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这是想亡国灭种啊!
    “我们虽然虽然在这里抵挡大唐的进攻,这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王上乃是高丽的未来,若是王上有危险,恐怕就不妙了,不如我们先让王上离开开城。”金富轼眼珠转动,忽然低声说道。

    众人听了面色一愣,让王室先行离开,这种事情,在高丽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以前敌人每次进攻,兵临城下的时候,高丽王室都会离开开城,前往江华岛,只是这个时候让王室离开合适吗?众人将目光望着李资谦。

    李资谦面色阴沉,高丽不仅仅只有一个京师,在开城之外,还有几个京师,就算是抛弃了开城,只要高丽王不死,高丽不灭,但对李资谦不一样,李资谦的势力都是在开城,让高丽王离开了,日后就算是退了李唐,高丽王还愿意回到开城,还愿意做一个笼中鸟吗?恐怕会趁着自己军队损失惨重的时候,号令高丽各地大军勤王,直接灭了庆源李氏。

    若是那样,李资谦恐怕情愿归顺大唐,也不愿意继续臣服高丽王室。归顺大唐或许还能保命,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大唐掌控高丽的棋子,庆源李氏更进一步都有可能。

    “任何人都能逃走,唯独大王不行。”拓俊京忽然开口说道:“大王在,就开城的民心就在,开城百姓为了保护高丽王,必定会血战到底的,若是高丽王室不在了,开城百姓又能为谁而战呢?谁都可以逃走,唯独高丽王室不能逃走。”

    “更何况,这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敌人的骑兵就在外面,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了,就算逃走了,也很快就被敌人的骑兵追上去,那个时候,谁都逃不走,反而还会被敌人所擒拿,最后被敌人所要挟,开城恐怕只能是不战而降了。”李资谦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亲家就算是和金富轼有所接触,但在大是大非这个问题上,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一眼就看出了金富轼心中所想,宁愿将高丽王困在开城,也不会让高丽王离开自己的视线。

    “不错,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敌人的骑兵很快就能追上我们,要了我们的性命。”李资谦深深的望了对面的妙清一眼,与金富轼相比,妙清才是高丽王的心腹。

    “大唐早有预谋,所谓的文贞王后也不过是一个借口,就算给了文贞王后,将会有更多的借口,他们和金人一样,都是贪得无厌的家伙,国公,王上说了,整个开城都听您的,只要您能抵挡大唐的军队。”妙清望着对面的李资谦说道。

    李资谦还没有什么表示,一边的拓俊京赶紧说道:“大唐兵马远道而来,面对开城这样坚固城防,未必能够攻下,只要我们能够坚持更久一些,最后胜利的肯定是我们。”

    “父亲,不如请金人率领大军南下,如何?”李牧忽然出言说道。

    “不可。”李牧话音刚落。金富轼和拓俊京两人一齐开口说道。

    “国公,李唐到底是礼仪之邦,就算我们战败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但金人就不一样,金人若是南下,不仅仅会和大唐决战,就是我们也会跟着后面倒霉,听说金人将大宋皇帝俘虏到会宁府,也不知道遭受多少的耻辱,若是金人南下,莫说为高丽王室,我们这些大臣们也会倒霉。”拓俊京赶紧解释道。

    “看,敌人来了,是谁?”这个时候,城墙上,忽然有人大声喊道,众人纷纷望了过去,大唐军阵之中,一个年轻人骑马飞奔而来,雄姿英发,让人看着暗自惭愧。

    “大唐先锋高宠奉皇帝之命,前来征讨高丽,高丽王不敬大唐,特来伐之,识相的赶紧打开城门,还可饶尔等一命,否则的话,城破之日,玉石俱焚。”高宠喊话完毕,就张弓搭箭,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之中,一箭飞出,正中敌楼。这才懒洋洋的骑着战马告辞而去。

    李资谦等人面色阴沉,死死的望着高宠离去的背影,早就有人将弓箭取了过来,只见弓箭上绑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大唐的文字。

    “命高丽向大唐称臣;敬奉粮食五十万石;金银十万贯;美女三十名,从此高丽境内习中原文字,说中原语言,用中原钱币,敬奉文贞王后于大唐。”李资谦看着白纸上写的东西,苍老的右手直颤抖,双目中尽是愤怒之色。

    虽然这上面并没有说明准备消灭高丽,但李资谦看来,这上面的东西比消灭高丽更加凶狠,消灭不仅仅是高丽这个国家,更是有高丽的文明,用大唐的钱,写大唐的字,说大唐的话,那还有高丽什么事情,虽然高丽上下都以说大唐的官话为荣,但从来就没有想过去掉高丽的文明,只知道用大唐的东西,李资谦是一个权臣,但这个时候,还是为眼前的条件感到愤怒。

    “可恶,可恶啊!”李资谦忍不住大声吼道:“大唐太可恶,这比灭国还要可恶。”

    周围的众人从李资谦手中接过书信,脸色不好看,大家都是聪明人,都从这里面看出了其中的危机,一旦答应这个条件,高丽恐怕就已经亡国灭种了,众人就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官位,恐怕难逃史书上的记载。

    金富轼更是瑟瑟发抖,这个时候,他已经相信李资谦的话,大唐就是想灭掉高丽,以前的话都是迷惑自己的而已,想到自己送出的军事防务地图,金富轼恨不得现在就跳下城墙,质问王穆,为何如此欺负人。

    只是他不敢,这件事情也只有自己和高丽王知道,实际上,他心中还有一丝希冀,想着这上面的一切都是策略,不过是迷惑李资谦的。

    “大唐乃是礼仪之邦,做事应该不会如此的,是不是可以派人去谈谈。”金富轼想了想说道:“或许能起到一些效果。有些方面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诸位认为呢?”

    众人面色复杂,李牧却是冷笑道:“诸位都害怕大唐,本将军却不怕,我看这些骑兵不过是样子货,不如待我去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