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保举
    无论谁也没有想到,不过是两个纨绔子弟的斗殴,最后却是闹的沸沸扬扬,整个汴京城都在议论此事。

    一个毫无背景的国子监书生居然敢告一个二品大员和一个三品大员的后代,这下惊呆了世人,而汴京府尹王穆也变的坐蜡。

    政事堂中,李甫身上穿着茶色五爪龙袍,赵鼎也坐在一边,李甫看着眼前的王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汴京城中的风言风语他也是听的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外戚一脸的苦涩,一个面对的是国公、麒麟阁行走,一个是侯爵,更是皇帝陛下信任臣子,王穆虽然是外戚,但也不好处理此事。

    “不过打架斗殴而已,这样的小事,难道就这样难以处理?”李甫有些好奇的询问道:“有朝廷律法在,王大人很为难吗?”

    “虽然有朝廷的律法在,审判此事并不困难,困难就困难在说情的人太多,郑大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郑大人的亲朋好友太多。”王穆忍不住苦笑道:“而且他们有些证据说明,那个国子监学生实际上也参与了斗殴,并不是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被两人误伤。下官找不到任何证据。”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面有人对你施压?”李甫目光闪烁,正容说道:“朝廷律法在此,谁敢肆意妄为?”

    “郡王也知道,下官虽然是三品大员,可是在汴京城中,下官这个官又算什么呢?”王穆苦笑道:“随便一个纨绔子弟,都能耀武扬威,连衙役都敢殴打,也就是下官还有一个女儿,否则的话,恐怕下官连两位公子的面都见不到。”

    “我听说曹大人还是很和善的,任由你们将他们的儿子关入大牢。”李甫笑呵呵的说道。

    “正是如此。”王穆赶紧说道:“但像曹大人这样高风亮节的却是很少。”

    “好吧,这件事情本官知道了,处理一两个纨绔子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背后所牵扯到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李甫想了想,摆摆手,对王穆说道:“你先回去,此事本官一定禀报天子,请天子处置此事。”

    “谢大人。”王穆顿时露出喜色,赶紧退了下去。

    “王穆的话,你怎么看?”等王穆走后,李甫看着赵鼎询问道。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王穆可不是为了这么小小的案件来的。堂堂的汴京府尹,想要处置这么小的案件,却引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人明里暗里施压,王爷难道不感到好奇吗?”赵鼎摇摇头说道。

    “是啊!但是王穆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汴京城是何等之大,每天也不知道会发生多少事情,汴京城中的权贵是何等之多,现在不过是开国之初,权贵并不多,但是等上十几年之后呢?陛下还要继续征战天下,日后还会有更多的勋贵,三品大员算什么,弄不好从宣德楼上扔一块砖下来,都能砸中一个三品大员,任何小的案件都会引出一个勋贵来,若是汴京府尹没有任何地位,如何能行?”李甫想了想说道。

    “王爷这边同意了,但是陛下那边?陛下可是在畅春园看着呢?”赵鼎迟疑了起来,李璟这个时候躲在畅春园,到底是沉迷于美色之中,还是看着城中的一切,没有人知道。

    “军机处和兵部这几天核算出来的封赏和抚恤出来了吗?户部那边可有什么说的?曹璟这段时间可是按时当差?”李甫并没有回答赵鼎的话,而是询问其他的问题。

    “军机处和兵部已经核算出来了,户部那边也开始拨发钱粮,只是数额比较大,户部那边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曹璟这几天吃住都在户部。”赵鼎赶紧说道。

    “说实在的,若不是曹璟出身不行,我倒是赞成他入麒麟阁,就算是成不了大学士,也能做一个行走,毕竟是干事的人。”李甫微微叹息道。

    “王爷这句话若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一片哗然了。”赵鼎苦笑道:“不管怎样,曹璟这次想入麒麟阁是没希望了,子不教父之过,曹璟管教不严,如何能入麒麟阁,处理国事?”

    “那郑居中呢?”李甫又询问道。

    “事情发生之后,汴京城衙役前往捉拿郑光桥,郑光桥反抗,可是郑老大人却让人押送着自己的孙子前往汴京府衙,这算是什么?大义灭亲啊!”赵鼎苦笑道:“这双方比较,高下立见啊!”

    “是啊!高下立见啊!就是我都十分佩服。”李甫笑呵呵的说道,只是他目光闪烁,隐隐有一丝冰冷。他原本就是一个智者,一开始或许没有注意到,但是事情到现在,他也隐隐的感觉到什么,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愤怒。

    “是啊!到底是能在前朝当过宰相的人,这一手,恐怕连你我都做不到。”赵鼎也明白其中的缘故,虽然感到惊讶,但不佩服。

    “瞒得过普通人,但如何能瞒得过陛下呢?陛下不想见两个人,这就是态度。可惜的是,郑居中被权力和地位迷昏了头脑,却不知道皇帝陛下不喜欢阴谋家,喜欢的是干事实的人。”李甫摇摇头,看了赵鼎一眼,苦笑道:“若不是我出身李氏宗族,宁愿守着这个麒麟阁大学士的位置,只是既然成了郡王,这个大学士的位置就不能呆了,在最后,这个恶人还是由我来做吧!”

    “王爷,您这是何苦呢?一旦此事传出去,王爷如何在士林中立足呢?”赵鼎忍不住劝说道。

    “我要是能在士林中立足,陛下那边岂会饶了我?”李甫摇摇头,说道:“我本身就没有立下什么功劳,因为陛下的信任,才做了政事堂首辅的位置,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站出来,帮助陛下完成这个心愿。实际上,曹璟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自家儿子身陷大牢,他没有去关心挂念,反而首先处理朝中大事,先公后私,这一点比其他人要好的多。就冲着这一点,我也要保他。”

    “王爷如此,下官岂能落后,不如你我现在就去见陛下。”赵鼎忍不住拍手说道。仔细想来,还真的像李甫所说的那样,曹璟出身不好,但能干事,让这样的人进来,最起码不用担心背后有人算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