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李定北治国
    张孝纯的话让众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堂堂的政事堂相公难道还掌控不了御史,大战在即,这样的话传扬出去,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后果。

    “这里是大唐,不是前朝,大唐兼容并蓄,无论是武将也好,或者是文官也好,在朝中都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当今天子乃是圣明之君,仅仅靠着文官就能治理天下,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陛下也是不允许发生的。”赵鼎微微有些不满的说道。

    众人顿时不再说话,前朝总结五代十国时期的经验,遏制武将,以文御武,但最后造成了赵宋的懦弱,李璟轻松就解决了赵宋,现在李璟治理天下,也是如此,总结了前朝的经验,认为武将就是武将,文官就是文官,各行其道,相互监督,但实际上,前朝被消灭才数年的时间,有许多文臣们仍然向往以前的岁月。想来这次弹劾就是因为前朝的遗毒。

    “御史风闻奏事,本来就是定制,就算是陛下也没有办法更改,这个时候跑过去说这些恐怕有些不妥,日后还有御史上奏吗?堵塞言路,这样的罪名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起。”张孝纯心中很赞同这些话,但想到御史的作用,微微有些为难道。

    赵鼎不经意间眉头皱了一下,张孝纯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这些话让赵鼎心中生出一丝不满,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大唐马上要发起统一战争,每一个武将都是有自己的作用,吴玠还是一名帅才,御史固然能风闻奏事,但也要分什么时候,按照规矩,任何官员遭遇弹劾,就要暂时丢下手中的任何事情,闭门思过,等待事情的处理结果。吴玠能闭门思过吗?

    “诸位先生,建康城丢失是在诸位先生的意料之中吗?”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众人面色一愣,纷纷站起身来,朝上首行了一礼。无论是赵鼎或者是张孝纯等人,都忘记了,在政事堂中坐镇的还有一个秦王李定北。

    这些人忘记也正常,李定北基本上是带着耳朵来的,他年幼,监国也只是一个样子货,一旦李璟出了什么事情,李定北就以监国的身份即位,但现在他仍然是监国,长期以来,也无人将他放在心上,政事堂的几个人处理一下国事,象征性的告诉他一下就行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居然说话了,让赵鼎等人顿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但还是十分恭敬的说道:“殿下,因为粮草的问题,建康守军一直不多,甚至一直用的是轮换制度,调遣各路大军轮番和岳家军作战。吴玠将军能抵挡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既然诸位相公都知道建康城丢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都认为吴玠将军已经尽心尽力了,那为什么还要追究他的责任呢?”李定北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赵鼎等人顿时露出一丝苦涩,他不可能告诉李定北,文官为了压制武将们,所以才会找了一个借口,这将会让李定北对文官的印象变的恶劣,要知道,李定北为监国,就意味着,很大可能性,日后大唐的天子就是李定北。

    “回殿下的话,任何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吴玠将军也是如此,虽然建康城已经丢失,但毕竟战败也是一个事实,既然如此,就需要受到惩罚。当年汉武帝时期,面对匈奴人,汉武帝主动出击,他明知道将军出战匈奴会失败,将军们也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仍然去了,最后战败之后,汉武帝仍然处罚了那些将军,以钱赎之,这不是因为将军无能,而是因为向天下有一个交代。”张孝纯出言说道。

    “赵先生,吴玠将军这次大战算是失败吗?”李定北点点头,忽然说道:“学生听说吴玠将军灭敌无数,还锻炼了不少军队,将其训练成精兵,就算是撤出了建康,也是留下了一片焦土。这算是失败吗?父皇曾经告诫过学生,地存人失,人地皆失。人存地失,人地皆存。吴玠将军保持大军有生力量,让出一个连城池都没有的建康城,这难道就是这个御史口中的失败?”

    赵鼎等人听了之后,顿时脑袋低的更低了,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说实话,这些事情这些人还真的没有考虑过,现在听李定北这么一说,还真的有道理。

    “还有这个御史,虽然风闻奏事是他的本职,但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就胡乱的认为吴玠将军犯了错误,现在大军还没有出发,仅仅是在南下的准备,自己关闭府门,等待朝廷的处置也就算了,但若是在战时呢?岂不是坏了大事吗?”李定北看着眼前的奏章,露出一丝厌恶之色,小小年纪不知道朝中大臣私下里的勾当,仅仅凭借心中的一点正义处理事情,可偏偏让人无话可说。

    “殿下放心,若是在战时,这些人绝对不敢如此的。”王穆赶紧出言说道。压制武将,这是文官集体的心思,众人虽然感觉到御史的言辞有些不妥,但并没有放在心上,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既然武将们办错了事情,需要处罚,哪怕是象征性的也无所谓,这位御史呢?此举又是为了什么?表现一下自己的存在?或者真的想教训一下吴玠将军?难道不应该受到处罚吗?御史言官掌握弹劾大权,是不是可以胡乱使用的?”李定北稚嫩的小脸上涨的通红。在他眼中,吴玠在前面浴血奋战,可是背后还有人拖后腿,这让他十分不满。

    “这?”众人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定北说的话没有道理吗?很有道理,可若是按照李定北这么做下去,日后又有哪个言官敢痛快的说话了。要知道,这个时候,受前朝影响,文人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御史言官更是清流中的主力,是朝中任何奸臣的大杀器。

    “殿下说的极是,任何人犯了错误,有应该受到处罚,言官也是如此。”赵鼎想了想,只能苦笑道。

    “诸位先生,这只是学生的一点浅见,学生年幼无知,诸位先生若是认为有些不妥,可以不必放在心上。”李定北小脸上顿时露出笑容,站起身来,朝众人行了一礼,吓的众人只能还了一礼,心中却是一阵苦涩,这么大年纪,居然被一个童子给教训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