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靖康帝归中原
    洛阳皇宫之中,李璟行走在宫殿之上,天空上大雪飘飘,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雪白,苍茫一片,他今年将会在洛阳过年,身边并没有任何女子。

    “陛下,吕师囊将军派人送来的加急奏折。”高湛领着几个内侍急急忙忙的走过来,手上还捧着一个托盘,上面隐隐的放着一个纸筒。

    “山海关莫非有什么事情?”李璟望着远处的太液池,不紧不慢的说道。

    “金人送来书信,说靖康帝已经上路了,按照时间推断,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到达山海关,青阳侯询问陛下,将如何解决此事。”高湛赶紧说道,他双目中闪烁着一丝阴冷。

    “靖康帝?赵桓?金人还真的将他送来了,也罢!送来了就送来了,他若是来了,就将他送到江南去,让他去会一会他的兄弟。”李璟不在意的笑道:“金人难道还准备离间我大唐不成?我李璟可不是赵构,莫说是赵桓来了,就算是赵佶出现了又如何?”

    “陛下圣明,一个小小的靖康帝已经成为历史。陛下英明神武,岂会在乎一个失败的皇帝不成?”高湛连连点头。

    “他好歹也算是一个皇帝,既然回来了,就送到江南去,就算是死在江南,也算是落叶归根吧!”李璟摇摇头,赵桓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根本就改变不了任何局面,莫说现在的大唐,就算是南宋恐怕也没有人愿意拥立对方了。

    “陛下仁慈。”高湛连连点头,赶紧让人用信鸽将李璟的话送到山海关不提。

    前往山海关的官道上,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而行,靖康帝赵桓穿着一件破旧的皮袍,面色苍白,双目无神,头发枯黄,原本是一个风姿俊秀的年轻人,面色白皙,气度雍容,可是此刻,却好像是一个小老头一样。

    在他身边空无一人,只有几个金人士兵护卫着马车,口中发出一阵阵嘲笑声。一代帝王居然成了如此模样,也是让人唏嘘。

    赵桓望着周围的一切,这些地方他只是隐约的记得一些,当年曾经走过的地方。当年虽然也是被万军押送,但身边好歹也有不少的官员,可惜的是,现在这些官员多已战死,就算没有战死的,现在也成了金人的臣子,哪里还会跟随赵桓身边。

    这次他总算是离开了金人的狼窝,只是他的心中并没有任何高兴之情,中原已经不是当年的中原了,中原的皇帝也不是自己了,甚至自己这个时候前往中原,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都不好说。就算是去了江南,这天家从来都是无亲情可言,自己的兄弟是什么人物赵桓是知道的,这样的人又岂会留下自己的性命。

    “松皇,前面就是临渝关了,过了临渝关就是大唐的领土了。”送行的金军百夫长望着远处的临渝关,脸上闪烁着一丝奇异的光芒。

    “临渝关。”赵桓望着远处破败的关城,双目中闪烁着一丝迷茫,他虽然是金人的囚徒,但前不久李璟和完颜晟在临渝关一战也知道一些,正因为李璟在最后关头击败了完颜晟,才迫使完颜晟将自己送了出来,为的就是让自己牵制李璟,正因为,赵桓才会担心李璟会不会杀了自己。

    “不错,正是临渝关,不过,李璟已经放弃了临渝关,而是在不远处的地方兴建一个新的关卡。”百夫长讥笑道:“你们汉人别的本事没有,就喜欢做一个缩头乌龟,若是我们大金,根本就不需要兴建什么关隘,直接率领大军交战。”

    赵桓望着远处的山海,面色平静,好像百夫长嘲笑的并不是自己一样,这里是幽州,赵家历代祖先都渴望得到的地方,可惜的说,到了自己手中,这里还不是自己的。

    至于金人口中的不屑,赵桓心中更是不屑,金人若是如此厉害,也不会在临渝关失败,更是不会将自己送出来,归根结底,不就是败于李璟之手吗?

    “前方是什么人?有何贵干,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等不客气了。”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大喊,众人这才发现,两边不远处的山梁上多了数十骑兵,身着黑色盔甲,弯弓搭箭对准自己等人。

    “我等奉大金皇帝之命,送靖康皇帝返回中原。已经派人送信给大唐青阳侯了。”百夫长看见远处的骑兵,双目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但很快就恢复成正常模样,这些可是连大金皇帝都不是对手,大金名将完颜宗翰等人都是惨死在这些人之手,大金兵马损失惨重,这才不得已将赵桓放了回来,就是为了将李璟的注意力从北方转移到南方,让李璟对南宋发起进攻。

    “靖康皇帝?等着。”为首的哨探没想到金人居然送靖康皇帝前来,且不说对方已经禀报过吕师囊,就算没有禀报过,这些人恐怕也不敢放肆,毕竟对方是靖康帝,前宋才灭亡多长时间,靖康帝的名声天下人还是知道的。

    片刻之后,就见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就见数千骑兵护卫着一名大将缓缓而来,正是吕师囊亲自前来。

    “前方可是吕师囊将军?小人完颜昂,奉陛下之命,送靖康皇帝与大唐皇帝陛下,以显示我大金的诚意。”百夫长完颜昂大声说道。面色不卑不亢,就算面对的是吕师囊,身边还有千余兵马,也没有任何惧怕之色。

    “完颜昂,身为大金的宗室,居然只是做一个百夫长,难道你们大金的宗室都是如你这样的优秀吗?”吕师囊看也没有看赵桓一眼,而是大量着眼前的这个完颜昂,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脸上的风霜并不能掩盖多少他的实际年龄。

    “大金宗室优秀者不计其数,小人只是一个普通一员,当不得青阳侯夸赞的。”完颜昂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奇异之色,忍不住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心中忍不住与一边的赵桓比较一番,最后摇摇头,十个赵桓恐怕也比不上吕师囊。甚至就算是大多数金人将领,也不见得比吕师囊厉害,这样的人居然臣服于李璟,也能让察觉到李璟的厉害之处。

    “是吗?”吕师囊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金人损失惨重,正需要休养生息,而大唐华北也损失了不少,也需要缓慢恢复,双方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大战的可能性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