没有李承嗣这个人了。”李汉听了之后,顿时摆了摆手,咬牙切齿的说道:“以前都是传说,没想到现在却是真的了。世人都小瞧了他的残暴和狠毒。”

    “父亲,这,真的是?”李元勇顿时吓的说不出话来,虽然以前有所猜测,但现在经过李汉确认之之后,李元勇就更加的害怕了。这件事情里面还有自己的一部分功劳,现在李承嗣已经死了,下一步是不是应该到自己了,李元勇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强大,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对方眼中都是笑话。

    “不是他又是谁?那些契丹人或者是草原人,对商旅一般是秋毫无犯的,李承嗣身边护卫,一般的马匪也不敢骚扰,就算是骚扰,只要给予一些钱财就可以了,现在却是死在草原上,十之**就是暗卫所为。”李汉冷哼哼的说道:“传闻暗卫下面专门有刺杀的队伍,承嗣必定是被暗卫所杀。嘿嘿,真是心狠手辣,连自己的族人都是说杀就杀。”

    “是啊,承嗣兄长可是他的堂兄啊!”李元勇不知道如何是好,李承嗣都是说杀就杀,他这个堂弟恐怕也是如此。想到暗卫的强大,李元勇不寒而栗,现在他已经深深的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插足此事。

    “为了自己的地位,他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莫说是一个堂兄,就是他的亲叔叔也不是说杀就杀的。”李汉这个时候心中暴怒,但是在暴怒之余,心中还有一丝惶恐,他怒气发泄之后,忍不住坐在椅子上,半响说不出话来。

    莫说自己只是一个屯田使,就是麒麟阁的人又如何?也指挥不动暗卫,更是不可能影响到李璟的决定,毕竟李承嗣等人是想要李璟的性命,李璟岂会饶了这些人?他看着一边惴惴不安的儿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这段时间你就留在府中不要出去了,毕竟你没有参与此事,想来只要你老实一些,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是。”李元勇脸色这才好了许多,只是有担心的询问道:“父亲,那族长那里?”

    “这件事情就当做不知道。还是你六伯聪明,族长是族长,自己是自己。”李汉脸上闪烁着一丝苦恼,冷哼哼的说道:“在河东路,想要做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李璟对我们这些人始终是不相信的,否则的话,我这个时候不会是一个屯田使了,而是领军出征了。你那大伯实在是痴心妄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