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2282章 真正是个响亮的耳光
    卫泱说的话,让卫懿沉默不言。

    旁边的卫宁却说道:“五弟,我们都知道你和卫玉关系不差,可你也不能总是处处维护着他。”

    “是我处处维护着他,还是三哥处处刁难他?”卫泱撇嘴冷笑:“这么多年,三哥对卫玉做过什么,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说我处处维护他,我倒是想要问三哥一句,为什么处处和卫玉过不去?他究竟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如此耿耿于怀?”

    “他是小辈,怎么可能得罪我?”卫宁脸色一冷。

    “既然他没有得罪过三哥,敢问三哥,能不能抬抬手放过他?”卫泱先是像恳求似的说了一句,随后又对卫宁说道:“其实三哥应该明白,如今卫玉已是望月楼的总管事,成了魏王身边的人。三哥该考虑的不是放不放过他,而是他会不会放过你。我劝三哥还是不要再说一些不合适的话,做一些不合适的事。”

    看了一眼卫懿,卫泱接着说道:“三哥应该清楚,你不是二哥,不是卫玉的亲生父亲。他即便是记恨二哥,或许也不会怎样。可三哥只是他的叔父,要是把卫玉给惹火了,他应该不会介意狠狠的整治三哥一场。”

    卫泱说的正是卫宁所担心的。

    这么多年,他在卫家可是没少给卫玉难堪。

    呼来喝去就不说了,他还时常在旁人面前说卫玉各种不好,尤其是当着卫懿的面,说的更是欢畅。

    卫玉这么多年的艰难,有一半都是他造成的。

    如今卫玉做了望月楼的总管事,背后靠着魏王,曾经给他使了这么多绊子的卫宁,又怎么可能过的安心?

    看向卫懿,卫泱接着说道:“二哥是卫玉的亲生父亲,这么多年如此对他,实在是让人心寒的很。即便他本不该有嫡子的身份,可二哥也不至于把他看的连个仆从也不如。”

    卫懿脸上露出惭愧的神色,卫泱接着说道:“两位兄长来见我,究竟为了什么,我比你们还要清楚。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一句话,大魏会极力扶持望月楼,卫玉也一定有能耐把它做好。不出三五年,望月楼的地位应该不会输于凌云阁。二哥和三哥将来何去何从,还得看你们如何抉择。”

    “我们还能怎样抉择?”卫宁说道:“二哥是他的生身父亲,卫玉还不会怎样,就像五弟说的,我不过是他的叔父,他应该不会忘怀曾经发生的那些……”

    “照着我看,这位侄儿可没有这么绝情。”卫泱说道:“两位兄长也不要太把曾经的事情往心里去,如今倒是有件事可以拉近你们的关系,不知两位兄长肯还是不肯。”

    “什么事情?”卫懿忍不住问了一句。

    “望月楼虽然是交给卫玉了,可他们的积弱太深。”卫泱说道:“如今卫玉需要一大笔钱重振望月楼,倘若两位兄长肯与我一同说服父亲……”

    “你的意思是,卫家要出钱给他振兴望月楼?”卫宁皱起眉头:“你应该知道,望月楼的摊子究竟铺了多大,凭着我们卫家,把所有的钱全都砸进去,也不一定足够。”

    “他只需要十万吊。”卫泱说道:“我手上是没有那么多,否则一定会给他。毕竟用了一年,回来的会是十一万吊钱。”

    “十万吊用一年,才回来十一万吊。”卫宁摇头:“亏的太多……”

    “真的是亏了太多?”卫泱嘿嘿一笑,想卫懿和卫宁说道:“二哥和三哥应该明白,望月楼一旦重振,卫家是给过钱的。以后与他们往来经营,谁会更有优势?”

    卫懿和卫宁相互看了一眼,俩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迟疑。

    “两位兄长今天去了凌云阁,我都得到了消息,卫玉能够不知道?”卫泱说道:“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写封书信给父亲,请他调拨十万吊钱过来……”

    “十万吊钱也不是太多。”卫懿咽了口唾沫说道:“我手上就有……”

    “我平日里营生接触的不多,开销也是不小,手里只有三万。”卫泱看向卫宁:“三哥有多少?”

