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科举落幕
    “陛下圣明。”众人听了之后顿时一声长叹,不管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管纲常之论在众人心中占据了什么样的地位,但是李璟的一句话就已经确定了谁是状元。同样,更重要的是,也能看得出李璟日后治理天下的标准是什么。

    “好了,就这样定了吧!”李璟指着虞允文的试卷,说道:“虞允文为状元,胡铨为榜眼,叶,张启方为探花吧!”

    李璟原本是想着将叶颙为探花的,猛然之间想到叶颙也是江南人,虞允文、胡铨都是江南人,前三甲都是江南人,恐怕会引起众多学子的不满,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让张启方做了探花,虽然他不喜欢张启方的纲常之说,但是不得不说,纲常之说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些道理的,符合皇权的统治,尤其是在建国之初,更是如此。从这方面来说,张启方的观点还是有些用处的。

    “陛下圣明。”王璞听的分明,原本阴沉的面容绽放出一丝笑容,三甲之中,北方虽然只有一个张启方,但好歹陛下也认同了这个纲常之说,否则的话,按照他对李璟的了解,是不会允许张启方占据其中的一个名额,所谓的南北之分,在李璟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李璟眼中只有天下。

    “按照规矩,这些中了进士之后,就必须要在军营中训练三个月,上午训练,下午归各个衙门帮忙处理政务,然后再下放,三甲为县令,其他为通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改变这种方式。”李璟正容说道:“虽然是读书人,但是日后要处理一个繁重的政事,没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如何能行?这些通判首先去的方向就是西北边陲,教育一方,西北边陲与中原的情况大不相同,耶律大石在那边已经定下了规矩,朝廷的人去了之后,一定要张弛有度,我们的人也不能被别人欺负,但也不能欺负别人。西北这个地方情况复杂,刚刚收复,一定要小心谨慎。”

    “臣等明白。”赵鼎等人听了不敢怠慢,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被派往西北边陲之地,不过想想,按照众人对李璟的了解,也的确是那种越重视要求越多,对这批人很重视,所以才会派到西北这样的苦寒之地去。

    “三年一个任期,先熟悉一年,让他们沉下去,然后当三年的县令,成绩突出者,调到内地来,两年一个任期,县令、府台通判、知府,这样一级一级的来,保持朝廷官员的序列,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也能正常的运转。”李璟手指敲了敲面前的御案说道。

    “陛下所言甚至,若是一开始就让这些新晋官员在内地任职,不知道辛苦,如何能体恤民生,只有在苦寒荒凉之地任职,才能知道治理天下之不易。”赵鼎连连点头,以前他没有做宰相的时候,认为治理天下是在手指之间,十分简单,现在才知道当家的不容易。

    “以前历代王朝考核的标准不过是劝课农桑,教育地方,地方稳定等等,但实际上,想要当好一个县令,远比当一个宰相困难,朝廷诸公锦衣玉食,但是有些地方连吃都吃不饱,穿都穿不暖,百姓又如何能谈得上效忠朝廷呢?朕想,一个县令最大的政绩不是他地方上吏治清明,路不拾遗,更重要的是应该让老百姓吃饱饭,这才是最重要的。仓廪足而知礼仪,这句话是有道理。”李璟面色沉重,吃饭这个问题实际上一直延续了数千年之久,实际上,就算是极为发达的后世,仍然有许多人吃不饱饭。李璟就算是文治武功甲天下,横推历代皇帝,但想要解决天下人的温饱问题,仍然是一个相当困难的事情。他所说的这一切,实际上也只是一个梦想而已。

    “陛下仁德爱民之心,臣等佩服,相信下面的臣工们也会将陛下的训导牢记在心,下去之后一定会解决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张孝纯赶紧说道。

    “能记住就不错,真的想做起来,是何等的困难,也许就算是朕用一生之力,也难以解决老百姓温饱问题。”李璟摆了摆手,心中一阵苦涩,就算他能纵横天下又如何,现实让李璟有力无处使。

    “陛下。”众人心中一阵惶恐。

    “科举的事情解决了,后天,朕就要出征了。”李璟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各部兵马都已经调动完毕,鲁地的大战已经掀起,诸位,大唐这次的目标就是消灭金人,诸位臣工,后方就拜托诸位了。”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但这个时候众人的表态还是很重要的,山呼之声传到外面,众多等候消息的士子们也知道金榜已经决定,也都纷纷拜在地上山呼万岁。

    片刻之后,宣德门外,一张金榜悬挂。上面标注着众多学子上榜名单,两百多人名纷纷出现其上,最上面的虞允文、胡铨、张启方三人成为最大的赢家,运气不大太好的叶颙、李易等人只能是排在后面,和两人若是在一般科举的时候,倒是有可能成为状元榜眼一般的人物,可惜的是碰见了虞允文、胡铨,加上李璟又是一个不按照正常牌路出牌的家伙,满腹经纶瞬间成为二甲一般的人物。

    不过也因为是大唐王朝第一批进士,含金量之大,难以想象,可以想象,只要正常发展,这些人日后必定会位列朝堂之上。

    当天夜里,整个武英殿成为众多进士欢乐的海洋,十年寒窗,今日总算是苦尽甘来,连皇帝李璟都参加了这次宴会,一番鼓励成为这些士子中最大的嘉奖,甚至有的人失声痛哭,有的人仰天大笑,得意洋洋。

    只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在这个时代,或是手执刀枪,杀出一片天地,征战疆场,封妻荫子;或是参加科举,凭借锦绣文章,获得前程似锦;再不行,只能是行走经商,或许能得个丰衣足食,身着锦绣,但哪里有前两者来的风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