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过河卒
    大理羊苴咩城,杨庭敬面色凝重,走进自己的中军大帐之中,看见呼延保坐在马扎上翻着书,顿时一脚踢了过去,却见呼延保一个躲闪,躲了开来。

    “嘿嘿,你这一招已经没用处了。”呼延保笑呵呵的说道。

    “呼延,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城中的情况很诡异?”杨庭敬却没有和自己的好友打闹,只是坐了下来,说道:“我总感觉到最近城中的情况很诡异的很,在我的周围好像是有人盯着。”

    “诡异?”呼延保见杨庭敬并不是开玩笑的模样,也想了想,最后沉吟道:“你不说我都没有感觉到,好像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只是为什么?这羊苴咩城好歹是大理的国都,段正严怎么说也是陛下的老丈人,难道对我大唐下手?不会吧!段正严应该没有这个胆子。这里可不是威楚城,这是羊苴咩城。”大理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不仅仅有国都,还有一个也是政治中心,那就是高家的封地威楚城。

    大理的国都是在羊苴咩城,部分军队也聚集在这里,但大理大部分的军队都是聚集在威楚城,为高家所掌握。高家在大理又被称为高国主,足见高家此刻在高家的地位。现在大理的国相是高量成,号称中国公。

    “可是高量成呢?这厮可是被称为中国公,真是好大的胆子。”杨庭敬虎目中闪烁着杀机,中国指的是中原,高量成此举就是有僭越的嫌疑,作为中原王朝进入大理过的将军,杨庭敬十分恼怒。

    “高量成会对我们下手?不会吧!想那高量成虽然专横跋扈,但还没有和我们做好敌对的准备吧!”呼延保面色也变了起来。不入大理,是不知道高氏的厉害,整个大理上下,就算是皇帝段正严对高氏是又恨又怕,偏偏还要倚重此人,高家才是整个大理的皇帝,满朝文武之中,基本上都是高家的人。若是高量成要对呼延保等人下手,这种情况还真的有可能发生。

    “不知道,我已经让暗卫去打探了,希望没有什么事情。”杨庭敬摇摇头说道:“不过,这个段明成这段时间居然没有过来找我们,你难道不感觉到奇怪吗?”杨庭敬和呼延保两人进入羊苴咩城,帮助段正严训练军队,现在已经有五千人之多,段明成作为王子,经常出没在大军之中,其心不可小觑,以前两人也没有反对,只是听之任之,反正大唐是支持段明成的,但最近段明成居然没有出现,事情就有些不对了。

    “该死的家伙,莫非他已经背叛了我们?”呼延保面色差了许多,虽然大唐对段明成也只是利用而已,呼延保对这个卖妹的家伙也没有什么好感,但到底是大唐扶持的人物,若是背叛了大唐,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若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段明成实际上也做不了主的。关键还是我们的人少了。”杨庭敬摇摇头,说道:“五千人的人马,我们能调动的不过千人,我们的时间还是少了。”

    “怕什么,就算事情不对,我们也要将整个羊苴咩城闹的底朝天,大不了再烧一次就是了。”呼延保恶狠狠的时候道。靖康元年羊苴咩城大火,大理国都百姓死伤无数。

    “哼,既然上船了就不要下来了,想要下来,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杨庭敬露出一丝冰冷,他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手中还有一千兵马,都是汉人组成的。

    大理各大民族聚集在一起,汉人的比例比较小,但想要征召一千人,还是很轻松的,大唐的强大已经传到大理各族,有些人敌视中原汉人,但更多的人还是期盼着融入中原的,这也是杨庭敬和呼延保两人坐镇大理,能够统帅五千大理军队的缘故。

    “难道他们就不怕得罪我们大唐,更或者说,他们有了其他的靠山,现在谁能给大理做靠山?南宋或者是吐蕃?”呼延保好奇的说道。

    “吐蕃已经没落,南宋也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或者说,是因为郡王长时间的没有突破剑阁的防御,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让大理误认为大唐也不过如此,打一个剑阁,一年多都没打下来。”杨庭敬摇摇头说道。

    “剑阁易守难攻,而且郡王军中粮草也支撑不了多久,听说军中一天吃两顿,有的时候,一顿都吃不上,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等到明年的时候,再来看看,张浚绝对不是郡王的对手。”呼延保不在意的说道,今年整个大唐的防线都是处在守势,就算是剑阁也是如此。

    “将军。”这个时候外面有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正是大理的暗卫统领谢昭。

    “怎么样,事情查清楚了吗?”杨庭敬赶紧询问道。

    “应该是南宋来使了,见了高量成。”谢昭赶紧说道。

    “高量成?不错,高量成这个东西可是一个老狐狸,也只有他才会对段正严产生影的,我说,这几天怎么奇怪的很,总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们,想来高量成已经下令了。”杨庭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大理不得不考虑高量成的存在,大理真正的掌权者,若是高量成真的决定对杨庭敬两人动手,两人面对的局势肯定很困难,段家人在这个时候是绝对靠不住的。

    “要不要立刻禀报陛下?”呼延保有些担心的说道。

    “就算是禀报陛下也没有任何用处,陛下现在是有心无力,朝中的粮草不足,不能给予我们任何的支援。而且,你我就像是两个过河卒,只能进不能退。”杨庭敬摇摇头说道。

    “就算是过河卒,也要成为最厉害的过河卒。”呼延保恶狠狠的说道:“真的要是逼急了我,我一把火烧了羊苴咩城,看他高量成如何。”

    “眼下我们还不能轻举妄动,还要需要等暗卫打探清楚了再说,若真的是到了哪一步,未必不能成事。”杨庭敬想了想,说道:“呼延兄,你可记得三十七蛮部?若是让他们出战,如何?想起来,他们还是高量成的杀父仇人呢!也不知道多少高家人或者是三十七蛮部的人死在高家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