    “二哥拿出的已经足够,怎么还要我也拿钱?”卫宁错愕的问了一句。

    “难道三哥没有得罪过卫玉?”卫泱问道:“你就丝毫不想挽回和他的关系?”

    “可是十万吊钱已经够了。”卫宁说道:“他只要那么多……”

    “他要十万,我们给二十万,如此人情,难道他不会记着?”卫泱说道:“此时正是两位兄长与他拉近关系的绝佳时机,倘若两位兄长就此错过,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我拿十万吊,你俩再凑出十万吊,五弟晚些时候给他送去。”卫懿说道:“拿出这些钱不是为他,而是为了卫家以后能和望月楼在经营上时常往来。”

    “还是二哥看的明白。”卫泱朝卫懿拱了拱手,又得意的看了卫宁一眼。

    在卫家的时候,卫宁始终不待见卫玉,如今却要拿出钱财,助他阵型望月楼,虽然不得不做,心底却不太乐意。

    卫泱偏偏这时又说了一句:“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我们也不要耽搁,今晚就把钱给送去,也可以让他看到我们的情义。”

    提出当天晚上就把钱给送过去,卫泱其实也是担心夜长梦多。

    卫懿和卫宁要是回去再多商量一回,说不定又会反悔。

    要是他们此时答应了,晚些时候即便想要反悔,嘴上也一定不肯说出口。

    资助望月楼的事,也就这么办成了。

    当天晚上,曹铄还在书房里翻看着河套与西凉的地图,邓展在门外说了句:“主公,长公子和二公子来了。”

    “让他们进来。”曹恒和曹毅这个时候过来,曹铄知道,他们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说,于是吩咐了一句。

    曹恒和曹毅走了进来,向曹铄躬身一礼。

    “你俩这么晚来见我,有什么事要说?”曹铄抬头看向两个儿子。

    “父亲,其实我是刚得到消息,卫家打算资助望月楼。”曹恒说道:“他们今晚送了好些铜钱去望月楼,具体数目不是很清楚……”

    “二十万吊。”曹铄说道:“不止如此,卫玉本来想从民间向百姓借款,因为有了二十万吊,他怕是要打消了念头。”

    “卫玉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曹恒错愕:“向民间借款,岂不是从百姓手中拿钱?”

    “就是这个道理。”曹铄说道:“如今大魏的百姓手中,多半是有些闲钱。百姓不是商贾,他们手中有钱只能放在家里。很多人认为把钱存着是最稳妥的。卫玉肯给他们好处,把他们的钱拿到望月楼一用。如此一来,望月楼有了钱,百姓的钱也比放在家里更加稳妥,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

    “父亲好像很认同他的法子。”曹恒说道:“二弟刚才在我那里,得到这个消息,我俩一并过来告知父亲。没想到父亲却是什么都知道了。”

    “别忘记火舞是做什么的。”曹铄说道:“这个世上,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还没有哪样真的能够瞒过去。”

    “父亲说的是。”曹恒和曹毅一同应了。

    “白天我问卫玉有什么想法,他还说没有。想必当时是认为想法不稳妥,因此才不肯和我说。”曹铄说道:“卫家给他送了钱过去,手里有了钱,他也有了底气,想法也该有了。”

    “要不……”曹恒问道:“我和二弟过去看一看,打探一下他究竟有什么盘算。”

    “你俩过去,他应该会把盘算说出来。”曹铄说道:“此时天色已晚,你俩到街市上也不要逗留太久。长安虽然太平,你俩毕竟是大魏公子,夜间在街市上闲走,总是太招惹是非。”

    “父亲放心,我俩明白了。”曹恒和曹毅躬身应了。

    兄弟俩离开曹铄的书房,曹毅小声向曹恒问道:“父亲怎么如此谨慎,我俩是大魏公子,应该不会有人敢于对我们不利才是……”

