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卖幽州
    王宫之中,柴二娘早就恭恭敬敬的跪在那里,殿门传来一阵轻响,就见一双战靴引入眼帘,柴二娘心中虽然知道李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但还是生出一丝畏惧来。

    “臣妾拜见王上,王上万年无期。”

    “哎!贪功冒进,你这是怪谁呢?好生生的一副好牌就被你自己打掉了。”李璟摇摇头,柴二娘贪功冒进所谓何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以后的一切谁又能猜的出来,母亲都是为了儿子的,柴二娘是这样,兰蔻也是这样。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柴二娘这次玩的太大了。

    “臣妾有罪,害死了鲁达将军和五千将士。”柴二娘粉脸通红,她在朝中一向是刚毅果断,手腕极为强硬而著称,在后宅之中,也就是对兰蔻比较尊敬,对其他人却是未必,李璟并没有训斥自己,但是言语比训斥自己更加的严厉,让柴二娘凤目中闪烁着一丝惶恐。

    “鲁达轻敌冒进,以为敌人不会埋伏他,造成了大错,你虽然是贪功冒进,但是真的说起来,罪名还是在鲁达身上,若非鲁达,大军虽然有所损失,但也不会损失这么多,五千兵马就这样灰飞烟灭了,我汉部也不知道会增加多少个孤儿寡母。”李璟静静的坐在宝座上,声音萧瑟。

    “王上所言甚是。”柴二娘脸上浮现出一丝内疚来,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说道:“这一切都是臣妾的罪过,还请王上责罚。”

    “你为主将,自然是要责罚你的,我听说你决定赡养那五千将士的家属,这一点不仅仅是你,还有我们一家人都是如此,你是我的女人,你犯下来的错误,我也要承担。但是你自己的错误,你也要受罚。”李璟目光中一丝柔情一闪而过,平静的说道:“柴妃贪功冒进,致使大军受损五千人,从贵妃降至才人。”李璟虽然是称王,兰蔻也是王后,但是后宅之中,仍然与皇帝相同,王后之下就是有贵妃、贤妃、德妃、淑妃、宸妃等五妃,其后为昭仪、昭容、修媛、修仪、修容、充媛、婉容、婉仪、顺容、贵仪、婕妤、美人、才人、国夫人、郡君、红霞帔、侍御等等,有的是有人人数限制的,有的却是没有,当然李璟后宅之中,女人与皇帝相比差了许多,而且基本上一碗水端平,这些只是一个封号,所受的待遇也差不了多少,但是这名号就是名号,现在不会有什么,但是李璟真的称帝了呢?那就不一样了。

    柴二娘为贵妃,现在因为此事从贵妃一口气降到了才人,足见惩罚之重,就是柴二娘自己听了之后,也是面色一白,脑海之中一阵恍惚。

    “谢王上。”好半响柴二娘才反应过来,赶紧拜谢。

    “这次只是一个教训,兵者国之大事也,哪里有那么容易就能做出决策,你啊!面对金人,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是要小心翼翼,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居然想着能够击败金人。”李璟上前将柴二娘搀扶了起来,见她瘦削的面容,心中一阵怜惜,说道:“外人都说你刚毅果断,有男儿之风,但是毕竟不是男人,战场上实际上是男人来的地方,折太君和穆桂英这样的人毕竟还是很少的。”

    “臣妾知道了。”柴二娘苦涩的说道。这次可是吃了大亏了,没有立功暂且不说,还从贵妃降到了才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传旨,萧巍哥防守云州有功,加封永安侯。”李璟对外面的侍者大声说道。萧巍哥归顺自己不久,一路上立下了不少战功,这次死守云州,也是立下了功勋,更重要的是,能够劝说柴二娘,就冲着这一点,萧巍哥也应当赏。

    “王上,那鲁达呢?”柴二娘忍不住询问道。

    鲁达是败军之将,若是在世,自然是应该受罚的,可是现在已经战死,这种处罚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鲁达之死与柴二娘有很大的关系。一时间赏也不是,罚也不是。柴二娘也感到一丝为难。

    “既然是战死了,这罚自然是免了。但是赏也就算了,你私人送银币两千,给他家人。”李璟想了想说道:“让他的儿子好生习武,日后有机会,亲自培养他,和朱仝的儿子一起,等成人之后,进武学吧!”对于鲁达,李璟亲自赏赐自然是不妥当的,但若是不赏,也冷了人心,不如让柴二娘自己却赏赐,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

    “是。”柴二娘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让鲁达这个时候还受到了责罚,柴二娘心中还是会有内疚的。

    “这次让金人跑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收拾他。”李璟微微一声叹息,这次围猎完颜宗望,功亏一篑,让李璟心中有些郁闷,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柴二娘在云州没有拖住完颜宗望的缘故,更重要的还是自己没有及时消灭完颜宗弼,让完颜宗弼有了通知完颜宗望的机会。

    “王上不必担忧,现在西部草原都在我们手上,日后训练兵马,迟早有一日,会击败金人的。”柴二娘宽慰道:“金人占据一方,等王上夺取中原,想来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日后金人将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你以为,金人真的会那么老实,等着我们去打?不,他会主动进攻的,中原如画江山,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金人也是其中之一,他肯定会出手的,而且很快就会出手的,完颜宗望率领大军到此,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就狼狈逃回东北,他心中岂会甘心,不拿点好处,他心有不甘,我相信他已经找到目标了,而且还是我给他的目标。”李璟望着东方,好像看见了什么。

    “幽州。”柴二娘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李璟所说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了,刚刚还给朝廷的幽州,朝廷在那边根基不稳,若是出了点什么事情,幽州人未必会欢迎朝廷大军,而这个时候金人就会趁机南下,重新夺取幽州。想到这里,柴二娘脸上顿时绽放出灿烂来,笑道:“没想到朝廷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最后还是便宜了金人和王上,倒是他自己,最后落得一场空啊!”

    柴家被灭,柴二娘心中的仇恨瞬间爆发,这些年柴家子嗣稀薄,女子尚且能成活,男子只有一人生存,这一切都是赵氏干的好事情。现在赵氏倒霉了,柴二娘自然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