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八十章 大破(一)
    骑兵席卷而过,李璟率领的骑兵乃是精锐中的精锐,完颜宗义所率领的骑兵虽然厉害,但是在李璟大军面前还是不够看的,还没有交锋,这些金兵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除掉一些脑子有梗的士兵还在顽强抵抗,其余的人都在四下逃散。

    在这样广袤的草原上,只要逃的及时,就能获得性命,李璟却是不管,这些人四下逃散那就是最好,顽强抵抗或许还能造成李璟的伤亡,既然是四下逃亡,伤亡就能少了许多,一时间漫山遍野的都是金人。

    “以小队为一单位,寻找敌人进攻,追击百里而归。”李璟看见敌人逃走,赶紧下达了命令,目光却是锁向远处一个身着白色盔甲的将军,在一些穿着皮甲的将军之中,这件白色盔甲很是明显,想来正是对方的将军,他正待追击,却见对面的札尔赤兀岱已经率领部下骑兵对其发起了进攻。

    “倒是一个眼光不错的人物。”李璟调转马头,却是不管完颜宗义,而是率领骑兵缓缓而行,一旦发现有己军不敌的地方,就带领身边的骑兵对对方发起进攻。

    战争从上午厮杀到晚上,只要的战争并不是两军厮杀,反而是在追击,这些金人散落在草原上,四下奔逃,虽然李璟分出了数百小队追杀,但仍然是有逃跑的人,比如那完颜宗义就已经逃走。

    “末将无能,逃走了完颜宗义,还请王上处罚。”札尔赤兀岱拜倒在地,低着脑袋说道。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居然没有抓住札尔赤兀岱,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呵呵,起来说话,逃走就逃走了。下次再抓就是了。”李璟将札尔赤兀岱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击败了对方一万兵马,完颜宗弼那边也只有两万人,现在我们就去,我们进攻完颜宗弼去,不能让完颜宗义逃回去了,完颜宗弼是一个有决断的人,一旦知道我军杀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走,这对我们下一步袭击完颜宗望不利。”

    完颜宗弼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李璟也仅仅只是能说从历史上知道一二,一个为了逃命挖沟渠三十里,这样的人的确是一个狠人,一旦知道李璟的到来,肯定会为了逃得性命,而不会与自己交战,让他离开之后,完颜宗望也必定会得到消息,这让李璟在云中之下围歼金人数万大军的计划落空。

    “是,末将这就组织士兵,跟随王上进攻完颜宗弼。”札尔赤兀岱赶紧说道。

    “这次大战结束之后,你放下手中的事情,跟本王回太原吧!本王的麾下大将都是武学出身。”李璟马鞭轻轻的敲在札尔赤兀岱的肩膀上。

    “谢王上。”札尔赤兀岱面色欢喜,在李璟麾下,太原的武学实际上就好像是现在的党校一样,想要升官,就要进入其中学习一段时间。李璟让他去太原武学,实际上就是要培养他。

    “走吧!想来这个时候完颜宗义还没有逃回大营,我现在前往,完颜宗弼肯定不知道了。”李璟上了朱龙,领着数万大军缓缓而行,在草原上,夜幕之下,无数火光闪烁,缓缓而行,朝金人大营杀了过来。

    李璟虽然算计的很周全,但是有一点并没有算计正确,完颜宗义并没有逃之夭夭,而是回到自己的大营,这些不仅仅是他的机灵,更重要的是他的战马,他的战马乃是千里马,速度极快,札尔赤兀岱没有追上他也很正常。这个时候的完颜宗义知道不仅仅是自己的麻烦大了,就是完颜宗弼的麻烦也来了,数万大军呼啸而来,分明就是塔塔尔人已经战败,李璟亲自领军前来,所要的是不仅仅要击败完颜宗弼,更重要是要偷袭完颜宗望,一举消灭进攻云州的数万大军。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完颜宗义不敢怠慢,冒着被李璟发现的危险,冒险逃回了大营,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好一个李璟,好一个李璟,居然出现在草原上,该死的宋人,真是无能,居然连一个李璟都不能牵制,让他进入草原,让我们的谋划成空,塔塔尔人也是愚蠢,十几万人马进攻伯颜,居然还被伯颜支撑到现在,真是可恶。”完颜宗弼在大帐内走来走去,面色阴沉,眼下的事情摆在眼前,让完颜宗弼不知道如何是好,可以想象,李璟的大军即将到来,随时都会对自己发起进攻。自己才的两万大军哪里是李璟的对手。更不要说,李璟背后还有一个击败了塔塔尔人的伯颜,十几万大军足以将自己碾成灰烬。