    “会不会有人和有没有人敢,是两种不同的说法。”曹恒说道:“天下初定,父亲还没有登基。长安城内会不会有心怀不轨的人,可还说不清楚。父亲提醒,也是为了我俩着想。”

    “长兄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曹毅应了,陪着曹恒往皇宫前院走去。

    兄弟俩出了皇宫,在一队卫士的护送下前往望月楼。

    与此同时,望月楼里的一间包房。

    送来铜钱的卫懿等人坐在房中,卫玉则端端正正的坐在首座。

    “父亲和两位叔父造访,我本应站在一旁伺候,然而此时我并不是在卫家,而是作为望月楼总管事接见诸位。”卫玉说道:“李书上有所僭越,还请父亲和两位叔父莫怪。”

    卫玉说着,向卫懿等人拱了拱手。

    “总管事不用多礼。”兄弟仨人回礼以后,卫泱说道:“两位兄长来到这里,也是听说望月楼缺少钱财振兴,特意与我一同送钱来了。不管以往如何,总管事毕竟是卫家的人,还望以后能与卫家多走动一些。”

    “先前我曾向五叔提起需要十万吊铜钱。”卫玉说道:“没想到卫家居然这么快就送来了二十万吊,确实让我喜出望外。我代望月楼,感谢父亲与叔父的帮扶。”

    “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说这些。”卫宁陪着笑脸说道:“以往在卫家,我对你也是有些过于苛刻了……”

    “三叔也是为我好,我都懂的。”此时提起卫家的事情显然不太合适,卫玉打断了他说道:“望月楼如今百废待兴,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父亲和两位叔父的,稍后让人安排一些酒菜,还望不嫌寒酸。”

    卫懿等人还没来及回应,望月楼的管事推门走了进来:“总管事,长公子和二公子来了。”

    在望月楼,能被称为长公子的也就只有曹恒一人。

    卫玉赶紧说道:“选处上好的包房,我这就去迎接两位公子。”

    他随后很是歉疚的对卫懿等人说道:“父亲、两位叔父,我没想到长公子和二公子此时会来,稍候怕是不能陪着饮几杯了。”

    “去忙你的,我们这就回去。”卫懿毕竟是卫玉的父亲,虽然心里有些不安,可威严的姿态还是要摆出一些:“来这里之前,我们已经在家中吃过。”

    “既是如此,我也不留父亲和两位叔父,等到有了闲暇,一定回家告罪。”卫玉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他离开以后,卫泱对卫懿和卫宁说道:“二哥、三哥也看到了,天色这么晚,长公子和二公子还会来到望月楼,可见魏王对这里是十分重视,二十万吊铜钱,我觉着给的都是少了。要知道望月楼以后从大魏得到的好处,肯定不会少于凌云阁,能早些与这里走的近了,以后必定可以得到许多好处。”

    “你认为卫家需要投入多少在望月楼?”卫宁皱起眉头说道:“我拿出的可是全部家当。”

    “我们几个确实是倾囊相授,卫家却是有钱。”卫泱说道:“我看望月楼仅仅有二十万吊铜钱可是不够,少说也得百万。”

    “百万吊铜钱?”卫懿和卫宁错愕的看着卫泱,卫懿说道:“如此巨大的数目,只怕父亲不会答应。”

    “父亲比我们看的更远,我觉着他一定会答应。”卫泱问道:“两位兄长,回去以后是我写这封书信,还是两位中的谁来执笔?”

    “我是卫玉父亲,书信当然不适合写。”卫懿说道:“还是三弟执笔好了。”

    “三哥以往对卫玉实在是不怎么样。”卫泱说道:“父亲也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由三哥执笔再合适不过。我倒是想卖个人情给他,可惜我以往对他还算不差,由我来执笔,怕是很难说服父亲。”

    来到望月楼之前,卫宁就感觉他好似掉进了卫泱挖好的坑里。

    送来这里的二十万吊铜钱,有十万是卫懿拿出来的,卫泱也出了三万,他则是出了七万吊。

    当初很是看不上卫玉,如今不仅给他送钱,还要写信给卫弘请求借钱给望月楼,才真正是狠狠打了卫宁一个响亮的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