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再次抗命
    “本将军顶天立地,没有任何隐私可言,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岳飞面色阴沉,他已经感觉到不妙了。

    “秦相让小人转告将军,将军乃是国之重臣,何必为了他人,使得君臣猜忌呢?”内侍低声说道:“小人认为,将军只要取了后院之人的性命,想必就是天下太平了。”

    一阵巨雷在岳飞耳边响起,他总算是想到了问题所在,居然是因为住在自己后院之中的赵谨,顿时气的虎躯颤抖,嘴唇直哆嗦,忍不住说道:“本将军还从来没有想到,因为一个稚子而无端猜忌军中大将的,陛下是何等的英明神武,岂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谨王子并没有什么过错,让本将军如何去杀他?究竟是何人在陛下面前献如此诡计,若是本将军真的杀了谨王子,我岳飞遗臭万年不说,就算是陛下也会让世人耻笑的。想陛下已经登基称帝,现在连自己的侄子都容不下,如何能号令天下?说,这个主意是谁出的?”

    岳飞虎目中迸射出杀气,冷冷的望着内侍,他已经断定这个主意绝对不是赵构自己出的,背后肯定有人,他南征北战,气势雄浑,一声怒吼,吓的内侍面色苍白,浑身直哆嗦,双目游离,露出慌乱之色。

    “万俟卨吧!”岳飞冷森森的盯着他一眼,说道:“也只有万俟卨这个无耻的家伙,才会献出这样的计策来蒙蔽皇帝陛下。滚,立刻给我滚我回去,本将军自己会向陛下解释此事的。一群无能之辈,却居于庙堂之上,蒙蔽圣明天子,真是可恶。”

    岳飞并不相信,赵构这样的皇帝,连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作为皇帝陛下,想杀一个人是何等的简单,哪里像现在这样,居然现在这样,希望一个臣子出手,这是何等的讽刺。

    “你,你岳飞,这可是陛下亲自命人传下来的金牌,见到金牌,如同见到皇帝陛下,你这是在抗旨。”内侍没想到岳飞居然如此刚烈,两件事情一件都没有答应。按照他的理解,若是不愿意前往行在,就杀了赵谨就是,左右不过是一个没有名气的王子,杀了也等于白杀,还能因此而获得皇帝陛下的信任,十分划算。哪里想到,岳飞不仅仅不杀人,反而,还将众人赶走。

    “这件事情,本将军自然会向陛下解释的,你们,可以滚了。”岳飞面色冷峻,冷森森的说道。原本心中还是有一些迟疑的,但这个时候听内侍这么一威胁,反而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这件事情,赵构肯定是受到蒙蔽了,只要是一个人,都不会让人杀了自己的侄子的。

    只是他忘记了,赵谨与其他人不一样,是一个生在皇家的人,皇家哪里有亲情可言,尤其是赵构这样的家伙,连自己的老子都杀过,岂会在乎一个侄子的性命。更重要的是,他忘记了自己在民间的威望太高,偏偏自己还没有什么缺点漏洞掌握在赵构手中。

    面对一个威望极高、名声极好的臣子,手上还掌握了几十万大军,作为一个皇帝,文治武功都很一般的皇帝,赵构表示自己的压力很大,或许他是真的不想杀了赵谨,但能借岳飞之手杀了赵谨,还能因此坏了岳飞的名声,赵构认为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内侍被赶走了,岳飞并没有召见张宪等人商议,而是心情郁闷的进了后院。李氏正在教赵谨读书识字,一见岳飞面色,顿时笑呵呵的让人将赵谨接走,才说道:“夫君心情不好?”

    岳飞也没有欺瞒李氏,而是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若是其他任何时候,我一定会回去向陛下禀明此事,但现在不行,李璟坐镇洛阳,种师道近在咫尺,林冲、武松、韩世忠等人率领几十万大军,含而不发,现在是有阴谋,我若是前往行在,恐怕张宪等人是抵挡不住李璟的进攻。”

    李氏点点头,不同于韩世忠,李璟若是亲自率领大军南下进攻襄阳,襄阳城一旦失守,南宋朝廷想要重新夺回襄阳势必是难于上青天,也唯独岳飞能坐镇这里,才能挡住李璟的进攻。

    “只是夫君若是不回去,恐怕万俟卨等人会在陛下面前进谗言,那将如何是好?”李氏有些担心的说道。

    “那让我如何是好?杀了谨王子,这点我做不到。”岳飞摇摇头。

    李氏眼珠转动,想了想说道:“不如送谨王子回行在,交给衍圣公,至于衍圣公如何安排,那是衍圣公的事情。夫君以为如何?”

    “不可。我想万俟卨等人就是想取了谨王子的性命,这衍圣公所在的地方虽然不错,但毕竟是衍圣公所呆的地方,且不说安全上得不到保证,而且,谨王子跟随衍圣公,所谓何事,难道是想借衍圣公的名头,日后好登基称帝不成?不仅仅是谨王子会倒霉,就算是衍圣公也会跟着后面倒霉。不可取,不可取。”岳飞摇摇头,将赵谨赶出去,自然是可以解决问题,但这将他岳飞放在什么地方?世人岂不是会说他岳飞忘恩负义,忘记了当年靖康帝对他的提拔了吗?

    “我认为这件事情,夫君还是小心一些为妙,毕竟,这已经是第二面金牌了。”李氏脸上浮现出一丝挣扎,最后还是很担心的说道。

    “只要李璟活在世上,陛下都不会说什么的,只要我对陛下忠心耿耿,抗命又如何?”岳飞不在意的说道:“陛下乃是圣明之君,只是因为身边有小人作祟额而已,待我写一封奏折,让人送上去,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愿如此吧!”李氏心中并没有把握,赵构真的很圣明吗?若是圣明的话,他岂会派出内侍传来金牌,只是看着岳飞一脸自信的样子,也只能是将心里的话收了回去,心中发出一阵叹息,岳飞此举并非是最佳的决定,只是想到岳飞的性格,李氏还是很干脆的没有继续询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