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斩杀完颜阇母
    韩世忠望着眼前的金人,想到当初在汴京城下时的模样,无数金兵铺天盖地,呼啸而来,将整个汴京城团团围住,赵佶父子二人惶惶不可终日,整个朝廷上下不敢与之相抗衡,军中士气低落,无人敢冒险进攻金人。

    可是在眼前,无数士兵前赴后继,无数将军们舍身忘死,纷纷冲锋在前,那些看上去十分勇猛的金兵,在大唐军队的进攻下,狼狈后撤,根本不是李唐大军的对手,就算对方是骑兵,在数个步兵的进攻下,李唐大军仍然占据着上风。

    韩世忠相信,就算自己不来,金人也绝对讨不了好处,自己的到来,甚至可以说是抢功劳的,作为一个男子汉,韩世忠桀骜不驯,但绝对是顶天立地的人物,哪里会允许自己得到这样的战功,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将面前的金人斩落马下。

    “弟兄们,金人就在眼前,今日合该我等建功立业的时候。”韩世忠一阵大呼,不管怎么样,金人败局已定,他需要的就是利用自己的骑兵来扩大战果,将金人赶到黄河北岸去。

    看着韩世忠奋勇杀敌的模样,唐军士气高昂,追杀过来的公孙胜、朱武等人虽然很惊讶韩世忠怎么会出现,但也不敢放弃这样的机会,率领大军趁机掩杀。

    完颜阇母早就被韩世忠的骑兵冲杀的头昏脑涨,对付两只步兵,完颜阇母还是觉得自己有点信心,但当韩世忠的骑兵杀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不妙。汴京的援军来了,要么来自鲁地,要么就是来自江南,无论是哪一边,都说明李璟已经抽出足够多的兵力来解决汴京的困境。

    “撤。”完颜阇母原本还想着击败种师道,给汴京一个打击,现在韩世忠的大军已经杀来,他就知道,自己的算盘恐怕没有已经落空,留在这里,顶多也就是让李璟不断的蚕食自己的部队,还不如回到河北,整顿队伍,随时杀过来。

    只是完颜阇母进攻容易,撤退却很困难,双方大军交织在一起,根本就不能快速的分割开来,完颜阇母虽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也顶多是亲兵卫队紧随在完颜阇母身边,朝北方而去,其他的军队仍然是被唐军围困,不断的惨叫声在乱军中响起。

    完颜阇母面色阴沉,双目赤红,他死死的拽住缰绳,忍住心中的愤怒,毫不迟疑的朝黄河岸边而去,他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转身就和唐军同归于尽。

    “完颜阇母,哪里走?”在乱军之中,韩世忠看见一个金甲将军正在朝黄河而去,顿时知道是完颜阇母,心中一阵狂喜,自己刚刚投靠李璟,若是不能建功立业,就算李璟封自己为侯,恐怕会被其他人笑话。但若是斩了完颜阇母,事情就不一样了,一步封侯也不是不可能的。

    韩世忠手中的大刀挥舞,他力量强大,手中大刀每次挥出,都能将对方士兵击杀,他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就是连坐下的战马也都被鲜血染红了,发出一阵阵嘶鸣声,韩世忠浑身煞气冲天,双目赤红,脸上却是喜色,眼前的敌人对于他而言就是战功。

    完颜阇母终于发现身后的韩世忠追了上来,顿时又气又怒,他是金国大将,是当今天子的弟弟,就算是金国皇帝对他也是恭敬有加,哪里像今日这样狼狈,居然被一个汉人追杀。

    “小辫子,有本事停下来和你韩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身后的叫嚣声响起,

    完颜阇母浑身颤抖,双手死死的握住缰绳,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恨不得转身就和韩世忠厮杀在一起,但看着周围的士兵纷纷坠落马下,背后的追杀声越来越大,好像是有千军万马正在追杀着自己,完颜阇母哪里敢转身再战?

    “小泥鳅,你这样急急忙忙的回去,难道是想着回家吃奶吗?来,和你韩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让你韩爷爷高兴了,才放你回家吃奶!”叫嚣声再次传来。

    完颜阇母不知道韩世忠为何称呼自己为小泥鳅,但是总归是不好的名头,又想到“吃奶”的意思,丑脸更是愤怒,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抽在坐骑上,坐骑发出一声哀鸣,四蹄飞舞,跑的更快。

    “金狗,你有女儿吗?送过来给我暖床如何?不,给我家的小狗暖床如何?”可恶的声音再次在后面响起,完颜阇母气的嘴唇直颤抖。

    “看你那模样,想来生不出什么漂亮女儿来,就算真的漂亮,嘿!那是你自己的种吗?我看你头上已经绿啊!”韩世忠笑声再次传来。

    “哇呀呀!可恶的绵羊,找死。”完颜阇母终于忍受不住了,猛然之间转过身来,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朝韩世忠当头斩来。

    韩世忠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自己的激将法终于成功,完颜阇母终于忍受不住自己的刺激,和自己厮杀了。手中的长刀也迎了上去,发出一阵大响,韩世忠虎躯晃动,完颜阇母身躯颤抖,两人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惊讶。

    完颜阇母的年纪远在韩世忠之上,没想到一刀下去,力量居然和韩世忠不相上下。完颜阇母原本的担心抛之脑后,他还害怕自己的力量不如韩世忠,为韩世忠所杀。没想到这个家伙看上去高大健壮,没想到力量也不过如此。

    “小的们,拦住唐兵,这个可恶的家伙我自己来收拾。”完颜阇母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兴奋,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虐杀对手。?刚才韩世忠如此羞辱自己,这让完颜阇母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这次他要好生报复回来,他扬起手中的战刀,冷哼哼的说道:“小子,刚才本将军不过是使出了一半的力气而已,没想到你连我一半的力气都抵挡不住,汉人懦弱,今日一见果真是如此。”

    “是吗?刚才本将军不过用了三分力气而已,金狗,今日活该你命丧于此,恰好本将军刚刚归顺陛下,还需要战功,这下正好用你的脑袋来报陛下对我的知遇之恩。”韩世忠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