    完颜宗义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完颜宗弼,迟疑了一阵,说道:“殿下,这个时候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想来李璟在击败我军之后,还要休息一二,最起码也要等到明日才会来进攻我们,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明日,不,绝对不会是明日,他今天晚上就会杀来,也许他的兵马就在路上了。”完颜宗弼摇头苦笑道:“我这两万大军倒没什么,我更加担心的是云州城下的数万大军,那才是我金人最重要的力量,李璟先解救伯颜,其次才是我们,最后才是二哥,说明对方的心思之大,就是要将我们的近十万大军一网打尽。”

    “真是痴心妄想,二殿下也不是傻子了,难道不知道离开云州吗?”完颜宗义不屑的说道。

    “不错,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你现在立刻率领本部兵马,离开大营,前往云州,让二殿下立刻撤兵,离开云州。短时间,李璟不能图之了。”完颜宗弼望着远处深深的叹了口气,他仔细想了想,金人南征北战,少有败绩,而这些败绩似乎都是李璟带来的,李璟现在已经是大势已成,想要对付李璟不是轻易能做到的事情。

    “那殿下呢?”完颜宗义听了一愣,面色一愣。

    “我在这里拦住李璟,为二殿下撤军赢得时间。”完颜宗弼摆了摆手,说道:“就算打不赢李璟,想要逃走还是轻松的很,你下去准备一番吧!”金人后期争权夺利者甚多,但是在这个时候,完颜阿骨打刚刚驾崩,吴乞买还是皇帝,金人高层相对来说,还是很齐心协力的。完颜宗弼能为了完颜宗望的数万大军,甘冒危险断后。

    “是,末将这就去准备。”完颜宗义也吸了一口气,赶紧退了下去,半响之后,大帐之外就响起了隆隆战马声,千余骑兵呼啸而出,逐渐没入黑暗之中。

    不过半个时辰,完颜宗弼就看见大营之外有无数火把出现在大营周围,将大营团团围住,心中顿时一阵骇然,若不是自己让完颜宗义早一些出发,恐怕这个时候,自己的两万大军必定被困在这里,最后被李璟所消灭,就算自己能逃得性命,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李璟率领大军直接杀入云州。想来,那个时候猝不及防的完颜宗望,就算本事再大,也没有改变被消灭的下场。

    可惜的是,现在李璟还是棋差一招,就算是灭了自己的两万大军,也不算什么,只要完颜宗望的数万大军得救,自己就算是战死在这里又如何呢?

    “吩咐下去,不准出战,只能是反抗。”完颜宗弼看也不看远处的李璟,他主要的作用就是拖住李璟,等到自己的粮草消耗干净的时候,就下令突围,相信那个时候,完颜宗望早就离开了云州,自己也能放心许多。

    李璟看着眼前的大营,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不管怎么样,完颜宗弼总算是留了下来,只要灭了完颜宗弼,就能有机会偷袭在云州的完颜宗望,彻底的消灭金人这一支精锐。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就在半个时辰前,完颜宗义已经率领自己的亲卫骑兵连夜赶往云州,提醒完颜宗望,他所谓的击败完颜宗弼,然后偷袭完颜宗望的计划只能是胎死腹中。

