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九百零二章 京观
    李璟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杀来了,当细封修和细封月影看见李璟的时候,近卫军已经杀入乱军之中,这些乱军并非真正的军队,甚至有些人还是刚刚从普通百姓转变过来的,手上拿着粗糙的兵器,如何能和精锐骑兵碰撞,尤其是等到玄甲铁骑进攻的时候,更显示出是乌合之众。

    细封修看着李璟冲入大军时期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征召过来的军队,在李璟面前,没有任何抵挡的机会,更不要说,对方手中的军队明显是不止万人。

    “李璟怎么会杀出来?他的部下已经杀人无数,整个西夏都在反对,他这个时候还在杀戮,难道想将整个西夏都送入地狱,让李璟再也不可能成为西夏的主人吗?”细封修听着战场上的惨叫声,俊脸上一阵苍白,刚才的猖狂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猛然发现,面对李璟,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对方的强大,让他感到一阵窒息。

    “因为他是皇帝,你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皇帝的尊严,面前无论是谁,最后都会被李璟的铁骑所碾碎。你的部下只是一个笑话。”西风月影望着乱军之中那雄壮的身影,手中的方天画戟闪烁着寒光,凡是抵挡在他面前的敌人,尽数为对方所击杀,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快走,他已经杀出整个战场,马上就要面对我们的了。”细封月影忽然失声惊叫起来,李璟的铁骑已经从东面杀到了西面,万余乱军没有抵挡住李璟的步伐,火红色的战马冲出了最后一道人墙,甚至她隐隐的发现,李璟的目光望着自己一眼,让她面色惶恐,大声说道:“他已经发现我们了,赶紧走,我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能给我们细封氏带来祸害。”

    细封修这个时候早就害怕了,他见过西夏大军的强势,原以为西夏大军已经很厉害了,但现在再看见近卫军的时候,才知道西夏大军并不算什么,在他上面还有近卫军,那些沙盗们已经开始四处逃跑了,他们当中有些人只是为了钱财,为了掠夺更多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这个时候李璟的强势进攻,杀的这些家伙人仰马翻,谁还敢留在这里和李璟拼命,纷纷逃窜。

    “追上去,杀了他们。”李璟冷冷的望着远处的细封修等人,调转马头,再次杀入乱军之中,细封修的来历他迟早会知道的,现在要干的事情就是杀光眼前这些叛贼,然后再找对方算账。

    “赶紧回去,李璟是不会放过我们的。”细封月影还是一个很明事理的人,她恶狠狠的瞪了自己哥哥一眼,转身就朝细封氏的驻地飞奔而去,她要将整个事件发生的情况告诉细封豪,等候细封豪的处置,李璟亲自来到西夏,不仅仅是决定了西夏的命运,更是决定着细封氏的命运,细封氏是直面抗争,还是臣服于东方这个强大的人,那都是细封豪自己决定。

    至于细封修也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闯祸了,见妹妹跑走,也不敢停留,领着手下的骑兵紧随其后,很快就消失在战场上。

    战斗并没有出乎众人的意料,聚集在星星峡的叛贼很快就被李璟所击败,俘虏的都有千余人之多,被李大牛等人押着,跪在关前,等候李璟的处置。

    “陛下,一千二百三十八名叛贼已经聚集完毕,请陛下示下。”武松声音洪亮,战袍上还有鲜血,这些都是敌人的,他的戒刀上鲜血并没有流干净,身上还有残余的煞气,等候着李璟的命令。

    “杀,都是了,斩首筑成京观,就放在星星峡前,震慑敌人。”李璟扫了跪在面前的一千两百多人,眉宇抖动,一个轻飘飘的“杀”字就冒了出来,众将面色一变。

    征战疆场,斩杀无数,但双方交战都是如此,可是像眼前这样,千余人跪在战场上,任由士兵将其斩杀,这是何等壮观,又是何等残忍。众将本身杀人无数,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也是很少见的。可以想像,一个千余人组成的京观是何等的骇人。

    “陛下,京观骇人而残暴,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有损陛下贤明,如今西夏如同干柴,我大唐就是在干柴之上,陛下杀了这么多的人,西夏人知道之后,肯定会被我大唐产生不好的印象,陛下,臣以为不如暂时缓和一下,将这些人都送到中原当苦力也好。”赵鼎看的分明,忍不住劝说道。

    “不,都杀了,不杀了这些人,如何让人害怕,让整个西夏人害怕。”李璟摇摇头说道:“杀的人多了,这些人就害怕了,至于以后,百姓们很快就会忘记我们的杀戮。”

    “陛下说的有道理,这些西夏人最崇拜的就是强者,赵大人,先将这些家伙都杀了,看看这些西夏人可愿意臣服,若是不臣服,直接杀到兴庆府去。”李大牛冷哼哼的说道:“中原人口众多,许多人都没有土地种,将这些人都杀了,想必就有土地耕种了。”

    赵鼎面色一愣,紧跟着一阵发白,死死的望着李大牛,这个家伙真是没脑子,居然说出这样的混账话来,传扬出去,恐怕整个西夏都会为之沸腾,那些西夏百姓恐怕再也不会支持李璟了。

    “杀的人多了,也就让人害怕了,赵大人,时间会让人忘记这一切的。面对眼下这种情况,只能是让西夏人记住我李璟的凶狠和残暴,让他们老老实实的臣服于朕,才能保住性命。至于其他的仁义,就让他们见鬼去吧!依靠礼仪,你认为朕需要多久才能征服西夏?一年或者两三年,甚至更多?朕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只有将这些家伙都杀怕了,才有精力做其他的事情。”李璟?摇摇头说道。

    “臣明白了。”赵鼎面有苦涩,低声说道。

    “行刑。”远处的武松接到李璟的命令,立刻下令士兵放箭,一阵阵惨叫声传来,鲜血瞬间沾染了大地,将星星峡前都染成了红色。战场上,大唐士兵面色平静,只是心底深处隐隐传来一阵暴躁。

    很快,一颗颗首级被砍了下来,筑成了京观,摆放在星星峡前,李璟的嗜杀名声也随之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