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我是王上的女人
    “沈大人,官家看中了令千金了,特下圣旨,召沈美人入宫,恭喜恭喜啊!”沈府之中,沈晖大官人嘴巴张的老大,没想到喜从天降,一道圣旨出现在面前,皇帝陛下看中了自己的女儿,这是何等的荣耀,意味着沈家从一介盐商变成了皇亲国戚。

    “多谢陛下,待小女收拾一番之后,就奏请天子,赐下仪仗,好送入宫中,服侍天子。”沈晖赶紧说道。既然圣旨已经到来,就意味着沈晖不能再反对什么,而且沈晖也不准备反对,这样一步登天的事情,恐怕世人都想得到。

    “不用了,现在就可以跟我们出发。”内侍不在意的说道:“陛下准备前往江南,沈美人可以跟我们走就是了。”内侍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啊!现在就走?”沈晖面色一愣,有些惊讶的说道:“难道不准备收拾一番吗?仓促启程,恐怕有些不妥吧!”

    “沈大人,看您是沈妃娘娘的父亲,实话告诉您吧!贼子李璟的前锋大军即将杀到扬州城下,扬州城外已经有贼子的哨探了,听说李璟亲自领军前来,若是再等上片刻,恐怕扬州城都已经被攻破了,陛下已经带着太子和嫔妃前往龙舟之上了,很快就能离开扬州,前往江南。”内侍看出了赵构对沈美人的喜欢,不敢怠慢,赶紧将城中的情况说了一遍。

    “什么李璟要杀来了?”沈晖面色一变,忍不住说道:“公公稍等片刻,待我等收拾东西立刻就走。”说着也朝内侍拱了拱手,开始招呼众人收拾形状,准备跟随赵构离开江南。

    “父亲,皇帝陛下已经离开了扬州,说明皇帝陛下根本不是唐王的对手,我们这样前往江南,日后唐王若是夺取了天下,如何能饶得了我沈家?”沈芳菲望着自己的父亲,说道:“当初父亲曾经告诉女儿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若是宋帝仍然是主宰天下,我入宫自然是可以换取荣华富贵,但是现在宋帝已经偏安江南,女儿曾经听说唐王乃是盖世英雄,雄心勃勃,志向远大,远在宋帝之上,好像是前朝的太宗皇帝,这样的人迟早会一统天下,现在女儿嫁给宋帝,日后也不过是唐王的玩物而已,不会放在心上的,所以女儿认为,绝对不能嫁给宋帝。”

    “可是内侍就在外面,这个时候不答应,如何能行?”沈晖也承认自己女儿说的有道理,但是现在自己还再扬州,若是不答应宋帝,恐怕自己和家人性命难保。

    “拖,能拖就拖,唐王的军队既然出现在扬州附近,中军大纛很快就会出现,那个时候,宋帝哪里会顾得上女儿。”沈芳菲在绣楼上,望着远处的扬州城,忽然脸上变了颜色,对沈晖说道:“父亲,快,将一些钱财埋起来,有游侠正在四处祸害大族,快向我们这边来了。”

    沈晖面色一愣,也朝外面望去,果然看见城中一片混乱,无数游侠正在骚扰大族,不少的府邸已经是浓烟滚滚,无数的游侠四处抢夺,还有一些地痞在四处搜刮。沈晖甚至还看见了不少的游侠正朝自己的府邸杀来,沈晖的颜色顿时变了起来,没想到这边赵构刚刚离开扬州,就有暴徒四处作乱。

    “看样子宋帝已经逃走,唐王即将入城了。”沈晖不敢怠慢,赶紧冲下绣楼,去将自己的钱财藏起来,自己的女儿不管是嫁给宋帝也好,或者是被李璟发现,纳入皇宫也好,沈家还是沈家,还需要过日子的,他还要留取金钱继续活下去。

    这边沈晖刚刚下去藏金银财宝,沈府的大门就被游侠地痞所撞开,那些内侍看的分明,面色大变,为首的内侍扬起手中的拂尘,大声吼道:“这是陛下钦封的沈美人的府邸,你们谁敢放肆?”

    “陛下?哼哼,宋帝都已经逃走了,马上就是唐王前来,我等就是唐王的先锋,进入扬州城,就是要斩杀宋帝和他的臣子,哈哈,真是没想到,这里居然是宋帝国丈的府邸,正好杀的干净,然后再去找唐王索要功劳,或许我等,都能得到一批银子。”为首的游侠听了之后,不仅仅没有任何畏惧之色,反而哈哈大笑。

    “你,你们好大的胆子。”内侍顿时面色涨的通红,正待说话,却见迎面一道刀光杀来,内侍面色大变,忍不住将手中的拂尘迎了上去,一声惨叫,就见内侍瞬间被砍倒在地。胸口鲜血淋漓。

    “你,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内侍面色狰狞,指着游侠吼道。

    “该死的是你。”为首的游侠面色阴晴不定,双目中闪烁着狠毒之色,隐隐还有一丝恐慌。手中的钢刀正待举起,再次斩了过去。

    “住手。”一阵娇喝声传来,却见沈芳菲面若寒霜,走了过来,凤目扫过,冷哼道:“你是何人,居然在这里闹事,王上的兵马即将进城,你们胆敢冒犯沈府,难道就不怕诛灭九族吗?”

    “王上?你到底是什么人?”游侠望着沈芳菲,虽然感到惊艳,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敢动手,他这个时候大掠城池,就是看准了赵构离开扬州,整个扬州城人心惶惶,这个时候出手,不仅仅能抢到海量的东西,就算是日后被李璟发现,也不会出现什么事情,毕竟自己对扬州的破坏,有助于李璟收服扬州。但有些事情可以碰,但是有些事情绝对不能碰,就像眼前的这个女人,若真的与李璟有关系,碰了还真的会诛灭九族。

    “我,自然是王上的女人。怎么,你还想在我沈府猖狂吗?”沈芳菲凤目含威,冷森森的看着众游侠。这些游侠无人敢与之对视。

    “你,你真的是王上的女人?王上现在还没有入城,你如何是王上的女人?”为首的游侠,面色阴晴不定,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冷笑道。

    “我与阎妃就旧,前几天她写信给我,说已经将我的情况告诉王上,王上来到扬州之后,就会纳我为妃,怎么?你不相信?”沈芳菲笑眯眯的说道:“哦,对了,阎妃就是上次来扬州的大商贾阎婆惜,不知道你可知道?”

    “那,那自然是不敢,小人今日得罪了,还请王妃娘娘恕罪。”为首的游侠面色一变,显然他也知道阎婆惜的名声,原本的一丝迟疑消失的无影无踪,朝沈芳菲拱了拱手,赶紧退出了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