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陷害
    熊公公在甲班上走来走去,面色涨的通红,嘴巴里更是咒骂着岳飞,原以为这个时候岳飞已经离开了襄阳,张俊前往襄阳,顺手接管岳家军,岳家军上下就算是有反对的,也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岳飞并没有离开岳家军,张俊这个时候前往,就有些尴尬了,拥有岳飞的岳家军是不会理睬张俊的,这让张俊如何是好。

    倒是张俊自己,静静的站在甲板上,面色平静,从即将掌控岳家军,到现在,岳飞仍然在襄阳,掌控岳家军成为一句空话之后,张俊经历了从天上到地下的变化,让他很惊讶的是,他猛然之间发现自己并不怨恨岳飞,甚至还为岳飞的举动感到一丝庆幸。

    “张将军,若是此刻你前往襄阳,能够接管岳家军?”熊公公望见一边的张俊,抱着侥幸的心里询问道。他可不想自己这次差事失败,想凭借张俊的手段接管岳家军,强行将岳飞送到行在。

    张俊摇摇头,说道:“公公太高看末将了,且不说岳飞在军中威望甚高,那岳家军就是岳飞自己亲手组建的,张宪、董先等人不是他的乡党,就是他的生死之交,都是听从岳飞的命令的,想要从这些人手中夺取军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张俊还没有自大到自己能够当着岳飞的面,就能强行夺取岳飞的军权。

    “可恶。”熊公公听了之后,面色更差,忍不住骂了一声,大声说道:“岳飞这是要造反啊!二十多万岳家军掌控荆州,而且他手上还有一个人,若是要造反的话,那如何是好?”他在甲板上走来走去,面色阴沉,口中不停的叫嚣着。

    张俊却是面色平静,岳飞再怎么样,与他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心中关心的是熊公公口中所说的另外一个人到底是谁,居然让他如此的忌惮。

    “对,对,熊公公,这个时候赶紧回去禀报陛下才是,岳飞即将造反,只能在他没有造反之前,将其抓获。”马大奎赶紧说道。他神情慌乱,双目中闪烁着阴冷之色,冷哼哼的说道:“我看岳飞身边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野心勃勃,听从岳飞的号令,不将朝廷的命令放在心上,都应该赶尽杀绝,永绝后患。”

    张俊心中一阵苦涩,李璟大军就在附近,虽然现在还没有进攻,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南下,这个时候大宋内部应该团结起来才是,保护大宋江山,可是没有想到,大宋内部仍然是彼此争斗,最起码,在张俊眼中,岳飞或许桀骜不驯,或许没有将秦桧等人放在眼中,甚至张俊自己都讨厌岳飞的刚愎自用,但说岳飞会造反,张俊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在眼前这些人眼中,说岳飞会造反,这是何等的悲哀,整个武将集团的悲哀,偏偏张俊不敢说什么,这次是岳飞,下一次会不会是自己。

    “张将军,朝中不仅仅是秦相、万俟大人,就算是陛下,实际上也想着将岳家军的二十万大军掌握在手中,这只强大的军队就应该掌握在朝廷的手中,而不是掌握在岳飞的手中,将军若是能够帮助陛下完成这个任务,陛下肯定会厚赏将军的。”熊公公注意到张俊冷峻的面容,心中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忍不住出言说道:“到时候就算将军交出了军权,陛下也会对将军多有照顾。”

    张俊面色一动,交出了军权,朝廷肯定会对自己有所补偿的,这种补偿是各个方面,或是爵位,或是钱财等方面都有可能。这补偿的关键点就是秦桧的建议。张俊可以不重视自己的军队,但绝对会在乎自己的功绩、爵位等等。

    “张将军家中有良田千亩,钱财无数,凭借将军的俸禄,想要做到这一点恐怕有些困难吧!”张俊还没有说话,马大奎忍不住出言说道。

    张俊顿时面色一变,张俊喜欢当官,但更喜欢金钱,家中的钱财甚多,当然这些钱财也不是正经途径来的,坐镇建康,买官卖官、欺行霸市、走私江北甚至放印子钱,这些事情张俊都让人干过,这才有了良田千亩,钱财无数,只是没想到,自己干的这些事情,也不是密不透风的,外面还是有许多人知道,当然,这里面也是瞒不过风波亭的。

    “两位公公,想要夺取岳家军,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对付岳飞,只要将岳飞召回京师,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张俊面对两人的压迫,心中也是无可奈何,自己犯下的事情,莫说是保住官位了,甚至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丢掉,张俊赶紧出主意。

    “张将军真是笑话,若是能让岳飞进京,我等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马大奎不屑的说道。现在难对付的就是岳飞,只要能解决岳飞,剩下的事情就好办许多。

    “岳飞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李璟坐镇洛阳,将自己的拳头收了回去,下一步准备进攻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所以岳飞才有足够的理由留下襄阳,不过,此人虽然刚愎自用,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陛下圣旨一下,他肯定会回行在的。”张俊很有把握的说道。

    “哼哼,都已经传过两面金牌了,岳飞仍然在襄阳,没有动弹的迹象。”熊公公不屑的说道。

    “两面不够,那就三面,三面不够就四面,一直到他出发为止,这金牌来的越多,岳飞的罪名就越大,对付他就越简单。”张俊冷森森的说道。

    两个内侍听了相互望了一眼,顿时露出一丝笑容,熊公公更是笑道:“不愧是张将军,毕竟是军中将领,最了解这种事情的还是军中大将。”两人相视就是一阵哈哈大笑,只有张俊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来,若不是为了自己,张俊还真的不会出这样的主意。

    “岳家军虽然都是听从岳飞的号令,但实际上,岳家军也不是团结的,在岳飞的手下,必定会有人与岳飞不是一条心的,可以拉拢一番。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张俊又说道,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得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