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七百三十四章 逃跑 (二)
    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席卷了大江南北,大宋中原大地尽数为大雪所覆盖,白皑皑的一片好像能遮掩了什么,往日的汴京城就算是寒冷的冬天,仍然是难掩它的繁华和热闹,朱雀大街上,东市和西市仍然是摩肩擦踵,一些文人墨客或许会留恋与青楼之中,或是邀请三五个好友,游玩在深山古寺之中,或是观赏雪中梅花,或是红泥小炉,美酒一壶等等。

    就算是那些下里巴人,这个时候也会穿上厚重的衣服,或是在堂屋中点燃柴火,温暖一下自己冰冷的躯体,但是今年汴京城中却是万籁俱静,一些人都不敢在街道上走动,河北十几万大军被击败的消息传到汴京,汴京人先是不相信,很快就有人传来消息说,整个黄河河水都已经被染红了。甚至有许多的尸首从黄河上游流了下来,堵塞了黄河河流。

    冬天的黄河本身就是枯水期,到现在大雪落下,下游的一些河面上都已经结冰,尸体从上游而来,相互冰冻在一起,模样十分骇人,吓的那些老百姓都不敢靠近黄河。

    相比较下层百姓,皇宫中的赵桓同样是处在恐惧之中,若是在常年的时候,皇帝赵佶或许会等上艮岳,让人奉上上等的宣旨,用上李后主的松烟古墨,点燃龙涎香,在画卷上留下一副万里江山图,就算是赵桓也会邀请几个文人进入东宫,相互谈论诗句。

    但是现在不一样,身为皇帝的赵桓身负江山社稷重担,被李纲视为援军的河北十几万大军瞬间被击溃,死伤枕籍,就意味着朝廷失去了一只精锐兵马,能不能击败金人,就算是李纲自己也没有半点把握。

    “该死的童贯,该死的家伙,若是不是这个阉人无能,朕岂会损失十万余大军,十几万人马就这样丢失了,朕恨不得要诛其九族。”赵桓的呼吸很重,在大殿之中响起,足以说明此刻的他心中是何等的愤怒,十几万大军可不是十几万猪羊,就这样为人所灭,一下子将赵桓从九霄之上,打落云端。当初他之所以答应李纲,坚决抵挡金人,除掉不想损失自己的威严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因为在河北之地还有十几万大军,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出现这种事情,让他心中十分愤怒。

    众人听了微微叹了口气,童贯之所以失败,也是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十几万大军看上去很多,但十几万人大多都是北地的义军,不如禁军那样训练有素,而且大名府的城防、粮草都不足以让童贯长期坚守,突围成为童贯必须要做的事情。

    面对金人的骑兵,十几万大军还真的不够看,传闻逃过黄河的士兵有万余人,能在金人两面夹击之下,逃过黄河,还有万余人之多,童贯也算是有些本事。

    但是这个时候,众人没有一个人会为童贯说话,童贯阴险贪婪,为众人所鄙薄,斩杀童贯,众人可以得到清名;童贯掌握军权十几年,不解决了童贯,众人如何能分得利益。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赵桓和童贯之间的矛盾,在六贼之中,唯独梁师成和赵桓的关系不错,其他的贼子要么是想将他扯下太子之位,要么就是不将对方放在眼中,为童贯说话,就是得罪了赵桓,众人又岂会为了一个不喜欢的人而得罪当今天子呢!

    “陛下圣明,一将无能,累及三军。童贯就是如此之人,还请陛下严惩。”郑居中出言说道。众人顿时知道童贯垮台在即,当下纷纷出言,建议罢黜童贯。

    “传旨下去,童贯无能,丧师辱国,解除所有官衔,罢黜为庶民。”赵桓要紧牙关说道。他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整个人都变的轻松了许多,哪怕这个时候外面还有金人围城,他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圣旨很快就写好,数百里之外,童贯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人决定,他还在想着如何反击金人,为汴京城的防守做出一定的贡献。

    “梁溪先生,城中的防御如何?能抵挡住金人的进攻吗?”赵桓还是有些担心的望着李纲。

    “陛下放心,汴京城固若金汤,绝对不是金人可以攻破的,城中的禁军、游侠都已经组织起来了。现在天气寒冷,敌人粮草周转困难,不久之后必定会退兵。”李纲就差拍着胸脯说道。

    “如此甚好。”赵桓点了点头,眉宇之间的忧色仍然存在,他想了想,还是将心里面的话收了回去,既然已经做出了抵抗的准备,他倒是知道在这个时候,有些话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只是城中粮草每日所耗甚大,臣认为现在可以向一些富户征收粮草了,免得事到临头,引起不必要的变故。”李纲又说道。

    汴京城有运河通过,沟通南北,交通便利,可以说是大宋朝的交通枢纽,无数船只从汴京城经过,也早就了汴京城的繁华,若是放在以前,粮草自然是不用担心的,每日经过汴京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金人围攻汴京城,封锁了运河,大宋上下这才发现,汴京城中粮草市面上实际并没有多少,那些商人只是周转粮草,并没有储存多少粮草,反正每天都有大批的粮商经过,哪里需要储存粮食的。现在金人封锁城池,一下子就变了起来。

    汴京城有多少人,根据史料记载,汴京有口四十四万人,这些人口只是记载男丁,加上女子之类,人口大约在百余万之多,这些人每天所消耗的粮食也不知道有多少,凭借汴京城市面上流通的粮食根本就不够。李纲这并不是为了军中粮食担心,而是为汴京普通人的粮食而担心。

    “大雪覆盖,金人或许呆不长,不如再等等,现在若是征收粮食,弄不好会引起城中恐慌,或许因为将士勇猛,李大人指挥得当,金人很快就会撤兵,这样还不用征收粮食,这样就是最好的事情了。”张邦昌忍不住强笑道。其余的大臣们纷纷点头称是,这些家伙家里面或多或少都和那些粮商有关系,强行征收,粮商会吃亏,他们自己也会是损失惨重。所以纷纷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