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岳飞的坚持
    “娘。”岳飞再次陷入悲怆之中,自己的母亲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偏偏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将军。”张宪等人见状,心中的不满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各个都跪在地上,不敢出言。

    “母亲,孩儿送你回家。”岳飞抱起岳母的尸体,缓缓转身进入岳府,在他的背后,刘氏、岳云等人紧随其后,张宪等人也都纷纷站起身来,只是来到府外,看着高大的岳府大门,却是不敢进入其中。

    岳母原本可以不用去死的,但因为洗刷自己儿子身上的内疚和罪责,所以宁愿自尽,甚至在临死的时候,还为自己的儿子献上一计。那就是守孝夺情。

    大堂之上,岳飞跪在地上,闻讯而来的李氏也跪在地上,整个大堂之上,也悬挂起白幡,岳府上的亲兵纷纷穿着白衣,整个岳府都弥漫着悲痛之心。

    “鹏举,鹏举。”

    这个时候,身后走来贾存洲身上也穿着白衣,脸上隐隐有一丝悲痛之色。

    “贾大人。”岳飞望着身后的贾存洲,面色莫然,说道:“大人为何来此?”

    “特来拜祭老夫人。”贾存洲朝岳母的尸体拜了一拜,说道:“陛下说了,这件事情,他并不知情,他并没有派六扇门的人前往临安。”

    “岳某知道。这件事情是李璟所为,母亲临死之前已经告诉过我了。”岳飞叹息了一声,说道:“母亲虽然不是被他所杀,但却因其而死,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贾存洲仍然是一脸的愤怒,心中却是一阵窃喜,没想到李璟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神助攻,他还想着如何像岳飞解释今日之事,现在借了岳母之口,将此事说了出来,让赵桓身上的黑锅消失的无影无踪。

    “贾相,听说北方去年很少有地方下雪?”岳飞忽然幽幽的说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年北方将会有旱灾?”

    贾存洲双目紧缩,思索了片刻,顿时说道:“按照经验,北方今年是有旱灾,不过,郡王,想要北伐,可不是现在啊!”岳飞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他还是听出了岳飞想要北伐,可按照赵桓的布局,首先是要对付东面的赵构,先占据江南,守住半壁江山,然后再做其他的事情。

    “可这个时候不是北伐的最佳时机吗?”岳飞虎躯颤抖,面色阴沉,忍不住反驳道。

    “哎!若是没有临安,将军这个时候北伐肯定是可以的,可是现在却不行,巴蜀张浚还没有臣服于陛下,一旦将军率领岳家军北上,荆州空虚,无论是建康张俊也好,或者是巴蜀张浚也好,都会对荆襄动手,王庆虽然已经归顺,但他的兵马,朝廷不敢用,毕竟他们还没有真正归心。”贾存洲苦笑道。新朝初立,看上去风光无限,但实际上隐患从生,想要真正的恢复正常,唯独只有将周围的隐患尽数消灭干净。

    “大家共同的敌人都是李璟,这个时候不趁机解决李璟?”岳飞顿时有些不满了。这个时候,可是一个好机会,大家一起北伐,趁着北方旱灾的绝佳机会,占据北方更多的领土。

    “陛下有北伐之心,但伪帝也有吗?”贾存洲扫了岳飞一眼,目光深处还有一丝不屑,这个家伙打仗是一个天才,但却是政治上的白痴,和李璟相比,赵构才是赵桓不共戴天的仇人,随时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趁着北方暂时没有南下的机会,赶紧解决身后的内乱,然后再找兴兵北伐,更或者,双方隔江而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赵桓的实力不如赵构,这个时候北伐,最后还不知道便宜了谁,作为赵桓,自然是反对北伐的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岳飞心中苦涩,就算是再蠢,也知道赵桓的打算,一时间心灰意冷,才说道:“贾相,家母刚刚离世,身为人子,生前不能尽孝,死后还是尽点心意,下官想要丁忧,为母亲守墓。”

    贾存洲大惊,这个时候是何等重要,岳飞若是丁忧,朝廷如何使用岳飞,如何兴兵东进,什么时候才能统一江南。

    “郡王,这个时候当以国事为重,郡王何故要丁忧?现在朝廷处在危难之中,郡王若是丁忧,让朝廷如何是好?郡王可是朝廷的定海神针啊!”虽然看不上岳飞的政治才能,但对岳飞的作用还是研究的很透。

    一旦赵桓失去了岳飞,不仅仅江南的赵构会蠢蠢欲动,就算是已经表面臣服的王庆也会兴风作浪。贾存洲这次前来,一方面是慰问岳飞,但更重要的是反对岳飞丁忧,没想到岳飞还是使用这一招。

    “此乃是人子之事,若是不丁忧,世人如何看待岳飞?”岳飞不容拒绝的说道。

    贾存洲正待反对,却见岳飞面色冷峻,双目微闭,顿时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岳飞都不会答应的,当下甩了甩袍袖,转身就出了岳府,自己不能劝阻岳飞,那就找一个能劝阻他的人来。

    “夫君,朝廷这边?”李氏看见贾存洲阴沉的脸色,顿时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母亲已经给我选了一条路,只是这条路却不是我想走的路。”岳飞摇摇头,说道:“原本我只是想击败李璟,恢复赵氏江山,可是现在赵家内部互相争斗,莫说是恢复赵氏江山,就连保存赵氏江山都很困难,丁忧避世或许是唯一的选择,可这符合人子所为吗?”

    岳飞事母至孝,岳母的死更是刺激到他,这个时候让他避世,远离天下纷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让他对赵构动手,更加困难。都说李璟是叛将,可自己对赵构动手,自己不也是和李璟是一类的人吗?

    “夫君准备对江南动手?是的了,就算夫君不动手,张宪等人也会动手的。”李氏在身边惋惜的说道。就算岳飞不动手,张宪等将也会逼迫岳飞动手的。

    “别人动手我不管,但我岳飞顶天立地,岂会对自己昔日袍泽动手?岂会对陛下动手,这次若不是李璟离间之计,陛下岂会对诸将下狠手,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李璟。”岳飞声音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