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大殿争论 (祝各位书友新年快乐)
    上元宫内,李璟斜靠在宝座上,殿门缓缓打开,就见十几个长衫儒袍者缓缓而来,大殿上李甫、耶律大石等等冷眼旁观,面色平静。

    “老朽乔清平、贾存洲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乔清平和贾存洲等人赶紧拜倒在地,山呼万岁。这些人平日里高高在上,成为一方儒林魁首,招收弟子无数,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但这里,在这宽敞的大殿之上,气势恢弘,几个老朽哪里敢有任何怨言,纷纷拜倒在地。

    “诸位都是儒林领袖,远道而来,赐坐。”李璟声音平静,蕴藏着威严,声音宛若从九天之上而来,乔清平等人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再次拜谢。

    “上歌舞。”李璟还没有等众人坐下,就招呼身边的内侍说道。这些人来见自己,所谓何事,李璟自然是清楚的,但越是如此,就越不想和这些人说话。

    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却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教着别人的缺点,让人看着恶心,偏偏是这样的人,想从肉体上杀了这些家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从心灵上将这些人斩杀,彻底的打入肮脏之流。

    实际上,后世臭不可闻的朱熹的理学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一丝踪迹,江南众多大儒之中,刘子羽、罗从彦等等都是闻名天下的人物,理学就是从这些人中发展过来的。

    而这些乔清平、贾存洲等人现在已经与刘子羽等人相交,这件事情的背后,未必没有这些人。

    贾存洲嘴巴张的老大,好像是一副见鬼的模样,原以为李璟招呼众人进来之后,就会招呼大家商议一番,没想到,李璟进来之后,就开始歌舞不休。

    “陛下。”贾存洲嘴巴张的老大,忍不住就要开口说话。

    “坐下看歌舞。”李璟笑呵呵的指着贾存洲,说道:“今年我大唐南征北战,击败了金人,重新收复中原,这才是我中原最大的荣耀,诸位以为呢?”

    “为陛下贺,为大唐贺。”李甫等人闻言想也不想就端起面前的美酒,大声喊道。贾存洲等人心中虽然感到别扭,但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大年将近,汴京的官员都已经休沐,朕常年征战在外,未曾和诸位臣工在一起欢宴过,今日只论风月,不谈国事。请。”李璟就酒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又笑呵呵的说道。

    “陛下所言甚是。”耶律大石看见贾存洲等人还想着说话,赶紧出言阻止道。高宠等人也是一阵阵哈哈大笑。

    乔清平扫了大殿上众人一眼,见这些文臣武将各个脸上都有兴奋之色,哪里不清楚,今日想要谈论靖康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将心中的话收了回去,安心看着歌舞。

    这个时候,高湛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在李璟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李璟点点头,环视左右,说道:“当年朕还在汴京的时候,在皇宫之中见过赵家天子,当初的赵家天子是何等的气度雍容,朕现在想起来,也为之赞叹,这才是上等天子,非其他的皇帝可以比拟的。可惜的是,这些都是昔日黄花,汴京已经不是当年的汴京,朝代也不是昔日的朝代。赵家天子之中,也只有江南的赵构才能勉强为之。前不久,金人南下,送来靖康天子,诸位认为这靖康天子,当如何处置?”

    “陛下,臣以为赵桓有罪,正因为赵桓无能,任用奸佞,才会导致金人南下,中原生灵涂炭,这样的人就算是得以保全性命,也只能送入监牢之中,让其渡过余生。”耶律大石想也不想的说道。

    “耶律大人此话老朽不敢苟同。”贾存洲见李璟自己张口,主动说出赵桓的事情,顿时心中生出一丝喜悦,赶紧说道:“陛下,靖康天子虽然无能,但到底是赵家血脉,当年若是没有赵家天子,中原百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安宁。”

    “历代王朝都是如此,贾老先生这句话就不要说了,赵家是如此,当年我李家不也是如此吗?先祖的功绩岂能让子孙承受?”李甫摇摇头,说道:“再说,任何一个王朝都可以这么说,唯独赵家不行,赵家从柴家孤儿寡母手中夺取江山,若不厚遇柴家,恩赏天下,恐怕天下人都会群起而攻之,如此朝代,又有何面目说自己有功于天下?”

    想要为赵氏张目,李甫就从根底上摧毁这种说法,让贾存洲下面的话不能说下去。

    乔清平面色一愣,深深的看了一下李甫一眼,才说道:“赵氏江山从何而来,暂且不说,老朽认为赵家唯一的功绩,就是早就了天下的读书人,这天下所有的读书人都欠赵家一个说法,还请陛下看在天下读书人的份上,给靖康帝一个体面。老朽相信,全天下的读书人都会感谢陛下的。”

    “体面?陛下,想想中原百姓所遭遇的事情,这样的人还能留下体面?乔老先生,难道你想让陛下册封赵家一个爵位吗?这让那些在金人南下时遭受涂炭的百姓如何安心?”李甫冷笑道:“老先生一辈子教书育人,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乔清平面色一变,嘴唇颤抖,他生活在幽州,以前是契丹人治下,对异族倒是没有其他的念头,金人后来虽然占据幽州,但也没有大肆杀戮,等乔清平南下中原的时候,中原已经恢复生产,已经初步从战乱中缓慢恢复过来,他们哪里见到过金人肆虐过后的创伤。

    贾存洲却是生活在中原,他是知道金人的残暴,嘴唇一阵颤抖,却不敢说话。仔细说出来,中原百姓遭受如此苦难,的确是与赵家天子有很大关系,若不是赵家天子无能,宠信奸佞,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此一说,赵家天子罪孽深重,想要一个体面还真是不可能的。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李璟专注于此事,就是让众人无话可说,先天上就处在劣势。

    “都说洪武天子阴险狡诈,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贾存洲心中微微一叹。只是老眼中却闪烁着不屈的斗志,越是如此,贾存洲心中就更加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