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八百六十二章 扬州
    “这些该死的家伙,哪里是赵宋士兵,分明就是盗匪。”先锋武松看着面目狼藉的永城,还有一些百姓正在瑟瑟发抖,忍不住谩骂道:“都说岳飞、韩世忠都是治军大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那是,他们若是厉害,恐怕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身边副将忍不住说道:“看看我们十几万大军兴兵南下,赵构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之力,听说他现在正在扬州,我们不如加快速度,朝扬州杀去,或许还能将对方生擒活捉呢!”

    “兄弟们都吃好了吗?”武松双眼一亮,没有什么事情比生擒赵构更加具有吸引力。

    “赵宋刚刚烧好的米饭,还是比较香,弟兄们都吃着差不多了。”副将笑道:“嘿嘿,每次都是这样,搞的我们都不好意思,总是劳烦赵宋的士兵为我们烧饭,总感觉欠了什么。”

    “那你们将他们生擒活捉之后,好生对待他们就是了。”武松扬了扬手,说道:“走,我们立刻南下,王上的兵马距离我们就三十里,高宠的骑兵就在前方,不能让他们将功劳都独占了。赶紧南下,活捉赵构。”

    “南下,南下,活捉赵构。”身边的亲兵扬起手中的大饼,哈哈大笑起来,军心可用,像打这样的战争,不仅仅是意味着军功,更重要的是荣耀。

    一刻钟后,李璟率领大军杀来,在永城留下了一些兵马之后,紧随在武松之后,朝扬州杀去,在得知赵构在扬州停留之后,并没有继续南下,李璟很高兴。大军不分昼夜,纷纷南下。

    扬州城,赵构望着面前高大的城墙,心中总算是舒坦了一些,他住的地方是当年朱勔的府邸,修建的十分豪华舒适,让他暂时忘却了身后的追兵。

    黄潜善等人辅佐左右,为他谋划,军中有岳飞、韩世忠等人,根据黄潜善送来的消息,两人已经勉强抵挡住了李璟进攻,也让他安心居住在扬州城中。

    “陛下。”外面有一中年人走了进来,却是神情威猛,身材高大,看着面色自如的赵构,心中微微有些叹息。

    “苗卿!”赵构招过苗傅说道:“军中情况如何,这些日子有苗卿伴驾,辛苦了,待渡过了长江,朕不吝赏赐。”

    “谢陛下。”苗傅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想了想,还是说道:“陛下,眼下李璟虽然没有追上来,但扬州也不是久留之地,陛下何不立刻南下,渡过长江?”

    “黄卿不是说,李璟已经停止追击了吗?”赵构迟疑道:“扬州城坚固,难道还抵挡不住李璟大军?”扬州城繁华,远比江南要好的多,赵构自然想留在着烟花繁华之地,不愿意长途奔波,前往江南。

    苗傅面色微微一怒,忍不住说道:“陛下,李璟豺狼也!怎么可能会停止追击,他肯定会继续南下追击,扬州虽然不错,但是绝对不是建都之地。陛下,还是早些离开扬州为好。”

    “果真如此?”赵构面色一愣,有些怀疑道:“不是说金人骚扰汴京,李璟已经停止追击了吗?”赵构的心思提了上来,若是李璟继续南下追击,他肯定是要逃走的。

    “黄潜善此人乃是奸臣,专门欺骗君王,该杀。”苗傅忍不住说道:“陛下千万不能相信小人的话,赶紧南下的好。而且,臣认为李璟势大,不可与之抵挡,当应该求和为妙,两家罢兵休战,隔江而治,才是王道。”

    “苗将军,是南下或者是停留在这里,自有陛下做主,哪里轮到你说话。”身后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却见是同签书枢密院事王渊,与苗傅不和,正好前来请示赵构,拨付打造战船的钱财,没想到在这里听见苗傅的言语之中,顿时勃然大怒,指着苗傅说道:“李璟是什么东西,贼寇也,陛下乃是炎宋正统,岂能与之和谈?不要忘记了,我炎宋的宗庙社稷可是毁在李璟之手。这个时候,还想着和李璟和谈,莫非你早就和李璟有勾搭?所以才会让陛下和李璟和议?”

    苗傅面色大变,正待说话,却被赵构阻止住了,赵构摇头说道:“李璟虽然强大,但江南水网密集,骑兵不能发挥作用,我们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苗卿下去,只要整顿军队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管了。”就算是心中不满,赵构这个时候也不会训斥苗傅的,就是因为苗傅掌管宿卫,赵构还要依赖此人。

    苗傅听了不敢反驳,只能是退了下来,临走的时候,恶狠狠的瞪了王渊一眼,他知道赵构这个时候肯定是不喜欢自己,而这一切就是因为眼前之人的一番话造成的。

    “陛下,此人真是可恶,自己胆小怕事,还要来蛊惑君王,该死。”王渊望着苗傅的背影,不屑的说道。他的声音不小,走到门口的苗傅显然是听的清楚的,只是王渊不在乎,他深得赵构信任,就算得罪了苗傅又如何?

    “算了,苗卿也是好意。”赵构装着不在意的模样,说道:“只是朕与李璟仇深似海,怎么可能与李璟和谈,等秦桧自北方归来,朕还准备和金人联手,对付李璟呢!”

    “是,陛下圣明。”王渊赶紧点头说道:“陛下,臣这次来,是请陛下拨付钱粮,准备打造战船所用。”

    “这点小事,卿自己做主就是了,不必来告诉朕。”赵构宽慰道,声音很平和,也显示他对王渊的信任,只是虽然他说着,眉宇之间的忧色还是难以消除。

    王渊出了皇宫,一阵迟疑,招过一个宦官,说道:“陛下眉宇紧锁,心中何忧?”

    “唯独邢娘娘而已。”宦官低声说道:“邢娘娘与陛下感情很深,但是却身陷汴京,陛下心中思念,已经茶饭不思了,哎,王大人,陛下身边雄兵数十万,难道还击败不了李璟逆贼,夺回邢娘娘吗?”

    王渊听了默然不语,他也听说过邢娘娘的名声,生的美貌,深得赵构宠爱,只是现在已经落入李璟之手,哪里能夺的回来,而且,就算是夺回来,那个时候的邢娘娘还是原来的邢娘娘吗?恐怕早就被李璟给霸占了。猛然之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喜色,说道:“虽然短时间内找不到邢娘娘,但是本官记得状元桥旁边有一户人家生着一个女子,相貌与邢娘娘极为相似,何不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