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绝望
    “撤,撤。”乱军之中,伊卜拉欣听见身后的惨叫声传来,吓得伊卜拉欣心惊胆战,拼命的抽着战马,死命的飞奔,生怕落入高宠之手。

    身后的士兵见伊卜拉欣跑的飞快,哪里还有心思抵挡,也紧随其后,甚至有的人连身上的盔甲都脱了下来,兵器也都丢在一边,夺路而走。

    “传令下去,将这些人都驱散,不准抱团。”高宠率领大军紧随其后,手中的长枪飞舞,不断的收割他人的人命,只要敌人有任何抱团的迹象,率领亲兵就杀了上去,将敌人驱散。索性的是,这个时候,敌人军心士气已经跌落到低谷,但凡有唐军杀来的时候,就一窝蜂似的逃走,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心思。

    整个军营都变的乱糟糟的一片,大唐军队就好像是放羊一样,紧随在乱军身后,不断的追击敌人,只要敌人稍微有抱团联合的迹象,骑兵立刻出动,杀入敌阵之中,黑汗军队再次分散开来,直到最后,这些士兵似乎已经认命,只能是三五个成群,闷着头朝远处飞奔,也不管前方战况如何,首先跑了性命最为紧要。

    方圆数里范围内,一开始是黑汗中军,渐渐的那些和回鹘军队厮杀的军队也加入逃跑的序列,而回鹘军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黑暗之中出现无数骑兵,面色狰狞,浑身杀气冲天朝回鹘军队杀了过来。这些人还沉浸在劫后余生之中,哪里想到大唐军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这些回鹘军队和黑汗军队都放在一起,都当做是敌人,横冲直闯。

    可怜这些回鹘大军刚刚结束和黑汗大军的厮杀,身心疲惫,哪里是大唐军队的对手,纷纷被斩杀,这个时候,毕勒哥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军中群龙无首,失败的阴影本身就已经笼罩在三军头顶之上,现在更是心中冰冷,一片绝望。

    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猛然之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手中的兵器就丢在一边,身形朝黑暗中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是导火索一样,一个士兵如此,很快就有更多的士兵也都发出一阵惊呼声,纷纷四下奔走,逃之夭夭。

    回鹘大军终于抵挡不住面前的压力,一下子炸营了,黑夜之中,四处都是乱军,到处都是传来惨叫声,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士兵死在乱军之中,唯一可见的是,大唐军队,手执大刀,十人为一队,百人组成一个大队,相互呼应,在黑暗之中四处出击,斩杀敌人的有生力量,凡是抵抗的军队尽数被斩杀。

    他们将乱军向西面驱赶,回鹘乱军和黑汗残兵在一起,这个时候,他们忘记了刚刚还在相互厮杀,已经忘记了刚刚还是仇人,纷纷低着头脑袋,朝西方逃命。

    高宠也顾不得收拾战场,只是率领大军朝追击这些残兵,甚至还通过牧民们发起了追击令,面前的这些家伙都已经失去了斗志,面对大军的追击,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莫说是大军,就算是那些牧民们对这些家伙发起进攻,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人反抗。

    大战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结束,高宠追击了近百里,才鸣金收兵,沿途可见尽是尸体,鲜血已经染红了草原,随处可见都是一阵阵哀鸣声,这些士兵有些人并没有被斩杀,而是受伤不能动弹,最后干脆就跪在一边,等待着唐军前来受降。

    高宠面色平静,一战而定胜负,这样的事情大唐随处可见,更不要说,他进攻的原本就是一群失败者,高宠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得意的。

    “将军,找到毕勒哥的尸体了,他已经战死了。”等到回到驻地之后,高邑就命人抬着毕勒哥的尸体,满脸的兴奋之色。

    “真的死了。”高宠看着毕勒哥,面色苍白,脸上还有一丝狰狞,花白的胡须下显得格外的狼狈,毕勒哥不是战死的,而是病死的,在最后关头,为了保住回鹘王国,才会相信高宠的鬼话,悍然和黑汗厮杀在一起,发起疯狂的进攻。

    可惜的是,他小瞧了高宠的无耻和贪婪,在击败黑汗的同时,还率领大军连同回鹘残兵也收拾了一番,回鹘大军死伤枕籍,在茫茫草原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到回鹘国。他若是知道高宠的手段,恐怕也会死不瞑目的。

    “就算是死,还保持着王者模样,可惜了,将其金冠取下,看看战场上可有权杖,找到之后,立刻呈送给天子。”高宠看见毕勒哥头顶上的金冠,露出一丝不屑。就算穿得再好,也没有任何用处。

    而这个时候,沙漠之中,大祭司凯迪尔好像有所察觉,他望着身后一眼,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飞快的领着几个侍卫朝南方而去,这是一块小沙漠,天亮的时候,他就出现在沙漠之外,并且让身边的侍卫们都除掉身上的盔甲,换上了一些普通的衣服。

    索性的河湟故土各种民族都存在,这些人的穿着都是各种各样的,或许是党项服装,或者是西域服装,也有人穿着中原汉人服装的。凯迪尔中午的时候进入一个城镇,询问了一番,才知道是五羊河边的小村庄,村子很小,不过几十户人家,以牧羊为生。见到凯迪尔倒是没有惊讶,不少人经常通过这里进入草原。这些人以为凯迪尔是不过进入草原的商人而已。

    凯迪尔找了一个老人,用党项语询问了一番,才得知自己已经到了白亭守捉附近,向难二十里地就是唐军驻军所在,这让凯迪尔心中有些担心。

    老者用精明的眼睛扫了凯迪尔一眼,好像已经看穿了对方心中所想一样,笑呵呵说道:“你们不用担心,白亭虽然有一百大唐精锐,但对我们这一块倒是不在意,他们都想着跟随朝廷的军队西进,获得战功呢!哪里有时间管这边的事情。”

    “西征?大唐军队西征了?”凯迪尔面色一变,忍不住一阵惊呼道,连言语之中的漏洞都没有察觉道。

    “可不是嘛!现在河湟之地,许多青壮都愿意跟随朝廷军队建功立业了。”老人显然没有察觉到凯迪尔言语中的漏洞,甚至还有一些得意的说道:“小老儿的小儿子也去了,看看能不能建立功勋,或许能光宗耀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