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八百二十章 汴京之战
    “想围猎,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李璟手中的方天画戟飞舞,面前的敌人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发出一阵阵惨叫声,方天画戟原本就是重兵器,在李璟强大的力量下,重兵器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普通的金人士兵根本就不是对手。

    在李璟身边,近卫军身上披着重甲,缓缓靠近李璟,这些近卫军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身强力壮、孔武有力不说,更重要是心若铁石,对李璟的忠诚更是毋庸置疑的,就算是战死,这些士兵也毫不在意,身上的重甲防御力惊人,弓箭根本伤害不了对方,而对方的大刀却是轻松将自己斩杀。

    “铁浮屠,进攻。”完颜昌望着远处正在靠近的敌人,自己的行动显然都被敌人看在眼中,敌人很快就反应过来,召集大军前来支援李璟。

    强大的铁浮屠缓缓而行,这是金人在占据河北之后重金打造的重甲奇兵,大军缓缓而行,大地都在震动,所有的弓箭都挡在重甲之外,就好像是一群身披重甲的怪人一样,冲击起来,凶猛有力。

    “王上,末将来也!”李璟正待下令进攻,却见远处一声长啸,空中一辆滑车轰然之间落了下来,砸在三个铁浮屠身上,铁浮屠轰然倒塌,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强大的铁浮屠攻势顿时受挫,而在李璟身边一个身影卷起数道寒光,将李璟身边的金兵击杀,不是高宠又是谁。

    “好一个高宠。”李璟双眼一亮,忍不住说道。数年的成长,已经让高宠的武艺达到了巅峰,对力量的掌握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滑车何止数百斤,在高宠手中却说显的如此轻松。

    “王上,看好了。”高宠得到李璟的夸奖之后,顿时露出欢喜之色,只见他右手挥出,从战马上跳了下来,从一边的重甲步兵手上接过了大刀,一声大吼,大刀轰然而出,这种仿陌刀而制造而成的大刀,在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面前的重甲骑兵根本就是重甲步兵的对手,首先是战马双腿被斩断,庞大的骑兵从战马上坠落在地,发出一声大响。

    不杀人而斩马,这是在面对金人重甲骑兵做出的决定,虽然有些危险,但是只要斩杀了敌人第一波的进攻,后面的重甲骑兵固然很是凶悍,但是却比较容易对付许多。

    “玄甲骑兵,冲。”李璟看的分明,知道高宠对付这些铁浮屠并不困难,赶紧指挥着玄甲骑兵朝金人大军冲了过去。

    远处种师道也已经指挥着宋军从北面杀来,虽然宋军羸弱,但在这个时候,双方联手夹击之下,倒是显得气势恢宏的多,金人虽然强悍,也不能短时间内击败宋军,只能是进入相持阶段。

    而此刻外城之上,赵构难得的身披战甲,望着城下的厮杀,面色阴沉,尤其是看见种师道所率领的宋军居然和金人杀的旗鼓相当的时候,脸色更差,在他看来,这些士兵都是精锐,若是落入自己手中,训练一番之后,必定能够横扫天下,都是可恶的种师道,才让自己与这些精锐无缘。

    “殿下,时候不早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大战虽然现在处在胶着的状态,但是李璟和种师道两人都是沙场宿将,战争很快就会结束,金人绝对不是两人的对手。”秦桧在一边看的分明,忍不住劝说道。这个时候城中还没有传出赵佶被赵构所杀的事情来,但是秦桧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是隐瞒不了多久,只有早日到达江南,才能掌握江南的舆论。

    赵构面色一僵,望着远处的内城,内城仍然是掌握在郑居中等人手中,而自己的家小现在也在城中,这让他心中无奈,自己能够逃出来,并不代表着自己的家小也能逃出来。

    “殿下,李璟即将称帝,他若是想要得到天下民心,肯定会善待王妃和郡主的,等殿下在江南登基称帝,派人前来,赎回王妃和郡主就是了。”秦桧看出了赵构对邢夫人的不舍,顿时劝说道。

    赵构虽然年纪不大,但也娶妻生子,王妃邢氏、侧妃田氏、姜氏等等,还有五个女儿。这个赵构也是悲催,女人不少,但是生下来的都是女儿,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也只能说如此了。”赵构想了想,一声长叹,最后咬了咬牙齿,转身就走,面对江山社稷,赵构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舍弃家小。

    “有李璟和种师道拖住金人,三方互相提防,想来不会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来,等王上在江南安定下来之后,再重整旗鼓就是了。”秦桧在一边劝说道:“李璟此人凶狠残暴,中原的百姓绝对不会欢迎此人的,日后王师到来,消灭李璟易如反掌。”

    “但愿如此,走吧!”赵构捏紧了拳头,经过秦桧这么一说,他心中却是充满着希望,自己渴望得到那个位置已经很久了,到现在才发现那个位置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等到了江南,自己就能成为这个江山的主人,一定会奋发图强,击败金人,斩杀李璟。赵构这个时候不由的生出了万丈雄心。

    在韩世忠和张俊的数万兵马的护卫下,赵构从容出了汴京城,朝淮安而去。声势浩大,沿途闻讯而来的官员士绅纷纷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甚至连不少的百姓都加入其中,一起朝江南而去。

    “王上,赵构率领数万大军朝江南而去。”乱军之中,呼延灼忽然飞奔而来,大声喊道。

    “什么,他怎么会有数万大军?”李璟面色一冷,说道:“赵宋在江南还是有些威望的,他手握数万精兵,不久之后,就能收拾江南,对我是一个祸害,传令下去,相差掩护,脱离战场,准备追击赵构。”在他的猜测中,赵构固然会逃往江南,但是身边必定没有多少人马,千余铁骑就能要了对方的性命,所以根本就不在意,只是没有想到,赵构身边居然有数万人马,事情就不妙了。

