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风来雨来
    ,。

    建康城,城下军营绵绵,将整个建康城围的水泄不通,连一只飞鸟都没有放过,这几天双方都没有发生任何摩擦,好像这里的大战并没有发生一样,但双方都知道,一旦战争爆发,必定是一场血战,这一点,无论是领军的吴玠还是傅选都知道这个道理。

    吴玠穿着单衣望着远处的天空,静静的默默不语,李璟的兵马距离江都不过两日的路程,很快就能到达建康,可是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攻下建康,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好受。

    “兄长。”身后传来吴璘的声音,他转身望了过去,就见吴璘领着麾下众将走了过来,脸上的脸色顿时好了一些。

    “军中将士士气如何?”吴玠声音显的很平和,虽然大战还没有发生,但将士们的训练没有停止,只是这一切都是吴璘和众将完成,吴玠只需要把握主要的方向就可以了。

    “将士恨不得现在就要进攻建康城,大家都等得不耐烦了,听说中路军已经围攻襄阳,西路军都已经杀的刘光世找不到北了,就我们只是打了一场,就躲在城下,让将士们心中不爽。”吴璘苦笑道。他知道自己的兄长在等什么,但他认为战争总是有死伤的,就算死上再多,只要拿下建康城,直接杀入临安城,东路军的战功就是妥妥的了。

    “韩将军这个时候恐怕也在大船上喝酒吧!”吴玠好像没有听见吴璘心中所想一样,只是笑呵呵的说道:“走,找这个泼皮喝酒去。”他并不认为用伤亡获得的胜利有什么好的,若是能轻松取得胜利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吴璘等人见状,心中一阵苦笑,也只是跟着吴玠朝江边而去,双目却是有些不甘的望着远处的建康城,随时可以看见城墙上不少的百姓正在加固城防,甚至还能看见有不少竹筒露在外面,那就是南宋的火器,已经被李璟命名为突火枪的家伙。

    威力虽然不怎么样,但十分恶心人,就算不死,可一旦受伤,身上也会被打成了筛子,打在其他部位还好点,但若是打在脸上,整个脸都不能看。

    吴玠骑着战马朝江边而去,只见江面上战舰无数,在上游的一处,就见无数小舟横跨在江面上,无数民夫正在搭建浮桥,眼前着浮桥就能搭建成功,这是为了中军南下江南而准备的,免得乘坐战船,耗费时间。

    在不远处的地方,一艘巨大的战船横在江面上,舰船上升起银边血龙剑盾旗,还有一个“韩”字战旗飘舞,隐隐可见一个大汉正在马甲上喝酒。

    “这个韩泼皮果然是在喝酒,走,去找他喝几杯去。”吴玠看的分明,顿时哈哈大笑,大声吼道:“韩兄倒是舒服的很,临江饮酒,有古者之风啊!”吴玠声音很大,传的老远。

    “俺韩世忠不过是一个泼皮而已,哪里有什么古者之风,吴兄,来,喝上几碗。现在不喝,等过上两天,陛下来了,恐怕是喝不上了。”韩世忠大声回道,吐字清晰,说明对方虽然在喝酒,但脑子还是清醒的很。

    吴玠看见远处有一艘小舟缓缓而来,很快就靠岸,领着众人朝大船而去,很快就被拉上了大船,上了甲板,韩世忠也穿着一身青衣,站在甲板上迎候。

    “可是憋死我老韩了。这天!”韩世忠拉着吴玠,做了下来,就见他胸口敞开,露出漆黑的胸毛,大声说道:“天气闷热,大雨将至,可就是下不下来,你说恼不恼。”

    “韩将军放心,这雨迟早会下下来的。”吴璘也喝了一口酒,然后擦了一下嘴巴,很畅快的吐了一口气,大声说道:“还是将军这里爽快,有酒喝!”

    “哼,傅选的大军就在城墙上,万一下来偷袭,如何了得。”吴玠顿时不满的说道。这些打仗的家伙,谁不想喝酒,只是敌人就在附近,谁也不敢喝酒,而且李璟早就下了命令,喝酒误事,定斩不饶。他忍不住扫了韩世忠一眼。

    “嘿嘿,我韩世忠好酒,陛下也是知道的,更何况我这是在江面上,周围也没有敌人,敌人如何敢来进攻我们水师?就靠采石矶的那点水师?根本不够看。”韩世忠很痛快的喝了一口酒,说道:“我已经让解元领水师三万进攻采石矶水师了,相信采石矶水师一定不是他的对。”

    韩世忠可不是什么傻子,自己在这里喝酒,若是敌人来攻,恐怕韩世忠的脑袋都要掉下来,所以才会命令解元第一时间消灭在上游的采石矶水师。

    “你这个滑头。”吴玠指着韩世忠哈哈大笑。他心中知道,韩世忠若是不派人进攻采石矶水师,那才叫怪事,韩世忠桀骜不驯,能活到现在,凭借的不仅仅是他的武功韬略,他粗犷的外表下,还有一个细腻的心,所以才能得到李璟的信赖。

    “不如此不行啊,陛下要来了,大军即将渡江,若是敌人冒着生命危险,直接进攻我们的浮桥,来个同归于尽,如何了得。”韩世忠苦笑道:“不光是陛下来了,还有秦王来了,我们岂能不小心?”

    吴玠听了面色一正,秦王李定北的到来让吴玠更加小心了,自己这次还能领军南征,作为先锋的存在,固然要感谢李璟,但更要感谢李定北,若不是李定北,自己最起码要躲在躲着,哪里有可能领军出征。就冲着这一点,吴玠认为自己应该趁着会,立下战功。

    “看样子,我们必须马上发起进攻,就算是损失惨重不能等待了。”吴玠低声说道。

    “明天就可以发起进攻了。”韩世忠忽然站起身来,伸从空气中抓了一下,哈哈大笑道:“我已经感觉到水汽了,明天一定会有大雨。”

    “如此甚好。”吴玠听了面色一动,鼻子也闻了一下,猛的站起身来,大声说道:“韩兄,告辞了。明日大战再见。”他也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心中在佩服的同时,更重要的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