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五百八十八章 使者
    “你要战,我便战。还真是霸气,到底是年轻的雄主,这一点,就算是朕也比不上对方。”大帐之中,完颜阿骨打面色苍白,浑浊的双目中闪烁着愤怒。李璟的回话让他感觉到一阵羞恼,这样有气势的话,应该出自自己这样的雄主之口,现在从敌人口中说出来,好像自己平白的矮了一头。

    “陛下,李璟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南朝的叛贼而已,哪里能与陛下相比,只要朝廷大军出现,他必定会望风而逃。”说话的是一个汉人,却是契丹人打扮。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契丹参知政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虞仲文。乃是幽州汉人出身,在幽州还是很有威望的。

    “虞大人所言甚是,陛下,李璟虽然有些勇力,但是个人的勇猛在大军交战的时候根本就不能起到什么作用,这个时候还大言不惭,这样的人,臣认为对方也不过如此而已。”虞仲文身边还有一个读书人,生着一双三角眼,面色阴沉,生着汉人模样,身上也同样穿着契丹的官服,此人名叫左企弓,官位还在虞仲文之上,乃是契丹广陵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保大二年三月,封为司徒,爵位为燕国公,可以说,身为汉人,在辽国中还有如此高的官位,十分不容易。

    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大辽的两个高官却是出现在金人大营之中,还对病中的完颜阿骨打如此奴颜屈膝,相貌可恶。

    完颜阿骨打却是笑呵呵的看着两人,目光闪烁,一丝鄙薄一闪而过,半响之后才说道:“虽然我军的战斗力远在李璟之上,但是李璟的人数比我们多,双方厮杀,顶多是两败俱伤,最后幽州只能是便宜宋人,更或者是便宜了契丹人。所以想办法将契丹人和宋人都拉进这场战争中才是正理。”

    “陛下圣明。”左企弓和虞仲文两人听了之后,面色一愣,脸上露出一丝强笑来。他们也是汉人,按照道理,应该归顺宋军才是,只是宋军上一次的表现实在让两人瞧不上宋军,而加入李璟的队伍,就必须要背井离乡,放弃手中的土地,这让大部分幽州官员不满,所以才会推举两人来见完颜阿骨打。果然两人的投诚,让完颜阿骨打十分满意。

    但是这个时候,又让两人去见童贯,引诱童贯出兵,两人顿时感觉有一丝为难了,好歹是汉人,两人心底里还有一丝羞耻来。

    完颜阿骨打见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一边的完颜娄室说道:“传朕旨意,左企弓献幽州城有功,加封左企弓为太傅,中书令、燕国公;虞仲文献幽州有功,加封枢密使、侍中,爵位为秦国公。”

    “谢陛下圣恩。”左企弓和虞仲文双眼一亮,赶紧拜了下来,心中极为兴奋。两人被推举出来献城投降,虽然有些危险,但是相比较所得,所遭遇的冒险还是很划算了。

    “幽州城中的汉人恐怕会在我大金和宋人之间徘徊,但是城中的契丹人肯定是向着李璟的,因为只有李璟才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在朕和李璟厮杀的时候,耶律大石弄不好会从城中冲出帮助李璟,所以朕需要童贯出手,帮助朕牵制住耶律大石。”阿骨打浑浊的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智慧的光芒,说道:“朕的兵马也在来幽州的路上,最后的胜利肯定是朕的。”

    “是,臣这就去见童贯。”左企弓想了想,决定还是按照阿骨打的吩咐,去见童贯,此事关系到自己未来的荣华富贵,左企弓不得不去走一遭。

    “如此甚好,朕就等待你的消息。”完颜阿骨打很高兴,对一边的完颜宗峻说道:“大王子,你送两位大人出营。”完颜宗峻不敢怠慢,赶紧亲自护送两人出了大营。

    “看见了吧!李璟自诩为汉人,自诩为汉人的救星,他亲自领军来此,虽然是有耀武扬威的念头,但主要还是防备我金人,可惜的是,他没有想到,朕的军队还没有开始攻打幽州,幽州城内的汉人官员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归顺我大金了。汉人如此,焉能不失天下。”完颜阿骨打幽幽长叹道。

