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内奸无处不在
    大战结束的很晚,高宠一边命人收拾战场,一边等候延陈的到来,直到正午的时候,高宠才见延陈领着一队骑兵飞奔而来。

    “末将拜见大将军,末将追击伊卜拉欣百余里,斩其首级而还,特来交令。”延陈看见骑在战马上的高宠,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翻身下马,单膝跪在地上,手上却是拎着一个首级,首级面色狰狞,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不是伊卜拉欣又是谁。

    高宠也露出欢喜之色,翻身下下马,亲自将延陈搀扶起来,说道:“我中原有句话说的好,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可汗深明大义,下次觐见陛下的时候,陛下必定会厚赏可汗的。”总算是斩杀了伊卜拉欣,高宠准备消灭黑汗,到现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

    延陈脸上顿时笑开花了,没想到高宠对自己居然是如此和颜悦色,顿时说道:“这都是赖将军虎威,才能取得如此战功。”延陈说着赶紧从身后亲卫手中取过佩剑,双手递给高宠。

    高宠笑呵呵的接了过来,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说道:“高某这次奉陛下之命征讨西域,原本是和英国公一起剿灭回鹘的,但既然高某已经击败了毕勒哥,并且将其击杀,这就意味着,回鹘国内已经没有什么抵抗的力量了,林国公一人就能消灭回鹘,某若是再去,就会和英国公一起分了功劳,这不是高某的为人,所以才会想着进攻黑汗。”

    延陈心中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自己等人在草原上肆虐的时候,大唐居然派遣军队进攻回鹘,根据时间推算,这个时候,大唐军队恐怕已经杀到了高昌,回鹘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之力。他也感到暗自庆幸,若是跟随伊卜拉欣逃回黑汗,就算是现在逃得性命,下一次,大唐军队两面夹击,黑汗仍然是难逃灭亡的命运。

    现在归顺大唐,就等于是大唐的将军,进攻黑汗也是战功,延陈赶紧说道:“黑汗帝国以伊卜拉欣为首,葛逻禄人和康里人在黑汗帝国中有些势力,现在伊卜拉欣被末将所杀,康里人也是群龙无首,有末将做前锋,很快就能平定黑汗。”既然已经出手杀了伊卜拉欣,索性就干脆背叛到底,直接将黑汗帝国都给卖掉,延陈甚至还愿意自己做前锋,好结好高宠,日后在大唐朝廷也能获得好处。

    高宠听了脸上的笑容更多了,用赞许的眼神望着延陈,说道:“我大唐最喜欢的就是忠臣良将,你虽然是葛逻禄人,但只要效忠我大唐,日后前程不可限量,像现在我大唐将军之中,伯颜将军出身蒙古,萧巍哥将军出身契丹,在政事堂中,耶律大石也是出身契丹,现在这三人都已经被封为国公,至于异族之中,封侯者更多,某希望下一个封国公的人是将军。”

    延陈听了心中很高兴,最起码表面上还是很高兴,赶紧拜谢道:“无论结果如何,末将都希望能追随将军的脚步,平定西域。”

    “很好,很好。”高宠哈哈大笑,说道:“等收拾了战场,大军立刻启程,直接杀入黑汗帝国,将军为先锋,荡平黑汗。”

    “末将一定会夺取八剌沙衮,荡平整个黑汗。”延陈连连点头,他心中却是在盘算着自己荡平八剌沙衮之后所得,黑汗回鹘人居多,但在黑汗帝国中,以前真正的主人却是葛逻禄人,葛逻禄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一带,黑汗回鹘也是因为一部分高昌回鹘在和西夏人作战的时候,迁移到葛逻禄人的领土上,壮大后,反客为主,成为黑汗帝国的统治者,反而将葛逻禄人和康里人压在下面。

    延陈准备借了这次机会,彻底的改变葛逻禄人在黑汗帝国的待遇,这样一来,就算日后大唐的势力已经笼罩整个黑汗帝国,可在黑汗帝国做主的还是葛逻禄人,这一点延陈可是看的分明,这也是他决定归顺大唐的缘故。反正当年葛逻禄人的先祖就是这么干的。甚至在大唐最关键的时候,狠狠的给了大唐一刀,大唐也没有任何办法。延陈认为自己不一定比祖宗差上许多。

    高宠却是不管这些,大军收拾了行装之后,就浩浩荡荡的朝黑汗帝国杀了过去,眼下情况如此,黑汗帝国大部分的军事力量都已经被消灭,剩下的力量根本不能动摇自己分毫,可以说,黑汗帝国已经为自己敞开了门户,就等着自己去接收了。

    他命人派人沿途发生的事情,写成了文书,让人快马送给李璟,或许,他唯一感到有些惋惜的恐怕就是不能参与灭宋战争了。

    汴京政事堂,赵鼎等人纷纷云集在一起,脸上都露出一丝欢喜之色,秋收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凭借各地送上来的消息,足以证明,今年是一个丰收年。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去年就是因为没有粮草,才会出现朝廷用兵困难的情况,现在有了粮食,就意味着大唐即将发起统一战争。

    “建康虽然丢了,但吴玠最后一下,可是让岳飞出了大亏了。偌大的建康城,连城墙都没有,下一次又如何能抵挡我们的大军呢?”耶律大石也换成了中原的衣服,紫色的官袍穿在身上,倒是显得有几分气势,他笑呵呵的说道:“若是岳飞这个时候还在修建城墙,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南宋的军事势力将会削弱许多。”

    “我听说,还有御史言官说吴玠丧师辱国呢!”赵鼎忽然低声说道。

    众人听了顿时面色一变,这句话可不能乱说,众人都将目光望着一边的张孝纯,他为人刚正,几乎可以说是清流的代表,那些御史们若是没有他的许可,恐怕是不会说出这样的事情的。

    “诸位看着下官做什么?这些人可都是朝廷的官员,可不是下官的官员,下官哪里能管到那么多。”张孝纯苦笑道:“建康丢不丢,实际上早就预料到,吴玠将军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下官又岂会让人去参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