    第二天上午开始,就对完颜宗弼的大营发起了强攻。完颜宗弼虽然奋勇抵抗,但是面对李璟的优势兵力,完颜宗弼并没有抵挡多长时间,不过三天的时间,李璟付出了五千兵马的代价,攻入完颜宗弼的大营。

    完颜宗弼顿时知道自己回天无力,让人焚烧了大营,以阻挡李璟大军,自己率领数千残兵败卒朝东方逃走,虽然只有短短三天的时间,但是却为完颜宗望赢得了一线生机。

    就在草原上,李璟兴兵南下,准备和完颜宗望决战的时候,在遥远的中原,赵佶终于凑够了三千五百万钱财,杨戬、梁师成等人不仅仅没有动赵佶私人钱财,甚至连朝廷户部的钱财都没有动,只是在汴京搜刮了一番,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就收集完毕,赵佶让人连夜运到洛阳,让蔡京交给谈判的李甫,又让童贯做好接收幽州的准备。

    他不知道的是,整个汴京市井上却是到处流传着朝廷花巨资购买幽州的丑闻。虽然朝廷说的是李璟征讨幽州耗费甚大,这三千五百万贯钱财是用来奖赏李璟的,但只要是聪明人都明白这里面的一切,哪里是什么奖赏,分明就是从李璟手中购买整个幽州。

    “童贯无能,蔡京无耻,六贼皆该杀。”酒楼之中,太学士陈东仰天长啸,满脸的悲愤之色,恨不得现在就能冲进朝堂之上,历数六贼的罪行,最后将这些人满门抄斩。

    “或许真的如同朝廷所说的,那钱财是用来奖赏李璟的呢?”一个太学生忍不住解释道:“更何况,当年太祖皇帝就曾经留下了封桩库,用来购买幽州,反正都是购买,在谁身上购买不是购买?从李璟身上购买也是一样。”

    “这能一样吗?童贯三十万大军进攻幽州,不但没有夺回幽州,现在还要朝廷出钱购买幽州,真是天大的笑话。”陈东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说道:“若真是朝廷出钱购买,我自然不会说什么,可现在是朝廷在花钱吗?分明就是用民脂民膏为童贯等人擦屁股。最近几日,整个汴京城中,哪家不是传来痛哭之声,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奸臣当道的结果,李璟之所以有今日,不也是因为六贼当道的缘故,否则的话,他焉能谋反?焉有机会谋反?”

    身边的太学生听了顿时默然不语,陈东说的有道理,当初李璟崛起,就是因为蔡京和梁师成等人包庇扶持的结果,否则的话,李璟哪里有机会成为唐王,建立一番事业,现在更是屡次进攻朝廷,使得朝廷损兵折将,现在更是要耗费三千五百万贯的高额钱财购买幽州。

    这已经不是钱财的问题,而是尊严的问题,堂堂的大宋王朝现在居然沦落到要用钱财去购买幽州的地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有了幽州,我大宋就能御敌于外,就能拥有战马的来源,以后可以努力发展,李璟贼子到底是商贾出身,一心想要着钱财,那幽州是什么地方,是无价之宝,若是三千五百万贯就能购买幽州的话,当年的辽人为什么不卖,要知道当初朝廷准备的钱财可远在三千五百万贯之上。李璟领军打仗还是可以,但若是论治理天下却是差了,只知道眼前的利益,却不知道朝廷拥有幽州之后,实力将增加许多,绝对不是李璟可以比拟的。”陈东还想说着什么,耳边却是传来一阵叫嚣声,声音很是狂放,很是嚣张。

    “是蔡京的孙子蔡行。”陈东身边的一个大学士显然认识说话的那个人,忍不住低声说道:“传闻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虽然是李璟提出来的,但却是蔡京答应的。蔡行等人不以此为耻,却还以此为荣,认为自己的祖父做了一件大事。”

    “无耻。”陈东忍不住拍着桌子,大声说道:“蔡京无能,居然答应这样的条件,如今汴京城中的痛哭声,都是蔡京所犯下的罪孽。蔡京当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