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再分兵
    大帐之中,岳飞已经很久都没有说话了,张宪、牛皋等人不敢打扰岳飞,就算是他们也没有想到,精兵强将驻守的福州居然一夜之间就丢失了,敌将吕师囊率领精锐五千人,攻陷福州,福州军五千人投降,若这一些还可以理解,但是福州水师投降,彻底的打乱了岳飞的部署。

    五千水师,战船数百艘顺着大海而下,不仅仅沿海一带的城池都会被吕师囊所进攻,更重要的是方百花,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通过水师战船,离开江南,甚至可以前往鲁地登陆,进入汴京都可以。这个时候,岳飞知道自己企图将方百花留在江南的计划恐怕是破产了。

    “大哥,福州既然失守,方百花离开江南的机会就打了许多,我们大军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处,不如领军北上,进攻江北就是了。”张宪看的分明,忍不住出言说道。

    “是啊!是啊!这江南到处是密林,将士们根本就不熟悉这个地方,不如离开这里,反正方百花夺取了福州,甚至连水师战船都有了,想离开江南也轻松的很,不如进攻江北,多杀几个唐军,也能立下功劳。”牛皋忍不住说道。

    “若是其他人或许可以,但是我却不行,陛下对我信任有加,让我来对付方百花,就是让我解决方百花的,现在不仅仅没有杀了方百花,更是丢了福州,传到朝中,那如何了得。”岳飞长叹了一声说道。

    “一万多人还被吕师囊偷袭了福州,连水师战船都被敌人夺走,这与大哥有什么关系,是他尉迟平无能,怎么可能怪到大哥身上呢?”张宪忍不住说道。

    “固然是如此,不要忘记了,在这之前,我曾经让福州派遣一支军队前来参与围剿方百花的战争,若是传扬到朝廷中去,朝廷中人将会如此看待我?”岳飞苦笑道。吕师囊一路骚扰自己,原本他认为,吕师囊是为了迟滞自己的行军速度,所以才会让福州方面派出自己的福州军,只是没有想到,吕师囊的队伍就趁机进攻了福州,真的要认真说起来,岳飞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大哥,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张宪心中也有一丝着急,忍不住询问道。

    “无论是谁,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方百花,只要将方百花生擒活捉,就算是将其杀了,就算是有天大的罪过,皇帝陛下也只是会奖赏我的。”岳飞笑道:“吕师囊为什么会进攻福州,就是为了夺取福州水师的战船,甚至是用来逼我夺回福州,为方百花赢得时间,只要我们杀了方百花,他的一番算计就没有任何用处。”

    岳飞这是抓住了主要的矛盾,就是方百花,他知道只要杀了方百花,一切事情都好说,吕师囊也好,或者是方豹也好,都是多大用处的。

    “大哥说的极是,只要我们死死的抓住了方百花,吕师囊就算是肆虐了沿海城池又能如何,方百花被杀,李璟必定会怪罪他护驾不力,他也绝了投奔李璟的念头,最后还是会被我们所杀。”张宪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所以,我们只要追杀方百花就可以了,其他的一切都尽数放弃。”岳飞也在眼前迷雾中寻找到自己的目标,心情好了许多,当下站起身来,说道:“传令三军,继续追杀方百花,无论是吕师囊也好,或者是方豹也好,无论周围哪座城池被攻破也好,都不要理会,大军向南,一直杀了方百花为止。”

    “是。”张宪等人脸上顿时露出喜色,福州的失陷,让众将心中担心,现在有了岳飞的话,众将也等于拨开可眼前的迷雾,当下率领大军继续追杀方百花。

    方百花也同时接到了吕师囊夺取福州的消息,不过,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得知岳飞马不停蹄,率领大军朝自己杀来的消息,瞬间就明白岳飞心中所想。

    “岳飞看样子将吕将军的威胁放在一边,他的目标是我。”方百花召集众将,说道:“我准备和老弱分开,率领五千精锐继续南下,其余的人立刻朝东前进,派人联系吕师囊,用水师战船接应老弱前往流求,等我这边将岳飞引开之后,再在广州和吕将军、方将军等人会合。”

    娄敏中面色一愣,最后只能是点了点头,说道:“公主所言甚是,只是公主只是率领五千兵马护卫左右还是少了一些,岳飞这次主要的目标就是公主,虽然我们都是老弱,但臣听说岳飞此人爱民如子,想来不会与我们为难的,公主不如多带一些兵马护卫,这样就会安全许多。”众将纷纷出言,虽然大家都知道方百花带领更多的人马,就意味着自己等人安全受到影响。

    但是方百花是谁,是李璟的妃子,若是方百花出了问题,李璟岂会放过这些人,自己等人就算到了流求,又能支撑多长时间呢!

    “我引精锐,岳飞想要追上我,反而没那么容易。”方百花听说吕师囊拿下福州,夺取福州水师战船之后,顿时放下心来,她有足够的把握能让身边的老弱安全的撤望流求。

    “姑姑,我和姑姑一块去。”方天定望着方百花说道。

    “不,你和娄大人跟随老弱行动,快些前往流求,这样我也放心了许多,我有五千精锐,岳飞不见得能追上我的,更不要说,我身边还有暗卫,暗卫一定会帮助我逃脱岳飞的追杀的。”方百花看了一眼娄敏中,说道:“娄大人,天定交给你了。相信天定进入流求之后,陛下也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多有照顾的,但是流求自古都是中原的领土,天定年轻福薄,能为一个侯爵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我方家不奢求太多。娄大人可明白?”方百花盯着娄敏中,目光闪烁。

    “臣明白。”娄敏中不敢怠慢,连连点头,他知道方百花此举实际上是在托孤,生怕自己万一被岳飞所杀,所以才会让方天定跟随娄敏中向东前进,趁机让吕师囊接应。

    “如此甚好。准备一下,就向东前进吧!”方百花看着一边的方天定,摸着他的脑袋说道:“天定,一路上一定要听从娄大人的话,到了流求之后,立刻和陛下联系,若,若姑姑有什么意外,你也不必伤心,相信陛下一定会妥善安排的。”方百花说到最后,心中一阵悲苦,将方天定抱在怀里,凤目中含泪。

    “姑姑。”方天定好像有所感觉一样,失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