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八百三十二章 国都
    “王上,这个徐秉哲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当初宋帝准备金银给金人的时候,徐秉哲就曾经大索全城,现在整个汴京城的人恨不得将他给吃了。”艮岳之上,杜兴小心翼翼的跟在李璟身后,禀报着城中官员的情况,说道:“还有一个是吏部尚书王时雍,臣的人已经打听清楚了,对方已经和金人接触了。”

    “啧啧,赵宋还真是无能,敌人打到家门口也就算了,手下的人居然已经投靠了金人。”李璟听了之后顿时啧啧称奇,说道:“对于背叛自己民族的人,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让人出手吧!弃市。至于徐秉哲还要等一等,暂时还要用一下。不能都杀了,不然的话,那些遗老遗少们都会闹事的。”

    “是,臣马上就安排人去办。”杜兴赶紧说道。

    “王上,郑居中大人求见。”艮岳之下,一个老太监小跑了过来,在山下喊道。

    “让他上来吧!”李璟摆了摆手,说道:“这个老东西,恐怕见到机会了,又想进入麒麟阁了。”郑居中老而弥坚,都已经老到这种地步了,还想着权势,这与王璞截然不同,王璞相对于权势而言,更多的还是喜欢读书。

    “世上谁都不能逃过权力二字,郑居中也是如此。”杜兴有所感触的说道。

    “让他上来吧!也好听听他想他想说什么。”李璟不在意的说道。郑居中服侍三朝,见多识广,虽然为人功利了一些,但在为人处世方面,却比麒麟阁的几个人要圆滑的多,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对方的圆滑所导致的。

    郑居中颤巍巍的上了艮岳,朝李璟行了一礼,说道:“王上登高望远,也不招呼老臣前来。”

    “秋天登高望远才是正理,这冬天就不劳烦老大人了。”李璟笑呵呵的说道:“艮岳之上,俯视皇宫,当年赵佶耗费无数民脂民膏才建成了今日的艮岳,啧啧,到现在还没有完工,就是如此模样,也说让人之世人震惊了。”

    艮岳之大难以想象,赵佶为了这个艮岳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钱财,李璟记得,就算是在后世,在这片土地上仍然有艮岳的存在,只是根本不能与现在相比。

    “王上,这汴京城四面皆敌,虽然现在很繁华,但臣认为这个地方绝对不能作为京师所在。”郑居中劝说说道。

    “哦,郑卿有何高见。”李璟没想到郑居中来见自己,不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而是为了京师而来,这倒是让他没有想到,原以为他会为了自己的权势而来。

    “前朝定都汴京是有多方面的缘故,在赵匡胤时代的时候,就曾经想迁都洛阳,可惜的是赵光义为了自己的权势和利益,阻止了这个建议,这才有了今日之祸,汴京四周毫无防守,敌人来攻,必破无疑,想赵宋京师若是放在洛阳或者长安,哪里有今日之事,王上若是想要进攻,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郑居中正容说道:“王上,如今黄河的水位都已经高过京师了,一旦到了雨季,整个京师都会恐慌,每年朝廷都会耗费大力气保护黄河水道,免得京师都被洪水所淹,臣认为这得不偿失。”

    李璟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汴京城所在的地理位置十分尴尬,每年下暴雨的时候,黄河河水暴涨,就会影响整个汴京,随着时间的推移,汴京的水患将会是一个大问题,将京师建在汴京,是一个错误。

    “老大人以为京师应该建在什么地方?”李璟出言询问道。

    “莫过于洛阳。”郑居中想也不想就说道:“洛阳,天下之中,从上古至今有十三朝都立都如此,周围八关守护,易守难攻,人口众多,交通便利,足以为国都。”

    “洛阳。”李璟点了点头,实际上,洛阳也曾经是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列,只是洛阳还是有许多不便的地方,交通便利,但是粮草周转不行,过度依靠漕运,李璟知道实际上,在不久之后,漕运已经荒废了许多,漕运一旦荒废,对沿途的经济将会产生不利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国都,对粮食的依赖性很大,这一点,洛阳还不如汴京。

    “不错,正是洛阳。”郑居中心中欢喜,他认为李璟最终必定会选择洛阳,一方面太原不适合为都,而他知道长安城虽然建了宫殿,但仅仅只是一个太极宫,根本不算皇宫,至于汴京,他认为李璟不会选择这个随时都会被水淹的城池。

    “此事以后再做计较,现在天下还没有平静,选择什么地方都不好。”李璟看着眼前的汴京城,巍峨的皇城气势恢宏,虽然外城有些残破,但是暂时作为一个国都还是可以的,当下说道:“传旨太原、长安,暂时将将京师迁到汴京来吧!变成如此繁华,皇宫都是现成的,暂时就居住在这里,等过上一段时间再说。本王坐镇汴京,无论是督导进攻金人,或者是南下攻赵构,都方便的很。”李璟并不想着现在就定下国都,最起码现在还不行,一旦定下了国都,就意味着要兴建宫殿,需要大量的钱财,眼下李璟还承担不起这样的钱财,只能是占据赵宋的皇宫,将就着用一下了,索性的,赵宋的皇宫大的很,地处交通要道,也方便的很。

    “是。”郑居中虽然心有不满,但却没有说话,索性的是,李璟只是暂时居住在汴京,至于以后或许还有机会回到洛阳。

    “下去传旨吧!”李璟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来,声音也变的柔和了许多。

    “臣遵旨。”郑居中老脸顿时出现一丝笑容,缓缓的退了下去。

    望着郑居中的背影,李璟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对黑暗处说道:“派人去查查郑居中背后是谁,为什么会关注国都之事。”世上本身就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郑居中这个时候关注国都,显然是一件诡异的事情,李璟要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