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零四十章 士子之争
    朱雀大街上,战马声响起,繁华的大街上,就见一个又一个将军出现在闹市上,周围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将军们在这个时候出现,分明是有大战将起的模样。

    一处酒楼之上,叶、李易等人临窗而坐,看着留下的将军们纷纷朝皇宫而去,李易忍不住叹息道:“大唐将军们闻战而喜,听说校场上那些士兵每日都在抓紧训练,与南宋不一样啊!”

    “南宋偏安一隅,迟早会被大唐所灭,看看大唐,气象万千,岂是南宋这个落魄的朝廷可以比拟的。上次陛下南征,赵构连抵抗都不敢,自己逃入大海之中,若不是金人在背后出手,恐怕陛下已经解决了南宋了。”叶虽然出身江南,但从心里就瞧不上南宋,否则的话,也不会从江南偷偷的来到江北参加科举了。

    “只是不知道皇帝陛下何时出兵,若是现在出兵,恐怕就不能参加殿试了,传闻陛下自从占据河东路以来,每次科举都没有参加过,这次不知道如何?”叶身边的还有陈超忍不住叹息道:“今年这科举与以前不一样,毕竟陛下已经掌控大半个天下,除掉残暴的金人,天下的士子都会云集在汴京,陛下这个时候出征恐怕有些不妥。”

    “军情紧急,就算出征也没有什么,当朝有那么多的大学士在,朝中大事基本上都是政事堂决定,除非有军国重事才会禀报天子。”叶摇摇头,说道:“抡才大典固然很重要,但只要做到公平公正,实际上也差不多。”

    “叶兄说的轻巧,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叶兄紧闭房门,一心读书,恐怕还不知道如今这汴京城中的变化吧!有的人可不希望我们的到来,多一个人,就等于少了一次机会啊!”李易忽然摇头说道:“近日市井中有留言,我们是南宋派来的探子,虽然出游江北,但是心思却是在江南,等到我们身居高位,就会为江南效力。”

    “哼,等到我们身居高位的时候,恐怕南宋在不在都不知道,这是何人散布留言,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学识不如我等,故而言之吧!”叶面色微微一变,若真是有这种言语,并且在市面上还占据上风的话,会影响到众人的科举了。

    “要知道朝中诸公都是江北人,或者是太原从龙之臣,今年的科举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大部分都是从太原学府所出,今年有更多的人来自五湖四海,想要做到公正公平,很难。”李易也出言说道:“陛下虽然采取各种手段,但仍然难以保证科举的严厉。”

    “哼,若这次科举考试尽数录取的是江北,乃是河东路人,我们也就回江南参加科举,日后就算大唐夺取了天下,相信对我们这些士子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甚至还会受到优待。”一个士子笑呵呵的说道。任何时代,读书人都是受到优待的。

    “哼,我就说你们这些江南士子果然心怀叵测。”那个士子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一阵冷笑声。

    “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兄台如此污蔑我等,难道也是受了圣人教诲吗?”叶望着对面的白衣书生,见他长身玉立,身着白衣,风采不凡,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惭愧,而是正容说道。

    “在下张启方,凤翔眉县人。”张启方面带笑容,拱手说道。虽然刚才讥讽了众人一下,但这个时候,却宛若春风化雨一样,彬彬有礼,待人真诚。

    “凤翔眉县人?”李易面色一愣,忍不住站起身来,拱手说道:“不知道兄台和横渠先生如何称呼?”李易口中的横渠先生指的是关学学派创始人,张载张横渠,被世人尊称为张子,在士林之中,享有很高的声望。

    “正是先祖。”张启方很得意的说道。张载的名声很响,关中一带也不知道多少读书人都曾是他的学生,就算是在太原学府也是不少读书人师承张载。张启方有足够的资格得到众人的尊敬。

    “我等敬的是张子先生,而不是兄台,兄台虽然生的好皮囊,但不知道学问比张子先生如何?”一个刺耳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众人望去,却见一边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又是何人?为何要帮着这些南宋学子?”张启方听着对方的口音,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难道你也是南宋的学子?”

    “在下吉州庐陵胡铨。”年轻人拱手说道:“陛下胸襟万丈,有吞吐宇宙之机,天下之大都是陛下的臣民,就算现在江南为南宋所占据,但南宋偏安一隅,如何能与我大唐相比较,迟早陛下会统一天下,这些同窗都是陛下的臣子,至于刚才那位兄台的言语,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若真的愿意成为南宋的臣子,何必千里迢迢来汴京参加科举呢?”

    “哼哼,虽然是随口说说,但说出来也正是他心里话。”张启方不悦的看了胡铨一眼,慢悠悠的说道:“既然是从南面来的人,就应该老实一些,这里可不是什么临安,这是汴京,是我大唐的国都。大唐和不是偏安一隅的南宋。”

    “大唐容纳万方,雄踞天下,乃是我汉人的正统所在,所有的汉家读书人都是大唐的希望,我等前来参加科举,已经在礼部报名,得到陛下的许可,大家以才论高低,而不是以出身论高低,若是如此,你就凭借你的身份就能成为状元,又何必参加科举呢?”胡铨不屑的说道。

    “你。”张启方面色一冷,最后冷笑道:“都说南宋人打仗不行,这嘴皮子利索的很,只是不知道,在考场上是不是和自己的嘴巴一样厉害。”

    “试试看就知道了。只是到时候不要靠着你是江北人就推翻朝廷的科举结果。”胡铨更加不屑了。

    “哼,那就在科考场上见了,看看是你们江南士子厉害,还是我江北士子威风。”张启方面色微红,扫了众人一眼,冷哼哼的领着身边的朋友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