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轻松杀敌
    “我儿小心。”李资谦原本是想着阻止的,但看见李牧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就将嘴巴里的话改了一下,不管怎么样,也要去试试。在他看来,大唐军队远道而来,兵困马乏,只要能取得稍微好一点的成绩,占一点上风,也能让整个开城的士气得到提升,毕竟,兵临城下,是一件很伤人心的事情。

    金富轼看着李牧离去的背影,面色阴沉,庆源李氏傲慢自大,根本不将王室放在眼中,李资谦还顾忌一二,但李牧这些李家子弟就不一样了,整个人飞扬跋扈,只要是自己看上的东西,都想抢到手,整个开城城内,除掉李氏的亲信,没有人愿意和李家人接触的。

    “牧儿,要小心。”拓俊京皱了皱眉头,叮嘱道。虽然不喜欢李资谦,但李牧却是他的女婿,若是战死在这里,自己的女儿也将守寡。

    “大唐兵马虽然很多,但到底是远道而来,兵困马乏,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李资谦看的分明,脸上的笑容顿时多了一些,就算是有些矛盾,但彼此都是一根绳子上的,在关键的时候,还是自家人靠谱,拓俊京还是关心自家人的。

    拓俊京并没有回答,而是望着城外,城外的骑兵已经准备就绪,而且后面的大纛正在缓缓移动,显然是想着找个地方安营扎寨,大唐的军队准备长时间围困开城。

    虽然没有立刻进攻,让他放松了许多,但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担心开城以外的地方,开城都落入大唐的围困之中,其他的城池能抵挡的住大唐军队的进攻吗?

    “国公,大唐军队看样子是想着长期围困开城,开城城高池深,或许能抵挡,但开城之外的地方就说不定了。”拓俊京想了想说道:“趁着敌人还没有围困开城,不如趁机派人冲出开城,收拢周围城池的军队,防备大唐的进攻。”

    “不错,王穆在来的时候,曾经说过大唐需要更多的粮食,一旦我们这边陷入僵局,大唐将会转向进攻其他的地方,掠夺更多的粮食。”金富轼面色一变,赶紧说道:“不如派人出开城,主持开城外的防御,这样一来,我们就能保持和开城的联系,两面夹击大唐军队,还能使得国内损失降低到最少。国公,下官建议拓俊京将军离开开城。”

    天地良心,这个时候金富轼所说的话绝对是出自自己内心的,王穆的确是想得到高丽的粮食,甚至这次进攻高丽本身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的粮食,现在朝中的能征惯战者都在开城,一旦被人封锁起来,那个时候,开城之外的城池还有心思抵抗吗?大唐的军队会轻松攻下这些城池,抢夺其中的粮食。

    金富轼认为李资谦这样的老将肯定是知道这里面的情况的,肯定会赞同自己的观点,可惜的是,他不应该推荐拓俊京,李资谦本身就有些怀疑拓俊京和金富轼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金富轼还推荐拓俊京,李资谦焉能同意。

    “先等等吧!先等等吧!”李资谦眼珠转动,望着城下,微微叹了口气。

    拓俊京面色不好看,这个时候,敌人都已经兵临城下了,按照道理,大家应该放弃一切,共同对付大唐兵马才是,可是李资谦还在怀疑自己,这让拓俊京十分生气,只是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望着城下的战争,李牧带领三千骑兵冲出了城门。

    大唐军队也不是吃素的,发现身后的动静,很快就调整了队伍,这一调整,让拓俊京面色一变,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就算是人困马乏的时候,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气息还是这样的让人震惊,他看着冲上去的李牧,心中生出一阵担心。

    李资谦显然也注意到这一点,面色阴沉,对身边的亲兵说道:“快,快鸣金收兵。”开城王都内的军队已经很久都没有训练过了,很久都没有和敌人血战过了,现在面对的是如此精兵,李资谦并不认为自己的儿子能够取胜。

    “恐怕已经迟了。”站在一边的妙清忽然开口说道,却被李资谦瞪了一眼,一个和尚难道也懂得军事不成?

    城下的高宠看着呼啸而来的三千骑兵,这些骑兵骑着高头大马,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这些战马在高丽境内或许是高头大马,但是在大唐,这些战马恐怕只能作为文人游玩所用,比中原的战马的矮小不说,就算是在气势上也远远不如。

    或许在前朝赵氏的时候,这些战马还是有些作用的,但是现在的大唐取了西北、北部草原之后,军中根本不缺少战马,更是使用高大健壮的战马,高宠的前锋所配备的并不是蒙古马,但都是一些河曲战马,这些战马攻击力极为强悍。

    “杀过去。”高宠手中的长枪飞舞,看见敌人大军之中有人身着银色的盔甲,在万军从中显得格外醒目,但在高宠眼中,这分明就是黑暗之中的明灯,好像怕别人不知道对方就是主将一样,要知道,大唐军中,清一色的都是黑色盔甲,整齐而威武,庄严而肃穆,给人一种逼人的杀气,乱军之中,更是很难分得清楚,谁才是军中主将,不容易被刺杀。

    李牧看见对面冲出一个年轻人,手执长枪,就朝自己刺了过来,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狰狞来,自己在高丽以勇武著名,岂是一个小小的将军就能击败的。

    当下手中的大刀迎了上去,想着劈开对方长枪之后,如何将对方击杀,可惜的是,当大刀正中长枪的时候,才发现长枪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力量轻松的撕碎面前的一切,大刀被挑起,迎面而来一道乌光很快就刺穿了自己的盔甲,胸口一阵疼痛,接着眼前一阵漆黑。

    “好强大的力量。”这是李牧临死之前最后的念头。

    “如此人物,居然也敢出来擅自挑衅,真是笑话。”高宠将李牧挑落在地,不屑的说道。原以为自己的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真正对敌之后,才发现不过是一个样子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