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玩弄天下于鼓掌之上
    黑夜之中,板桥镇已经没入黑暗之中,因为有大军在镇中巡视,整个镇子都没有一点声音,偶尔传来也只是犬吠之声。

    吕师囊率领大军驻扎在板桥镇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整个镇子上的客栈都已经住满来往的商旅,只是无人敢在这个时候说什么,更不要说闹事了,凡是闹事的人都被关入军营,至于遭遇了什么样的待遇,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众人再也不敢闹事,就算是心中生出无限恐惧,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干任何事情来。顶多就是聚集在酒楼之中,相互谈论一番,发一发牢骚。

    半夜的时候,忽然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一阵阵山崩海啸声传来,整个板桥镇都给震动了,一些酒楼上开始点燃了烛火,有的人打开窗户望着远处,这些商旅走南闯北,自然知道这样的动静是什么来了,有大量的骑兵飞奔而来。

    什么时候胶东以东的地方有大量的骑兵赶来,再联想吕师囊的数万大军,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恐怕大唐要用兵,而且是通过板桥镇来用兵。

    “末将吕师囊拜见大将军。”黑暗之中,一道道火光冲霄而起,吕师囊率领大军早就准备妥当,一见镇外有骑兵飞奔而来,就知道李璟前来。只是他并没有称臣,而是称末将。

    “传令下去,上船,所有将士立刻上船,沿着大海,向南进军,杀入江南,直捣南宋京师临安,将赵构生擒活捉。”一个声音传入夜空。

    “是。”吕师囊心中虽然惊讶,但仍然应了下来,水师杀到板桥镇,就算是他也不知道李璟的行军方向,这个时候才得到李璟的命令并不感到奇怪。

    “居然在海路进攻江南,真是好大的胆子。”旁边的酒楼之中,中年人面色大变。现在李璟兵分四路讨伐金人,声势浩大,谁也不会想到,李璟居然派出一只军队,从海路出发,直接杀入临安,直捣要害,但若真的成功了,将会改变天下。

    只是两线作战,大唐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吗?中年人感到怀疑,这几天他都在观察着吕师囊这支军队,发现这些军队训练极为辛苦,堪称精锐。

    “金边?是李璟?”这个时候,一道金光一闪而没,中年人猛然之间面色大变,他看家了一面金边血龙剑盾旗,心中顿时翻起了滔天巨浪。大唐王朝将军出征为银边血龙剑盾旗,比如吕师囊当初来到板桥镇悬挂的就是银边剑盾旗,而这金边剑盾旗,普天之下,也只有李璟才能用。也就是说,来到板桥镇的不是别人,正是李璟自己。

    “不好,李璟还真的会南下?莫非四路大军都是幌子,李璟真正进攻的还是我大宋?”中年人顿时额头上流出冷汗来,仔细想想,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的,巴蜀之地有李乔亲率大军,然后就是林冲、韩世忠、呼延灼等人,李璟若是真的率领大军大军杀出来,直接进攻江南,失去建炎帝的南宋,哪里能抵挡李璟的进攻。

    “不行,得将此事告诉万俟大人。”中年人神情慌乱,他丝毫不相信李璟是故意骗的。第一李璟本身就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声东击西的事情经常干;第二就是他自信在板桥镇,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就算是李璟也是如此。

    码头上,早就火光冲天,李璟身上披着黑色大氅,吕师囊紧随其后,身后的骑兵纷纷出动,在李敢的带领下上了战船。

    “陛下,臣这次带来了精锐军队四万人,加上陛下的三万近卫军,就是七万人,若是杀到临安,绝对能将赵构生擒活捉。”吕师囊很有信心的说道。

    “谁说我们是去江南的,我们是北伐,直接杀入幽州,航线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李璟拍了拍手,就见一个内侍从怀里取出一张航海图来,递给吕师囊说道:“这张航海图可是耗费了大量时间和暗卫数十条人命才换来的,不能丢失了。眼下是六月,起的是东南风,我等这个时候北上,顺风而行,从板桥镇到海河河口不过十天的路程,杀入海河河口之后,火速杀入武清,这个时候幽州想必还没有准备,幽州轻松可下,进可攻,退可守。向西接应伯颜大军,向南直接杀入完颜宗翰的后路。”

    “陛下,陛下计策天马行空,非臣能知道的。”吕师囊这个时候才知道李璟心之大,耗费如此大的力气,用四路大军北伐,最后真正的杀手锏并不是四路之中的一路,而是自己,直接杀入金人的心脏,相信这个时候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在这之前,朕已经在鲁地演了一出戏,让金人认为朕没有出征,现在在这里再演出一次,让南宋认为朕的最终目标是临安,也让金人确定朕不会北上,十天之后,就是我们必杀一击。”李璟拍着吕师囊的肩膀说道。

    “陛下是说这板桥镇中还有南宋的风波亭密探?”吕师囊忍不住说道。

    “那是自然,青阳侯不会认为当初刘光世走后,在鲁地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吧!”黑暗之中,走出了暗卫指挥使杜兴的身影。他朝李璟行礼说道:“陛下,臣已经查探清楚了,镇中三水酒楼就是风波亭密探的巢穴,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臣等并没有动他。”

    “很好,现在动了他,朕如何让金人上当,如何让赵构上当。虚虚实实,将天下玩弄于鼓掌之上,这才有趣。”李璟忍不住笑道。

    吕师囊脸上却是一阵苦笑,能有如此气魄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李璟才能做到了。

    “传令下去,开船。”李璟望着身后的板桥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很想看到明日之后天下人的反应。这次他要给天下人一个惊喜。

    无数战船逐渐驶向茫茫大海,谁也不知道庞大的水师战船去了什么地方,只知道第二天清晨,数只信鸽朝四面八方飞去,隐隐有几支人马也出了板桥镇,朝四面八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