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无耻无下限
    大营外,一队人马缓缓逼近,为首的是两位老将军,正是种师道和折可存两人,两人领着百名亲兵,亲自来到李璟大营前。

    “没想到李璟数年的经营就有如此规模,相比较朝廷,这些年可是差了许多。”种师道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营,还有里面的喊杀声,微微叹了口气,大宋拥有无数人口,无数金钱,无数的战将,可是手下的军队却极为懦弱,这些将军们除掉自己的亲兵之外,所掌管的兵马都不怎么样,欺负汉人或许还行,但是在这次幽州之战中,所有的弱点都暴露出来了。让种师道这样的老将们都看到了宋军的虚弱。

    “西军征战数十年,受损的将士没有得到补充,西军还是如此,没有新鲜的血液,自然是做不到李璟这样,更不要说李璟富有天下,手下的将士得到更多,自然是为其效命。”折可存摇摇头说道。他出身府州,虽然是在西军交战,可是对于府州的情况知道的很清楚,李璟手下的士兵待遇远在宋军士兵之上,这样一来,自然是没有办法和李璟的军队相提并论了。

    “走吧!李璟已经派人了,啧啧,是鲁达。”种师道正待说话,忽然看见远处有一队骑兵冲了过来,面色一动,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在他手下当过差的鲁达鲁智深,更为重要的是,他种师道对这个花和尚还是很不错的。李璟这个时候让鲁达前来,也说明对自己等人的重视,这让种师道心里好受了不少。

    “鲁达见过种相公、折相公。”鲁达飞马而来,望了两人一眼,拱手说道,神情十分恭敬。

    “鲁达,数年不见,已经有大将模样了。”种师道看着鲁达一眼,双目中一丝异样一闪而过,鲁达跟随他的时间也比较,因为武勇,种师道对他的印象很深,在他心中,鲁达只能算是一个猛将,算不得名将,但是现在他从鲁达身上已经感觉出大将的影子了,独当一面或许不行,但也是成长了许多。也不知道鲁达这些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他有如此的变化。

    “鲁达只是一个莽夫,哪里能算的上是什么大将。这些都是主上的功劳。”鲁达脸色微红,赶紧说道:“两位相公,主上已经在中军大帐等候两位相公了。”无论是种师道,或者是折可存,在宋军之中威望甚高,就算是鲁达也称呼两人为相公,亲自下马相迎,若是其他宋军将军来了,恐怕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唉!”种师道听了之后深深的望了鲁达一眼,并没有说话,鲁达虽然谦虚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种师道还是感觉到鲁达身上的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武艺上的高强,而是由内而外的变化,这种变化能够让一个人进步,就好像是鲁达一样,他很好奇,是什么力量能让鲁达进步如此之快。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心思观察这些,李璟的大营警卫森严,周围的士兵刀枪林立,杀气冲天,种师道和折可存两人都是沙场宿将,脸色很快就变的凝重来,管中窥豹,大营中的一切是如此的严密,军纪严明,绝对不是宋军可以比拟的,难怪能够让辽人心惊胆战,就是金人也不敢小觑对方。

    “哈哈,可是种老将军、折老将军?”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阵朗朗笑声,却见一个年轻人身穿紫袍,腰系玉带,静静的站在大帐前,在他身边文武分别而立,雄姿英发,看得种师道连连点头,能有如此气概的大概也就是李璟了。

    “末将种师道(折可存)见过大将军。”不管怎样,李璟这个时候还是朝廷的大将军,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种师道和折可存虽然在西军中威望比较高,可惜的是,他们没有李璟这样会折腾,这样有野心。官位仍然是在李璟之下。

    “两位老将军不必多礼,李璟乃是晚辈,本应亲自出迎,两位将军,请。”李璟笑呵呵的还了一礼,说道:“童枢密使太小心眼了,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来,偏偏让两位老将军鞍马劳顿,实在是可恶。”李璟也不客气,开口就说出了两人的来意。

    种师道听了脸色微红,双目仍然露出一丝恼怒之色,虽然正是如同李璟所说的这样,可是李璟的这种说法,太让人丢脸了,就算是作为使者,种师道心中也是有些不高兴,只是想到李璟的强势,只能是将心中的不满藏在心里。

    “李璟实话实说,老将军还请恕罪啊!”李璟好像是看出了种师道的不悦,当下解释道。

    “不敢当。”种师道苦笑了一下,说道:“大将军说的极是,我们两个老家伙就是奉了枢密使之命前来拜见大将军的。”

    “请。”李璟正待邀请两人入内,身后又传来一阵马蹄声,李璟顿时皱了皱眉头,回头望去,双目一亮,远处飞马而来的却是成熟风韵的萧普贤女,虽然脸上隐隐有一丝憔悴,但是成熟魅惑的气息丝毫没有减少。当下对两人说道:“契丹皇后来了,呵呵。大概是来商议投降之事。”

    种师道和折可存两人听了脸色顿时不好看,萧普贤女还真是没有将大宋放在眼中,居然来找李璟商议投降的事情,这让两人心中十分不舒服。

    “还有人要来?”李璟并没有理会两人的心思,而是望着远方,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三方都来了,呵呵,这样也好,大家都能聚集在一起,商量商量,能不打仗就不要打仗嘛!”

    种师道和折可存两人面色阴沉如水,他看见了在萧普贤女身后有一队骑兵呼啸而来,身上穿着皮甲,梳着小辫子,分明就是金人的样子。按照道理,金人是朝廷的盟友,就算是有事情,也应该先找童贯,没想到,幽州城这样的大事情,金人也出面找李璟,这是何等的讽刺。一时间两人心中一阵凄凉,大宋朝难道地位如此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