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秦桧
    就在李璟大肆搜刮幽州,准备将幽州卖个好价钱的时候,在遥远的西方,大夏兴庆府皇宫之中,勤政殿的一侧,一阵阵咳嗽声传来,只见大殿的床榻之上,一个瘦骨嶙峋的中年人躺在床榻上,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咳嗽声,谁也不会相当,当初纵横朝堂,斩杀梁氏权臣,一度带领西夏崛起的皇帝李乾顺,现在病成如此模样。

    “陛下,太子殿下、晋王殿下和青萝公主来了。”一阵阵脚步声传来,就见内侍领着三人走进了大殿,为首之人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正是李乾顺和耶律南仙的儿子李仁爱,在他身后乃是晋王嵬名察哥以及西夏公主李青萝。

    “太子,过来。”李乾顺招过李仁爱,望着面色俊秀的的李仁爱,见他相貌酷似耶律南仙,心中又是一阵疼痛,咳嗽声加剧。

    “父皇。”李仁爱终于忍受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与李璟一场大战之后,李乾顺不仅仅惨败,更是丢了皇后,回到西夏之后,彻日彻夜的忙于政事,心中郁结之下,终于病倒了。

    “不要哭,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李乾顺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自己的身子骨是什么样子,他是知道的,日后的江山能够交给这样的儿子吗?李乾顺并不知道,但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当下叹息道:“父皇的身子骨已经不行了,恐怕也就在这段时间了,日后大夏的江山就是你的了。你要好生振作,有朝一日能迎回你的母后,斩杀李璟的脑袋奉到朕的陵前就可以了。”

    “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会迎回母后,斩贼子李璟,取其首级放在父皇山陵前。”李仁爱小脸上露出坚决之色,若不是李璟,自己的父皇怎么可能会变成如此模样。

    “青萝。”李乾顺望着不远处的绝色少女,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宠溺,还有一丝内疚,他苦涩的说道:“皇兄无能,只能是将你送给贼子,希望你不要怨恨皇兄。”

    “皇兄放心,等到了宋国,我一定想办法杀了李璟,为皇兄报仇。”李青萝俏脸上露出一丝杀机来,双目中充满着仇恨之色。

    “不,你不能杀了李璟,千万不能。咳咳!”李乾顺脸色涨的通红,旁边的御医见状,赶紧上前,轻轻的按着李乾顺的胸口,才将李乾顺的气息平稳下来,只听得李乾顺说道:“青萝,李璟大势已成,占据河东路、云州草原,相信不久之后,他肯定会撤出幽州,看着金人和宋人厮杀,自己坐收渔人之利,你千万不能刺杀李璟,你若是刺杀不成功,他盛怒之下,一定会进攻西夏报仇,仁爱抵挡不住李璟的兵锋,你若是杀了他,他的手下也会拥立他的儿子,或者自己争权夺利,但不管怎么样,他的手下也会进攻西夏,疯狂的报复。”

    “皇兄。”李青萝听了之后,面色惨然,不由的失声痛哭起来。

    嵬名察哥在一边,双目中闪烁着阴沉,李青萝是何等美貌,现在却要作为和亲的对象,嫁给李璟,想那李璟抢夺了自己的嫂嫂,还逼的自己的兄长郁结而死,这是何等的仇恨,可是偏偏自己还要奉献出自己的身体,取悦敌人,这是何等的残忍。

    “青萝,这就是生在皇家的命,你并不是你自己的,你属于大夏的,你要用你的身体为大夏换取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李乾顺痛苦的说道:“仁爱不管怎样,也是南仙的孩子,李璟征讨西夏,南仙必定会劝阻的,你年轻貌美,国色天香,若是能迷惑住李璟,那自然是好事。若是不能,最起码也能为我李家留下一脉香火。”

    李青萝听了面色愁苦,却是连连点头,李乾顺已经病入膏肓,随时都会驾崩,李青萝虽然心中不愿意,但也不得不答应李乾顺的要求。

    李乾顺深深的叹了口气,心中更加的郁结,他看了嵬名察哥一眼,说道:“王弟,朕死后,你为辅政大臣,仁爱能为皇帝,你就辅佐,若是不能,你就取而代之。”

    嵬名察哥闻言面色一变,想也不想就拜倒在地,大声说道:“臣弟一定辅佐太子殿下,克成大统,不敢有半点异心。”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这个时候的嵬名察哥绝对不敢有半点异心,谁知道这大殿之外是不是有刀斧手埋伏,一旦自己说错了话,恐怕立刻就会命丧黄泉。

    李乾顺深深的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实际上他刚才那句话倒是出自真心,李仁爱性格懦弱,温顺而善良,并非人主,但是眼下,却没有任何人选,只能是选择他,李乾顺想到西夏的局势,心如刀割,又说道:“李璟想必不久之后专注东方,无暇西顾,这是我们的机会,回鹘实力弱小,正好吞并,大力向西发展,获得纵深,日后就算李璟来攻,我们也有纵深与其周旋,未必不能保全宗庙。切记,不可轻易东向,李璟乃是豺狼也,大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前往不能动手,一定要做到一击必中。或者等到他与大宋相处不下的时候,才能发起进攻。我大夏最近一段时间还是要以隐忍为上。李璟年少气盛,如此年轻就立下了盖世功业,必定猖狂得志,加上他身边女子甚多,荒淫无道,未必不会沉迷酒色之中,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得罪他,等我死后,立刻护送公主入河东路,不得违背。”

    “是。”嵬名察哥失声痛哭,作为一个皇帝,自己的皇后为敌人所有,自己的妹妹也即将送给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隐忍为上,足见这个皇帝的心性如何,只要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必定能够作出一番事业来,可惜的是,李乾顺已经没有时间了。

    “好了,朕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朕要好好休息了。”李乾顺精神疲惫,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了下去了。

    大宋宣和五年,西夏元德五年,十一月初三夜,皇帝李乾顺在兴庆府皇宫内驾崩,其子李仁爱在灵柩前即位称帝,后世被称为哀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