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兵戈将起
    宣和六年的冬天很快就在一场大雪中落下了帷幕,大雪之下,所有的人间丑恶与美好都被覆盖,好像从来就没有一样。

    天下局势一下子改变了许多,赵宋更换了天子,道君皇帝回到汴京之后,身边空无一人,只能隐居在艮岳之中,李璟收兵回长安,带回了近二十万大军,并猛将无数,成为赢家之一,而金人却是携带了数万石粮草和黄金回河北之地,顺带在白沟击败赵楷,摧毁了赵宋在河北的抵抗力量,使得河北大地反金势力,从明面上转为地下,力量分散,对金人在河北的统治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

    汴京一战影响深远,兵临城下。赵宋江山岌岌可危,瞬间赵宋的虚实一下子被暴露在世人面前,让世人知道赵宋实际上并非表面上那样强大,军备松弛,根本就是一个绣花枕头,没有任何作用,随便被人一推,就能被推倒;而河北的丢失,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在河南之地,虽然金人肆虐的程度弱一些,但实际上,因为供给汴京城,实际上,百姓生活也活的并不怎么样,甚至有些百姓仿佛都已经预感到战争即将来临,纷纷朝洛阳一带迁移,好保住自己的性命。开年之后,就见从河南到洛阳的官道上,到处就是百姓朝洛阳方向行去,给洛阳官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索性的是,李璟当初为了接应义军,在洛阳囤积了大批的粮草,这才保证这些难民的生活补给。

    相比较而言,汴京城内的情况却是已经到了恶化的地步,在铲除蔡京等人之后,赵佶归隐艮岳,赵桓掌握大权,大肆提拔自己的亲信官员,但是他手下的人实在是太差,看上去都是道貌岸然,但实际上,背地里却是衣冠禽兽,贪官污吏比比皆是,丝毫不下于当初赵佶在位的时候。

    这些大臣相互之间争权夺利者不计其数,哪里还在乎老百姓的死活,让一些有良知的大臣们心中黯然,有许多大臣纷纷离开朝廷。

    赵宋君臣并不知道,远在北方的金军已经磨刀霍霍,准备随时对宋军发起进攻,就是李璟也没有想到,在初春之后,金人的秘使早就前往西夏,拜见西夏新皇李仁爱。

    “王叔,金人准备进攻李璟,邀请我们出手。”皇宫内,李仁爱召回了嵬名察哥,此事关系重大,李仁爱和嵬名察哥的关系虽然很紧张,但是这个时候,李仁爱还是放弃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将金人的意图说了一变,说道:“金人说了,只要我们出兵,只要是我们能攻占下的地方,都是归我们所有。”李仁爱显然是赞同此事,脸上都充斥着兴奋与得意。

    西夏虽然和李璟和亲,但实际上,西夏上下都对李璟充斥着愤恨,恨不得将李璟诛灭九族,西夏皇帝的母亲都成了李璟的嫔妃,李仁爱等于头上多了一个干爹,这样的耻辱,每日都在撕咬着李仁爱的心脏,让李仁爱恨不得现在就兴兵进攻李璟。

    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按照金使的建议,他们将会游说宋朝,和宋人一起进攻李璟,准备了五路大军一起进攻,一定要将李璟击杀。

    “我们一路,金人一路,草原盟军一路,宋军两路,分别从河湟、关中、洛阳、云州、草原,五处进攻李璟,声势浩大,李璟虽然骁勇善战,但是面对五路大军的进攻,大约有百万大军,这倒是一个机会。”嵬名察哥也露出一丝意动来,若是能击败李璟,甚至夺取李璟的领土,对于西夏来说,不仅仅能够除掉头顶上的耻辱,更是能够夺取更多的领土。

    “这次真的可以?”李仁爱一阵迟疑,他很想击败李璟,但是想到李璟的强大,李仁爱就有些担心了,原本有些意动的心思,顿时摇摆起来。

    “总得试试看,我们大军已经在回程的路上,顶多在四月份的时候就能发起进攻。”嵬名察哥思索了片刻,这次五路进攻,机会很大,嵬名察哥虽然担心李璟的强大,但是想到即将得到的利益,顿时兴奋起来,说道:“五路进攻,李璟重点还是防备金人和宋人,至于我们可以将出兵的时间向后拖一些,等三方厮杀起来之后,我们趁机夺取河湟,直接进攻关中,若是可以的话,我们不但要夺取关中,更是直接进攻中原,恢复当年强秦时候的模样。”

    “王叔所言甚至,这次还请王叔亲自指挥大军。”李仁爱想了想,决定还是让嵬名察哥指挥西夏大军,毕竟是军国重事,李仁爱也不敢怠慢。

    “李璟此人野心勃勃,这一次若是不能消灭对方,恐怕下一步,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了。陛下,这次可得想好了。”李仁爱将全国兵马都交给嵬名察哥,反而让嵬名察哥心中生出一丝凝重,生怕不能解决了李璟,反而将李璟的目光吸引到西夏来,破坏了双方的和平,给西夏百姓带来灾祸。嵬名察哥不得不小心。

    “王叔说的不错,李璟野心勃勃,就算这次不进攻李璟,李璟日后肯定会进攻我们西夏的,既然如此,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抢先下手,消灭李璟。这次就算是失败,最起码,五路大军也能将李璟击伤,两三年内不会恢复过来。为我大夏赢得时间。”李仁爱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辣来。

    “既然陛下已经决定,那臣就去准备。”嵬名察哥顿时松了一口,西夏这是背水一战,而且李仁爱说的有道理,就算不能击败李璟,但顶多也是两败俱伤,李璟根基浅薄,一旦损失惨重,也必定会修养生息两三年,这对于西夏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机会。

    “那就好,如此我大夏的国运就交给王叔身上了,这次不成功,也要从李璟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李仁爱捏紧了拳头,他心中生出一丝必胜的信念,不相信李璟会在五路大军的进攻下,还能保全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