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敌人的火器也很厉害
    “围三阙一?”傅邀着城外的军营,面色阴沉,虽然以前已经有了准备,但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让傅选面色沉重,他只有两万人马,根本就不能应付眼前的局面。

    “恐怕我们支撑不了多久了。”徐庆低声说道。他的声音不敢大一些,在附近还有岳家军,若是让这些士兵都感觉到将军心帜恐惧,那这辰争不要打了,直接打开城门逃走就是了。

    “虽然是围三阙一,但就是不知道南面到底可有人埋伏?”傅逊。围三阙一虽然危险,真正的危险的却是逃走之后,敌人若是前方有了埋伏,身后还有追兵,那才是最危险的。

    “应该不会,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在李璟来建康之前,攻破建康城,以建康城为中心,吞并整个江南。”傅逊说道:“他们就是想将我们赶出建康城,可就是如此,我们也不敢轻易放弃建康城。”

    建康城是什么地方,是六朝古都,也同样是南宋的都城,不错,就是都城。无论是临安也好,或者是襄阳也好,无论是赵桓也好,或者是赵构也好,都不会称呼临安或者襄阳是都城,只能称呼为行在。在南宋众多文人眼中,南宋的都城只有两个,一个是汴京,一个就是建康。一个是赵匡胤所定,一个地位太重要,无论是临安也好,或者是杭州也好,都郴起一个京师的责任,只有建康才可以。傅选不可能常丢失建康的责任。

    “只是每个城门五千人?能行吗?”徐庆曳。虽然对方只是封锁了三个城门,但傅选却不敢任由另外一个城门就这样空着,对方兵马众多,若是抽调出一部分来,猛然之间进攻另外一个城门,那如何了得,所以明知道对方留下了一道缝隙,他们也只能是将那一道缝隙给堵起来,这就是兵少的缺点,甚至他们连预备队都没有准备。

    “凭人事,听天命吧!”傅丫息道。在这之前,他还是有信心,守专康城十天的时间,现在他连三天的时间都不敢保证了,谁知道吴玠会用这样无耻的办法,光明正大的欺负你兵少,让傅选无可奈何。

    徐庆也点点头,正待说话,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战鼓声,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唐军进攻了,他们没想到唐军如此迫不及待,大军刚刚分开阵营,总得休息一下吧!没想到,这个时候就发起进攻,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休息和准备。

    “足见敌人想拿下我们的野心啊<备突火枪吧9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敌人攻下了建康,这些东西都要用用了。”傅呀静的说道。

    突火枪是最近宋军研究发明的武器,只是和大唐的火器不一样,它是用巨大的竹筒为枪身,里面装了火药和铁丸,点燃火药之后,催动铁丸,达到伤人的目的。大唐以火器而震慑四方,无论是赵桓或者是赵构,在得到这种情况之后,也研究起火器,只是到底是没有广备攻城作那样庞大的基础,也没有充足的理论和充足的时间,做出来的东西就是这种突火枪。

    索性的是制作原料十分简单,竹筒在江南也不知道有多少,火药早就适用在军事上。虽然竹筒容易损毁,索性的是制作起来方便。大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城下,无数士兵蜂拥而至,朝城墙上杀了过去,各种攻城手段纷纷使了出来,云梯、攻城车、回回炮等等武器纷纷出现。

    吴玠、韩世忠、吴璘三人统帅大军,望着眼前崭新的城墙,脸上并没有任何惊讶之色n墙的虚实实际上早就由暗卫探听清楚,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坚固。所以他们认为,在大唐的兵锋下,敌人再怎么强悍,也没有办法和大唐军队相提并论,顶多数日的时间,就能解决建康城。

    “轰d!”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上一阵阵巨响声传来,只见城墙上一阵阵烟雾升起,一股刺鼻的气味很快就笼罩天空,城下惨叫声连连,战场上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声音?”吴璘等人面色一变,这种声音他们很熟悉,这种气味他们也很熟悉,但若是出现在对面敌人手中,那就不一样了,吴玠忍不住催马上前。

    战场上的混乱很快就停了下来,大唐精锐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无数医护兵出现在战场上,冒险将受伤的士兵抬了过来,吴玠面色青紫,他看见手上士兵身上宛若无数个麻点,一个个黄豆大小的伤口遍布伤兵身上,甚至脸上都被打成了马蜂窝。

    幽士兵没有被当橱杀,但受伤甚重,看上去极为恐怖,让人不寒而栗,就算是吴玠也是露出惊骇之色,这要是打在自己身上,当如何是好。宋军以前是有火器的,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像什么毒烟球、火炮○藜火球等等,都已经广泛用于军事上的,但这种近距离打击的突火枪却是第一次使用,一上来就给唐军带来了一场大餐。

    “暗卫是吃什么的?怎么连这种新式的武器都不知道?”韩世忠忍不住大声怒吼道。一看这种武器,就知道是刚刚研制出来的,但号称无所不能的暗卫居然没有察觉出来,一上来就导致大军损失无数,这就让人不满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等打上去才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不就是火器吗?难道我们的火器少了?”吴玠面色阴沉,摆了摆手,他现在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火器,能进攻多少次,贸然进攻恐怕损失更惨。

    “轰!”一声巨响传了过来,三人朝城墙上望去,却见城墙上忽然之间飘落一物,吴玠赶紧取了千里镜望了过去,入眼的是一个面色狰狞的脸孔,脸上厩血洞,看上去十分丑陋,但吴玠没有注意到那人的惨状,而是看见飘落的物件。

    “竹子?”吴玠失声惊呼,他想到了什么。他记得前不久,暗卫曾经送来一份情报,建康城内藏有不少的大竹子,他当时以为是为了修筑城墙用的,但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