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八百七十八章 赵构有病
    建康府,赵构在大殿内行走,相比较汴京的皇宫,眼前的大殿只能算是一个府衙而已,甚至连应天府的皇宫都比不上,虽然都说这里有王气,但是赵构却不愿意在这里大兴土木,建造皇宫,因为建康距离长江太近,扬州十万大军可以随时威胁建康。

    赵构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因为他的儿子病了,赵构不得已才将行宫暂时留在建康,等到太子病好之后,继续南下。

    “陛下。”黄潜善领着太医走了过来,那太医赶紧说道:“太子殿下长途奔波,加上天气变化,得了伤寒,臣已经开了药方,喝上几碗药就差不多了。”

    “哦,那是最好了。”赵构听了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太子乃是我大宋的根本,千万不能有事。”

    “是,是。”太医听了之后,额头上顿时流出一丝冷汗,连连称是,这才在黄潜善的陪同下出了大殿。

    “哎!”太医摸了一下额头,深深的叹了口气,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姚兄为何如此紧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伤寒而已,就算是有其他的事情,陛下年轻力壮,难道不能再生一个吗?”黄潜善好笑的看着身边的太医,他和姚中和是至交好友,说话也随意了许多。

    姚中和却是扫了周围一眼,低声说道:“黄兄,你以为陛下那句话是说着玩的吗?太子关系到大宋的根本,千万不能有事。”

    “怎么?有问题?”黄潜善面色一愣,很快就询问道。

    “陛下匹马渡江,得天之幸,能够安然归来,但毕竟是在水中泡了很长时间,天气寒冷,难免,难免伤了身子,外表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日后恐怕,恐怕难有子嗣。”姚中和低声说道,说道最后,声音几不可闻。

    黄潜善面色苍白,身形微微晃动,这样的消息太让人惊骇了,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双目圆睁,死死的望着姚中和,说道:“姚兄,这件事情,你,你可不能乱说啊!陛下身子康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前两天还准备遴选秀女呢?”

    “这个与正常的选秀女没有任何关系。”姚中和忍不住解释道:“关键是子嗣,不过现在陛下四处奔走,恐怕难以调养,等定下来之后,再做调养也不迟。”

    “若是如此,可一定要小心了。”黄潜善点点头,拱手说道:“多谢姚兄。”

    “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所有才会冒着天大的干系告诉你。记住,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否则,你我两家必死无疑。”姚中和忍不住说道。多知道此事,就多得了一份先机,在日后皇位更替之中,就不会走错路。若不是黄潜善对他有救命之恩,姚中和绝对不会说出这件事情的。

    黄潜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干系重大,若是传扬出去,李璟不要大军进攻,直接派了暗卫杀手前来,就能解决此事。

    “多谢了。”黄潜善拱手之后,赶紧告辞而去。心中却是想着此事带来的影响,以及自己以后在朝廷之中所处的位置。

    西夏兴庆府外,克夷门作为兴庆府的外围门户,承担着守卫兴庆府的重要责任,西夏王朝在克夷门出摆放了七万大军,克夷门再向北就是翰孩罗城,翰孩罗城再向北就是黑水城,这三座城池都是西夏最重要的关隘,可惜的是,面对李乔和伯颜的凶猛进攻,翰孩罗城丢失,二十万大军抵达克夷门外。

    “王上已经消灭了赵宋宗庙,江南虽然有一个赵构,但是已经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了,到现在王上还没有称帝,就是因为西夏还没有被消灭,没有盖世功勋,如何能称帝,眼下,我们已经到达克夷门,兴庆府距离我们就只有一步之遥,可是我们在克夷门已经徘徊了十天之久,这是我等的耻辱。”中军大帐之中,伯颜面色阴沉,冷哼哼的扫着众人一眼,他的声音很响,众将虽然心中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伯颜将军虽然严厉了一些,但是说的却是事实,王上将二十万大军交到我们手上,自己面临着金人和赵构的夹击,主要还不是为了让我们击败西夏,夺取西夏,可是如今我们被挡在克夷门外十天之久,兴庆府远离中原,从长安运过来的粮草,每两石之中,有一石是消耗在路上的,王上这几年虽然囤积了不少的粮草,但是连年征战,消耗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若我们长时间不能攻克西夏,西夏还没有灭亡,王上就支撑不住了。克夷门是西夏最后的关隘,若是不能夺取克夷门,我们前段时间的辛苦恐怕就要付之东流了。”李乔扫了众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苦涩来。

    “嵬名承景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仗着他老子嵬名察哥的名头,在西夏耀武扬威,传闻他还想着夺取西夏皇位,现在他驻守克夷门,手中的兵马虽然有十万数,但是他的能耐不过如此,如何能抵挡我军的进攻。”伯颜一屁股坐在马扎之上,马扎传来一阵阵响声。

    “嵬名承景不过是表面上的人物,真正指挥大军作战的应该是另有其人。”朱武坐在暗处,望着悬挂在大帐一侧的地图,说道:“克夷门两面山峰,唯独只有中间一条道路经过,山势陡峭,不是一般人可以通过的,我们的人马虽然不少,但想要攻破克夷门,恐怕要消耗许多兵力,而对方想要进攻我们却很简单。”

    “我们第一次失利,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不知道克夷门的情况,对方一个冲锋下来,就让我们损失了千余人,末将听说嵬名承景此人贪得无厌不说,更是一个自私之人,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统帅,只是能将我等抵挡在此十天半个月,恐怕是没有这样能耐的,否则的话,当初王上就不可能灭了嵬名察哥。”李乔也赞同道。

    “国之将灭,总是有忠臣良将出现,可惜的是,西夏已经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就算有盖世名将也没有任何用处。”朱武摸着胡须摇摇头。眼下大局已定,就算有再高明的统帅也没有任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