    “汉人当中懦弱者甚多,胆小怕事的人也不少。这样的人窝里斗还可以,但是真正的征战疆场,能者很少。”完颜宗弼不在意的说道。

    “所以说,对付自己的敌人不仅仅是凭借武力,有的时候,要擅长利用人,尤其是汉人,汉人最喜欢的就是窝里斗;利用汉人对付汉人,这才是最好的办法。可惜的是李璟野心勃勃,不然的话,对付李璟哪里需要这么麻烦,直接找他们的皇帝,只要付出一些利益,或者恐吓一番,他们的皇帝绝对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掉我们的对手。”完颜阿骨打有些感叹的说道。

    “父皇所言甚是。”完颜宗望等人也都纷纷点头,更是将完颜阿骨打的一番话记在心里。完颜阿骨打没有想到的是,在历史上,他的子孙就是用这种办法解决掉金人的大敌岳飞等名将的。当然,在这个时空里,一切都已经改变,他此刻碰见的是野心勃勃的李璟。

    想要对付李璟,唯有刀枪。想要让宋朝皇帝对付李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星空之下,整个大营之中寂静无声,只有一队队军队在大营中行走,火把照耀远近,将整个大营方圆数百步都照耀的如同白昼一样。

    “二狗,听说大将军在夺取幽州之后,就准备称王了,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必定有赏赐。”一处大帐之中,一个年轻人眼珠滴溜溜的转动,望着身边的袍泽说道。

    “赏赐能有什么用?”被称为二狗的汉子面色憨厚,看着自己的袍泽,摇摇头说道:“我想清楚了,这次大战之中,我就能达到五十人斩了,我也不要赏赐,想去太原学府读军校去。”

    “军校?你有五十人斩,军功积累,最起码能达到两千两银子,这银子不要却是军校,我听说军校里纪律森严,而且出来之后,顶多是百人长,你五十人斩也能当一个百人长了,何苦去军校读上半年呢?”年轻人摇摇头说道。

    “我若是想当百人长,恐怕早就当上了,哪里需要等到现在,福生,军校可是与一般的将军不一样,在里面学了半年之后,再出来当个百人长,这个百人长可不就不一样了,升官的速度要快得多,军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进入军校而不能,我积累功劳不晋升,就是想用功劳换取进入军校的机会。”陈二狗很得意的说道:“主上雄才大略,日后必定会成为一代英主,我们能跟随主上身边,是我等最大的福分,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主上身边的人才越来越多,像你我这样的普通士兵有几十万之多,主上哪里能记得多少,只有建立功勋,往上爬才能跟上主上的脚步。”

    张福生低着头,好半响才说道:“我没有二狗你这样的心思,我只是想等到十几年后,大将军夺取天下之后,就解甲归田,买上一些土地,娶上一个婆娘,就可以了。”

    “真是没有志气,就知道老婆孩子热炕头,当然,若是以前,我也会跟你一样,朝廷无能,好不容易得到一些饷银最后都没上官夺走了,就算是立下功劳,恐怕也到不了自己头上,那个时候只是想着得过且过,但是现在不一样,主上英明神武,准备建功立业,你我的家人都跟在主上身边,过上了太平安安稳的日子,我等也就等于有了盼头,这样的机会若是放弃了,日后也是会窝囊一生的。”陈二狗冷哼哼的看着了张福生一眼,说道:“你难道就不想让你的婆娘跟着后面过好日子不成?”

    “二狗,我比不得你,来当兵除掉吃粮得饷银外,就没有其他的志向,我想,若是在太平年代,我肯定做点小买卖,哪里会在沙场上建功立业?”张福生苦笑道:“这种刀口上讨生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呢?要不是主上对我们这些兄弟极好,我或许早就回太原做买卖了。”

    “是啊!我想到了我在汴京的日子,不也是和你一样吗?但是自从归顺主上之后,这种想法就抛之脑后了,主上对我等极好,我陈二狗这些年得了主上的赏赐,给自己的弟弟成亲,免得断了陈家的香火,以前是为我家人活着,但是现在不一样,我是为主上活着,也是为我自己活着。”陈二狗拍着张福生的肩膀说道:“明天我看将会是一场血战,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但是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死了,主上那里也会有丰厚的抚恤。足够家人过上一个好日子了。”

    “是啊!是啊!不过是为主上效命而已。”张福生想到那些战死袍泽身后之事,李璟每次大战之后,都将会掏出巨额的钱财抚恤手下兵马,心中的紧张顿时松了口气。说着说着,两人就陷入梦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