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进退维谷
    “撤。”岳飞摆了摆手,指挥踏白军、游奕军、背嵬军撤军乱军之中,在不远处会合张宪大军,并没有离开太远,仍然是安营扎寨,监视种师道。

    “末将无能,若不是老相公相救,恐怕末将已经为岳飞所杀。”武松率领千余士兵,面色惭愧走了过来,单膝拜倒在地,神情痛苦,数千将士因为自己的无能而丧命,让武松心中很难受。

    “岳飞奸诈,你败于他之手,也是理所当然。”种师道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不光是你,就算是老夫,不也是为他所趁,我为领军大将,战败也是因为老夫无能,怪不得二郎。”种师道将武松搀扶起来,看着武松身后千余将士,几乎各个带伤,老脸羞的通红,掩饰不住的是惭愧。

    “种相公,现在该如何是好?岳飞既然出现在这里,恐怕林公爷那里也出了问题了,你我两人加起来损失了不少,再次进攻,恐怕不能对岳飞产生威胁了,耶律大人那里?”武松有些担心,四路大军林冲已经失败,自己这一路也损失了不少,剩下的韩世忠那边就不用考虑了,耶律大石手中的河湟精兵能不能抵挡岳飞,种师道和岳飞两人也不敢保证。

    “不管怎么样,先盯住岳飞就是了,一旦岳飞有什么反应,你我立刻跟上去,总算还有数万大军,也能做一些事情。”种师道面露苦涩。事已至此,种师道又能怎么样呢?

    当下两人选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扎下大营,盘点了一番,短短一场遭遇战,唐军死伤两万余人,武松一万大军损失八千多人,而种师道的冒死冲锋,虽然最后击溃了张宪的军队,但自身也损失一万多人,十万大军损失了两万多人,算是伤亡惨重了。

    “我们虽然损失了不少,但是岳飞那边也不好受,不说多的,一万多人还是损失了。”武松咬牙切齿的说道。自从跟随李璟,从来就没有像现在吃亏过的,一万大军差点都被人吃的干干净净,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差点丢在那里。

    “算了,算了,眼下重要的是不能让岳飞再次出击了。”种师道皱了皱眉头,现在岳飞总体的兵力并不比唐军差许多,但若是各个击破还是有希望。

    “四路大军损失了两路,四面夹击的计划肯定是不可行了,能将岳飞限制在江汉之间就可以了,只是,如此一来,只能请陛下出手了。”武松苦涩的说道。什么事情都指望李璟出手,这是一件让臣子们十分羞愧的事情。

    “想要对付岳飞,也只有陛下出手,这也没什么。这样吧!你我一面修书给耶律大石,大军相互行军,争取汇合在一起,然后上书陛下,请陛下南下,这个时候,想必陛下已经击败了金人,留下部分兵马驻守燕京,大部分兵马可以南下进攻南宋了。”种师道想了想说道。他老脸上还是有一些羞愧的,毕竟自己是一个败军之将。

    这个时候,外面有亲兵禀报说有林冲的书信送来,种师道让人进来送上书信,看了一番之后,对武松说道:“林公爷果然是遭遇岳飞了,他所率领的大军都是新兵,人数更是少于岳飞的,被岳飞一番冲锋之后,就退守襄城,不敢西进,免得岳飞攻入江淮,威胁汴京。可惜的是,提醒的迟了一些。”

    “驻守襄城,这样也好,我们也驻守在这里,防守岳飞进攻商洛,在战场上正面击败岳飞十分困难,但是防守岳飞还是可以的。”武松缩了一下脖子,说道:“现在都是十月底了,马上就是十一月了,天气寒冷起来,那个时候,岳飞大军缺衣少食,正好可以不战自溃。”

    “你这种想法倒是有些道理,只是到耶律大石那里恐怕行不通,耶律大石刚刚被陛下任命为征南大将军,主掌对岳飞的进攻,他可是指望着击败岳飞,在政事堂中争夺更多的话语权呢!出将入相,这是何等的荣耀,恐怕就是首辅大人都不一定能够压得住此人。”种师道从赵宋而来,对朝中权力的争夺,要比武松更加的敏感,很快就明白耶律大石心中所想,顿时笑道:“现在四路大军变成这个样子,耶律大石心中恐怕更加不好受了。”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这个岳飞非同寻常,四路大军合计几十万人,居然被他杀的支离破碎,眼下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武松摇摇头说道。

    “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让岳飞离开江汉平原,否则的话,几十万大军的牺牲就等于白费了。”种师道双目中迸射出冷光。他是岳飞的前辈,当年自己主掌大军的时候,岳飞连一个将军都不是,眼下这个岳飞却是掌握了二十万大军,将他打的极为狼狈,差点兵败。就算是如此,一世英名也算是葬送了,若是说恨的话,种师道才是更恨岳飞。

    “我们现在明白这个道理,想来岳飞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武松望着远处的,隐隐可见有一座大营出现在远处,显然岳飞也是在扎下大营,相比较等人的无可奈何,岳飞的情况就更加悲惨,毕竟粮道被断,虽然在江汉平原夺取了不少的粮草,但这些粮草总有一天会用完的,甚至若是要坚守十天半个月,李璟派出了其他的援军前来,岳飞现在同样是进退维谷。

    “老夫倒要看看他岳鹏举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打破眼前的僵局。”种师道想了想,他忍不住摇摇头,他发现自己是绝对不能打破眼前的僵局,只是坐以待毙,恐怕不是岳飞的性子,虽然很不喜欢岳飞,但这个时候也想见识一下岳飞的表现。

    “他除非是击败我们,否则的话,我们都会盯紧他,现在更加不妙的是,他在邓州等地征召的士兵军心不稳,今日更是临阵造反,军营中也有数万士兵,这些士兵岳飞是用还是不用,都是摆在岳飞面前的一个问题。”武松冷笑道。

    种师道点点头,用,担心这些士兵再次背叛,不用,那就是浪费,军心士气将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