    “大将军,赵构领军数万朝南方而去。”乱军之中,完颜阇母禀报道。

    “赵构走了?好,好,李璟恐怕是要撤军了。”完颜宗望正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局势,没想到赵构的消息传来,顿时欢喜道:“李璟撤军,种师道也奈何不得我们,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传令下去,放过李璟,进攻种师道,一直打得他撤军为止。”

    只是他虽然聪明,但是种师道也不是笨蛋,当他接到赵构率领大军离去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李璟志在天下,岂会让赵构躲到南方去,李璟的大军肯定会进攻赵构,自己的兵马也绝对不是金人的对手,当下赶紧下令收缩防线,抵御金人的进攻。

    果然,军令刚刚下达,金人就开始对宋军展开了疯狂的进攻,也幸亏种师道下达了命令,这才减少了损失,饶是如此,等到收兵的时候,种师道暗自垂泪,一场大战居然损失兵马五万有余。二十万大军,现在不过十余万人,损失惨重。

    激烈的战争就算是李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但绝对没有想到赵构的逃走,成了战争结束的导火线。自己的队伍已经平安的撤出了战斗,种师道的队伍在一阵厮杀,损失了数万人马之后,也撤出了战斗,金人损失的更多,二十万大军只剩下十四五万人,在两只军队疯狂进攻下,金人不得已也撤出了战场。

    汴京城下一片哀嚎,三方不约而同的派出了军队,打扫大战,大家都知道战争并没有结束,偌大的汴京城吸引着三方的注意。种师道要收复汴京,重新建立大宋威严,而李璟却要占据中原,登基称帝,至于完颜宗翰要消灭整个大宋,成就自己的灭国之战,将汴京城的一切都据为己有。

    汴京城就好像是一个吸铁石一样,将李璟、金人和种师道牢牢的吸在城下,让人惊讶的是城外虽然炮声隆隆,战鼓声震天响起,但是在城内,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外城的金人已经撤的差不多了,完颜宗翰这是准备将所有的金人都拉出来,和李璟决一死战。

    城内的宋人也都活络起来,有的人听说赵构已经南下,而汴京城恐怕老赵家人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一些对赵宋有些感情的人,纷纷从水门出逃,沿着运河,追寻着赵构的踪迹南下。也有一些人逃往四周,当然也有人仍然生活在城中,按照常人一样生活。比如郑居中就是其中之一。

    “父亲,现在城门大开,为什么不离开汴京?”郑多师忍不住询问道。

    “离开汴京?去哪里?”郑居中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眼,说道:“我们郑氏家族好不容易有了今天,为何要离开汴京?难道跟随赵构这个贼子南下不成?”郑居中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说道:“别看那个家伙离开了汴京,但是能不能从李璟手中逃得性命,谁也不知道,你就等着吧!”

    “可是李璟同样是乱臣贼子,现在赵宋已经无力回天,就是赵构在江南重新建立的新的王朝,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回到汴京的,我们不是为金人所俘虏,就是为李璟所得,难道父亲愿意成为李璟的臣子吗?”郑多师有些惊讶的询问道。

    “成为李璟的臣子又能如何,当年我们郑氏同样是效忠李氏的,这么说,我们现在才是帮助李氏夺取皇位而已。”郑居中不在意的说道:“胜者王败者寇,自古都是如此,李璟以前是乱臣贼子,那是因为大宋江山仍在,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李璟这是在篡位,所以是乱臣贼子,现在却是不一样,汴京城已经被攻破,赵宋江山已经灭亡,李璟自然就不是乱臣贼子了。”

    郑多师被自己父亲的一席话所惊呆,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种解释,还真是让他没有想到,一时间站在那里都说不出话来。

    “可是李璟会接纳我们吗?”郑多师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低声询问道。蝼蚁尚且偷生,更不要说人了,郑家家大业大,若是被兵乱所覆灭,那才是最大的可惜,若是能归顺李璟,虽然名声差了一些,但天长日久,谁还记得今日之事呢?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要给出足够多的诚意,他自然会答应的。”郑居中不在意的说道:“李璟占据汴京,首先要做的就是稳定民心,收拾前朝的遗老遗少,让这些人都臣服李璟,李璟恶名在外,非我不能为之。”

    “终南会?关东盟?”郑多师忽然低声询问道。

    “这些人短时间内不会出现的,李璟对这些人还心存忌惮,岂会现在就会出现,恐怕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出现。”郑居中沉默了半响,才低声说道:“李璟戒心很强,是不会允许自己掌控之外的事情发生,关东盟和终南会就是超出了李璟的掌握,可以想象,一旦两者出现,必定会面临李璟疯狂的打击,我们郑家还是不要出面的好。”

    郑多师正待说话,忽然城外一阵霹雳声响起,炮声隆隆,郑家父子面色一变,郑多师忍不住说道:“难道是李璟对金人展开了进攻了,没想到情况到了如此紧急的地步,让李璟连夜进攻了。”

    “不,或许是金人偷袭了种师道。”郑居中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李璟和金人实力相当,数量上还少于金人,两人连夜开战的可能性比较小,唯独是种师道,他的人留在城下,无论是李璟或者是金人都感到忌惮,这个时候金人偷袭他也是有可能的。”

    “若是如此,恐怕种师道就要倒霉了,金人骑兵极为凶猛,晚上种师道若是没有防御,恐怕十几万大军就会崩溃,赵宋失去了种师道,灭亡已经成定局。”郑多师微微叹息道。

    “只有千年的世家,哪里有千年的王朝,自古都是如此,见多了,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郑居中不在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