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史上最悲催的皇帝
    建康到杭州,溧水、安吉州、德清,绵延千里之遥,在现在社会,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在南宋的时候,交通不便,山水阻隔,极为不便。

    从大唐有意南下进攻南宋开始,岳飞从春节之后,开始命令各地的百姓南迁,他准备将这千里之地都变成荒芜,达到坚壁清野的目的,一开始还有一些人反对,但随着孔端友这个衍圣公出面,事情就变的好办多了,许多士绅主动出手,不仅仅自己南迁,甚至带着那些佃户南迁,至于家中的粮食,或是就地掩藏,或者借助官府的力量尽数运走,想江南多水道,弄上几艘船只,轻松将这些粮食运走,连一粒米都没有给李璟留下。

    固然有些贫苦百姓听说大唐的美好生活,但这些人饱受压迫,手中本身就没有任何粮食,甚至有些人还指望着李唐来救助,就算有一些粮食,恐怕也不会拿出来支援李璟的。无论是岳飞也好,或者是孔端友也好,都知道这个道理,只要大户搬走了,剩下的普通百姓并没有被他们放在眼中。

    “昔日繁华的建康城,此刻残破了许多。”李璟骑着战马,看着周围的街道,数日前的厮杀让原本就很破败的建康城变的更加残破,街道上人口稀少,这与以前李璟来到建康城截然不同,让李璟心中一阵唏嘘。

    “都是臣无能,让陛下失望了。”吴玠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若自己当初能守住建康城,江南重镇或许就不是这样了。

    “这与将军没有关系,就算没有这次战乱,恐怕岳飞也不会让建康城保持原来的繁华。”李璟摇摇头,说道:“岳飞已经成长起来,在倚仗武力的同时,知道能从其他方面来对付朕了。果然是失败能让人成长的更快。”

    李璟虽然是在夸赞岳飞,但并没有将岳飞放在心上,有些方面能取得胜利,但并不能改变眼下的局面,岳飞总体实力远在大唐之下,眼下的坚壁清野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从建康到杭州的官道上,到处可见拖家带口的百姓,这些百姓脸上都有菜色,目光中都透露着一丝迷茫,南下真的那么好吗?这是一个未知数,但不南下又能如何,战争即将爆发,沿途都是兵乱,有的时候,朝廷的大军比那些土匪还要残忍。若是不厉害,弄不好还有性命之危,南下或许还能保命。

    与这些百姓不一样的是,有些士绅乘坐着牛车,当然更多的人还是走水路,水路相对来说,比较安全,速度也比较快,大唐的水师还没有进入江南的水域中,南宋的水师却多在江南,这些人招揽水匪,组成军队,或是骚扰大唐的粮道,或者是截杀落单的暗卫,气焰十分嚣张。

    整个江南再次因为岳飞的一纸命令而变得更加的混乱,城中的官吏都已经逃走,有的只是空城,千里之内,恐怕也只有那些百姓仍然在进行艰苦的跋涉,走向未知的远方,原本繁华的江南,此刻变得萧条无比,哪里有昔日的模样。

    建康陷落的事情发生之后,岳飞再也不敢逐次分兵,让李璟的军队将自己各个击破,十分干脆的就放弃了沿途的城池,只是在重要的地方放置兵力,准备抵挡李璟的进攻。

    李璟在建康城停留了两日之后,就亲自指挥大军南下,骑兵和步兵缓缓而行,随行的粮草也携带了半个月之多,士兵们不仅仅携带自己的兵器和盔甲,还带有一两日的粮食,行军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有赖于眼前的城池都已经是空城,相比较快速行军,速度上也慢不了多少,大军直接朝杭州杀来。

    让岳飞困恼的是,李璟护送粮草的队伍就高达两万人,两万人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字,庞大到,想要歼灭这两万人,恐怕要付出数倍的代价,就算李璟每次运送兵力不过一万人左右,也需要岳飞调动大军围剿,这对于缺少兵马的岳飞来说,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转眼之间,他发现自己的坚壁清野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因为沿途城池的弃守,让李璟大军长驱直入,声势浩大,震动临安。

    “岳飞放弃周围的城池,不但没有让坚壁清野起到作用,反而让李璟长驱直入,这,这如何是好?”临安皇宫中,赵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像样的地方,岳飞的一纸奏章,让赵桓心中生出不满,忍不住对秦桧说道。

    “陛下,臣认为坚壁清野想要起到作用,不是沿途有没有粮草,而是看岳飞能不能守住杭州,只要能守住杭州,李璟的三十万大军每天所消耗的粮草就足以让李璟承受不住,眼下的坚壁清野效果不过还没有体现出来而已。”秦桧苦笑道。就算和岳飞不对头,但这个时候,他还是很支持岳飞的,大宋江山的安危都交给了岳飞这个时候不支持,什么时候支持。

    “那你的意思是离开这里?”赵桓看着秦桧一眼。

    “不错,臣认为当离开这里,不过,不是向荆襄,而是像东南,东南的王寅虽然攻克了许多城池,但并没有派人把守,就算是有把守,也只是少量的人员,我们可以轻松突破这些地方,想我大宋,在东南一带民心还是属于我们的。就算杭州失败,我们总还有机会的。”宋江解释道:“而且去了荆襄,荆襄一带也并不安全,王寅的兵力正朝荆襄压过去,到时候四面皆敌,必死无疑。前往东南才是唯一的出路。”

    “也罢!既然秦相也这么说,那朕再次迁都。”赵桓苦笑道。像他这样,恐怕是史上最可怜的皇帝了,当太子的时候,被自己的兄弟、权臣压得喘不过气来,还被自己的下属戴过绿帽子,当过俘虏,最后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被人赶的四处逃跑。

    可这一切又能怎么样呢?为了活命,赵桓也不得不忍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