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九百零八章 战机
    “臣李乔(伯颜)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营前,十几万将士纷纷拜倒在地,山呼万岁,声震如野,直上云霄,端显士气高昂,不得不说,李璟的到来,挽救了正在下降的士气。

    随着西夏各地反抗声越来越大,虽然有伯颜护卫粮草,但是粮道还是受到了影响,李乔为了维持十几万大军的需要,抢掠周围的百姓粮草也就成了常态,只是民间的储粮也是有限度的,军中的粮草十分不足,李璟若是再不来的话,粮草也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堂堂的武安侯居然被西夏人挡在克夷门外三个月之久,倒是让朕没有想到啊!”大帐之中,闻着账外传来的一阵阵香气,李璟笑呵呵的说道:“若不是伯颜将军的十万骑兵,恐怕朕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武安侯的尸体了。”

    “臣无能,让陛下担心了。”李乔面色微红,克夷门防守极为严密,不管是驱使西夏百姓强行进攻,或者是李唐大军进攻,收效都甚微,加上数月的盘剥,周围的西夏百姓早就不满李乔了,骚扰粮道者也不知道有多少。

    “你知道你这次错在什么地方吗?就是不够狠!”李璟恶狠狠的说道:“骑兵在你手中,你若是将周围的城池尽数攻下,尽数斩杀,整个西夏听到你李乔的名字就吓的颤抖,当你李乔的旗号到的是时候,摆在敌人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打开城门投降,留的性命,要么就是全城都被诛杀,一个活口也不留。朕册封你为武安侯,就是想让做一个白起一样的军神,在中原,你尚且下得了手,可是在西夏,却没有这个胆子了?”

    “臣惶恐,还请陛下责罚。”李乔面色涨的通红,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请罪。

    “这个大将军的位置你是不能做了,做一个宗正吧!刚好李霄勾结嵬名高野,已经被朕杀了,这个宗正位置正好让你来做。”李璟显得十分平静。

    李乔面色一愣,最后赶紧说道:“臣遵旨。”从掌握十几万大军的大将军到没有实权,却有声望的宗正,到底是升官或者是降职,这其中的滋味只有李乔自己知道。

    “走,去见见这个克夷门,看看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难打。”李璟处置完李乔之后,就招呼众人时候道:“朕听说驻守克夷门的人叫做籍辣思义,倒是有点本事,面对自己人还下的了手,如此射杀西夏人,恐怕他也要受到非议吧!兴庆府的暗卫可有消息传来?”李璟招呼杜兴说道:“你们暗卫的人就没有在兴庆府中散布谣言,看看能不能借西夏人手除掉籍辣思义?”

    “陛下,西夏人极为团结,兴庆府虽然有其他的声音,但是总体来说,籍辣思义还是占据了上风,毕竟对方有兵马在手,李仁爱这个家伙虽然年幼,但也分得清楚是非。朝中虽然有些非议,但并没有对籍辣思义动手。”李乔苦笑道。这些手段他也曾经用过,只是效果并不大。

    “走吧!”李璟出了大帐,众将跟随左右,径自朝不远处的克夷门而去。

    籍辣思义和嵬名承景等人早就注意到李璟的到来,等到对面大营上升起了金边血龙剑盾旗的时候,就知道李璟真的来了,两人脸上顿时闪烁着一丝忧色。

    “国事艰难,如何是好?”嵬名承景这个时候已经熄了夺取皇位之心了,不仅仅是李璟亲自领军杀来,在背后,在西方,李璟麾下大将耶律大石亲自率领回鹘等各族联军,大约有十万之众,浩浩荡荡的朝兴庆府杀来,就算自己在这边已经抵挡住了李璟,但是背后的人能抵挡住耶律大石的进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尽人事听天命而已。”籍辣思义望着逐渐靠近的金边血龙剑盾旗,脸上的疲惫之色一闪而过,低声叹息了一声。

    以前他还是有信心将李唐大军挡在克夷门之外,但是现在却没有这个把握了,耶律大石的兵马距离兴庆府并不远了,西北的西夏大军并不是耶律大石的对手,当然这也是因为嵬名承景将西夏大部分力量都抽调到东线来的缘故,而耶律大石手下还有一个萧合达,此人在西夏多年,已经深知西夏的虚实,经常避实击虚,将西夏西线搅的一大糊涂,使得耶律大石长驱直入。

    “那就死死的盯住克夷门,李璟身为帝王,却比部下后进入兴庆府,我看他还有什么面目面对部下将军。”嵬名承景咬牙切齿的说道。

    “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籍辣思义摇摇头说道:“李璟比李乔更加难对付,更加的冷酷,更加的残暴。李乔还会顾忌中原的文人,但是李璟不会,帝王一怒,流血千里。李璟若是想要拿下克夷门,他是不会顾忌我西夏人死活的。”

    嵬名承景正待反对,却见远处黑压压的走来许多人,在这些人身后,无数黑色身影缓缓而来,朝克夷门杀了过来。

    “一来就发起冲锋,真是残暴。”籍辣思义见状,心中一阵苦笑,这个李璟连休息的时间都不给,直接下令进攻。

    “大夏百姓若是这样下去,恐怕都要被我们射杀了,就算是成功的守住了克夷门又如何?死去的大夏百姓是不会原谅我们的。”嵬名承景面色阴沉,他望着远处的悬崖,那个地方也不知道葬送了多少西夏百姓的尸体,每次进攻之后,李唐大军都将这些战死百姓尸体丢入峡谷之中,倒入火油,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到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埋葬在峡谷之中,嵬名承景都已经麻木了,恨不得眼前的战争尽快结束。不光是嵬名承景,就是身边的西夏士兵也都麻木了,只是麻木的张弓搭箭,将手中的利箭射向自己的袍泽,耳边听着一阵阵惨叫声和怒骂声,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打仗打到现在,敌人已经麻木了,他们需要解脱。”李璟放下手中的千里镜笑道:“这正好是我们的机会,诸位将军,现在该是你们进攻的时候,看着前面的山岭没有,敌人已经麻木了,恨不得现在要与我们决战,今夜的时候,大军立刻进攻,必定能够攻下克夷门。哈哈,这还是宗正的功劳,若不是长时间的进攻,造成敌人精神紧张,我们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