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赵家功绩
    “乔先生,你这是?”吕师囊面色阴沉,没想到乔清平这个儒家大师,居然对靖康帝如此礼遇,让他十分不满。

    “青阳侯,听说您当年也曾读书?”乔清平面色平静,并没有因为吕师囊的不满而感到惊恐,而是站在那里,任由寒风吹过,衣衫飘飘,气度不凡。

    “吕某倒是读过几本书,不光是某,我军中校尉级别以上的人物都能识字,否则的话,如何处理军中之事。”吕师囊摸着胡须说道。

    李璟军中大小将校,大多都能识上几个字,固然不算什么读书人,但也不是纯粹的武夫。

    “当年五代之后,前朝赵氏皇帝夺取天下,曾经定下规矩,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圣旨,不知道青阳侯可知道?”乔清平面色红润大声说道。

    “哼,这个我自然知道,正因为如此,才会养成我中原懦弱之风,士子读书人多好清谈,瞧不起我们武将,才会让契丹、金人乃至西夏欺凌,甚至还有岁币之说,中原百姓苦不堪言,这些根源都是来源如此。”吕师囊冷笑道:“靖康帝父子二人都是诗画皇帝,又什么资格坐拥天下。也就是我大唐洪武天子飞天在天,金人、契丹人、西夏人都败与大唐之手,若非我洪武天子横空出世,这中原大地还不知道是何人的天下,关中大地或许还是金人纵横,又有谁有机会读书。”

    乔清平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说道:“青阳侯说的很不错,赵家天子虽然昏庸无能,但不能否认前朝皇帝之中,还有一些英明之主,正是有这些明主存在,才会让中原多杰出优秀的人才,才会有今日的繁华。青阳侯也是读书人,这一点不能否认吧!”

    吕师囊听了之后,面色微微一变,虽然不喜欢赵家天子,但不得不承认,赵家天子中还是有一些皇帝,对中原有很大的功劳,只是这些功劳能算到靖康帝身上吗?

    乔清平看见吕师囊的目光望着靖康帝,顿时知道吕师囊心中有了一些松动,赶紧拱手说道:“不管靖康帝有什么过错,但前朝赵家对读书人极为礼遇,全天下的读书人都欠赵家一个人情,就算是陛下也是如此。建炎帝对抗王师,当杀,但靖康帝只是懦弱无能,对大唐并没有什么过错。学生认为,靖康帝可以遭受处罚,但绝对不能杀,否则的话,全天下的读书人都会反对此事,一旦如此,对陛下的声望将是一个打击,还请将军明察。”

    吕师囊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动,冷哼了一声,说道:“先生真是好口才,只是你虽然说服了我,但靖康帝的性命仍然是掌握在陛下手中,陛下要他死,他就得死,就算是全天下的读书人都反对都没有任何用处。”

    乔清平听了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吕师囊这个时候是不会杀赵桓了,毕竟,赵桓若是死在这里,想来天下人也不会知道什么的。

    “多谢,多谢吕将军不杀之恩。”赵桓面色苍白,脸上还有一丝冷汗,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吕师囊想杀自己的心思,若不是乔清平这个大儒亲自前来,恐怕自己将会死在这个荒凉之地,连尸骨都找不到。

    “赵先生不必如此,这是全天下的读书人欠赵家,这个时候能保住赵先生的性命,也是赵家历代帝王对读书人的福祉,并非我等读书人对赵先生的肯定,赵先生丧师辱国,昏庸无能,导致金人南下,汉家尊严尽数折辱,华北一带更是生灵涂炭,也不知道多少百姓都因为赵先生父子两人的无能而丧生。赵先生为民则可,若是有其他的想法,恐怕全天下人都会反对赵先生的。”乔清平摇摇头,他是看赵桓可怜,才会有这么一说的,说他还在怀念赵家王朝,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桓明白,赵桓明白。”赵桓赶紧说道,他劫后余生,心中虽然有些不甘,但也不敢放肆,只能是连连点头。

    “靖康帝,既然有人还念着你赵家的功绩,本侯也不难为你,这就让人送你回洛阳,见了陛下,该如何处置你,自然是由陛下定夺。”吕师囊面色阴沉,他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杀赵桓的机会了,按照乔清平的理论,恐怕李璟想要杀赵桓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以后这个赵桓可是一个祸害,若是如此,那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多谢侯爷,多谢侯爷。”赵桓听了之后,顿时失声痛苦起来,跪在马车上,连连磕头。

    “历代列祖列宗,都是子孙无能。子孙无能啊!让祖宗蒙羞了。”赵桓一边哭一边说道。

    想他和赵桓两人享受了荣华富贵,那个时候,哪里记得这一切都是列祖列宗浴血奋战的结果,自己等人只是坐享其成,还不好生经营,只知道享受,若不是赵宋列祖列宗对读书人有些恩情,在这里又恰巧碰见了乔清平,恐怕早就被吕师囊斩在山海关下,连一副棺椁都得不到,后世史书上也会忘记这一切。

    吕师囊看的分明,脸上的一丝不屑一闪而过,一代帝王变成如此模样,简直是一个耻辱。

    “来人,送靖康帝上路。”吕师囊不屑的朝身后招了招手,让下面的士兵送赵桓进洛阳,等到李璟做出最后的决定。

    乔清平见赵桓衣衫褴褛,甚至有肌肤露了出来,面色苍白,在寒风下瑟瑟发抖,心中一阵凄凉,赶紧解下自己的大氅,亲手披在赵桓身上,这才给赵桓带来了一丝温暖。

    赵桓感受了大氅的温暖和舒适,双目中更是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这件大氅并不是什么名贵皮毛所制成的,若是放在以前,他根本就不会放在眼中,但现在好像是救命稻草一样,让他忍不住紧握着不放。

    吕师囊身边的士兵见状,正待上前将大氅扯下来,吕师囊摇摇头,乔清平说的不错。这全天下的读书人都欠赵家一个恩情,就算要杀赵桓,也需要李璟亲口下圣旨,其他人绝对不能动赵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