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永生者
    银月清辉,映入林间,古老树木之下,潜伏着一双双明亮的眼睛。绿油油,犹如幽火,野兽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低嗥,警惕地看着闯入森林之中的不速之客。

    林间空地之中,少女尖尖的银色耳朵微微一动,回过头去,黯银的眸子与此地的主人四目相对,她忽然露出雪白的犬牙,潜伏的恐狼见状低吟一声,寒毛直竖,纷纷夹着尾巴逃出了灌木丛。

    近处,地上横七竖八皆是尸体,有生着鬃毛的巨狼,产自阿尔卡斯一带地区的大体型猎犬,还有人类。

    两个男人,喉咙被快刀割开,咕噜咕噜往外冒着血水,双目失神地看着夜空,像是无光的玻璃里面盛满繁星与林冠。树梢之上有一只渡鸦,正歪头梳理着乌黑的羽毛,乌溜溜的眼珠子里映出这场林中盛筵。

    它们很少能品尝到人类的血肉,但古老的记忆之中,仍存留这样的片段——或许是在某个战场之上,它们的祖先在布满血与火的天空之上盘旋着。

    入眼之处是层层叠叠的尸山,人与人,残肢与残肢交织在一起。

    但此刻回到山林之间,一片狼藉的尸首之间,是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她是这些人当中唯一的幸存者。

    她正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越走越近的狼一样的少女。

    “等等,圣约山的事情……不、不关我事。”

    “三个月以来,我追杀了你四次,”少女开口道:“你东躲西藏,但终归还是难逃一死,早知今日,你会为当初的决定感到后悔吗?”

    “弥雅……你听我解释。”

    “他们两都死了,”少女看了看那两个男人,回过头:“你还想一个人独活?”

    “请告诉我,前辈,”她声音很轻,很柔软,像是一首低吟的夜曲:“当初背叛我们的人是谁?”

    那女人眼泪都流下来了,呜咽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不能杀我,弥雅,你知道我们是有苦衷的。那一切都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幕后黑手其实——”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张大嘴巴,脸色苍白地停了下来,浑身都颤抖起来。

    狼一样的少女银色的目光一动不动,问道:“是谁?”

    “那……是……不,我不能说,弥雅,求你了,别逼我……”

    “我没逼你,”少女摇摇头:“前辈,是你自己作出的选择。”

    “等等,可是——”

    弥雅直起身来,目光看着后者,一点点变得失望,后退一步,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举起手,腕刃映着一弧冷光。由上向下一挥,一抹血雨。

    那女人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双手是血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咚一声躺了下去。

    弥雅静静看着这一幕,只有银色的眸子里忽闪了下,但她忽然扭过头,拿去手中的通讯水晶。月光之下,一张淡蓝色的光幕逐渐展开来,上面弹出一条消息:

    “你在什么地方?”

    “秘密——”少女输入道。

    “……”

    “找我有事吗?”她又问。

    “我想见见你,约个地方?”

    “没门。”

    那边仿佛早料到如此,叹了口气:“……你最近怎么又和银林之矛对上了,他们得罪你了?”

    弥雅楞了一下,用手轻轻一划:

    “他们杀了我的小男朋友。”

    “!?”

    那边的人简直像是呛了一口水,显得有些气急败坏,马上又发来一条消息:“等等,那臭小子是谁?”

    “秦执。”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倒霉蛋……”

    “那不关你事,”狼一样的少女想了一下,嘴角不由上翘:“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也一直在找他。”

    “你没在和我开玩笑吧?”

    “你再不说正事,我就要挂断了。”

    “等等,”那边的人显然清楚她是什么性子,赶忙说道:“我确实有正事,你最近是不是在调查圣约山的事情,我得提醒你一句,你已经引起弗洛尔之裔的人注意了。”

    “他们拦不住我。”

    “那超竞技联盟呢?”

    弥雅的手在光屏上停了一下,才一笔一划地写道:“果然和他们有关么?”

    “……你好自为之吧。”

    光屏微微一闪,然后折叠成一条线,消失不见。

    弥雅怔了片刻,有点沉默地看了地上三具尸体一眼,那女人的尸首正变得僵硬,冰冷,像是一尊石像,但鲜血淋漓之下,并没有半点星辉溢出。

    仿佛三具枯木。

    她转过身,缓缓向林间走去,手边的通讯水晶再微微一亮。

    她随手拿起水晶,看了一眼,眼底有些意外。她举起水晶到耳边,随意地偏着头,让银发如瀑垂下,穿过指尖,声音有些轻柔:“小白,想姐姐了?”

    “……”

    “我不叫小白。”通讯水晶上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那反正也差不多,不是吗?”

    “有东西发给你。”

    “视频?”

    “嗯,还有一张图。”

    弥雅看着那个传过来的图案,那是半个王冠的银色纹印,她忽然一下定在了原地,像是着了魔一样。怔了好一阵子,才用力抓紧了水晶,问道:“小白,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怎么找到这个东西的,它在谁手上?”

    少女握紧水晶的手,白皙的手背之上,是王冠的另外一半,淡银色的光华,映着海林的月光。

    “我说过,别叫我小白。”

    通讯水晶另一头的声音,咬牙切齿地答道。

    ……

    与听雨者分开之后,方鸻仔细检查了一遍那枚信息化水晶。

    这枚新水晶的收纳能力起码是他原本从龙火公会手上得来那一枚的几十倍以上,他原本的水晶收纳两具步行者iii型已是勉强,而这一枚水晶收纳两具步行者iii型之后才不过占据了其内部空间一角而已。

    如果说原本的收纳水晶不过是一个小木箱,那这枚水晶的内部空间几乎等同于一个标准集装箱大小,这种水晶在第二世界也不多见,通常用来收纳战略级魔导器。

    比它更大型的收纳水晶也不是没有,但那都是龙魂水晶,更加罕有的龙骑士的收纳装置,就是顶尖的大公会,也不见得能有两三枚。

    这东西看起来也是出自于托拉戈托斯之手,其内部的空间利用率简直像是一件艺术品,不过它昂贵与罕见不仅仅在于炼金术士的工艺,还有它的原材料。

    这种黑水晶富含魔力,要么是从原晶石之中萃取,要么本身就是龙魂水晶的残次品,而后者是用来制作龙骑士载体的核心水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这枚水晶不出意外的话,可以让他用上好长时间,甚至一直到成为龙骑士之前都不用考虑替换。方鸻也没想到自己竟有机会拿到这么一件珍贵的魔导器。

    这东西在他手上,恐怕是第一件就连吴迪与琉璃月他们,甚至包括一些更顶尖公会培养的新人也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将这东西收起来,收纳水晶没有等级与知识需求,又只有战斗工匠能用,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收入囊中。至于替换下来的那枚水晶,倒也不用急着卖,收纳水晶向来有价无市,谁也不会嫌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方鸻心中还有些庆幸,还好是双胞胎之中的姐姐捡到了这东西,若换成其他人,财帛动人心的情况下,恐怕还真未必会还给他。

    毕竟谁也没看清之前那领主究竟掉落了什么,就是拿一件别的什么东西来替代,他也说不出什么。

    但爱丽丝和爱丽莎是什么样的品行,他虽与两姐妹接触不多,但却心中也清楚。孤白之野培养出的暴风雨旅团,或许别的说不上什么,但荣誉感与自豪感是一点也不差的。

    他想起这对双胞胎的姐姐,才忽然记起有一件事忘了问对方,听雨者在与血之盟誓敌对的情况下,也不知道他们对血之盟誓与拜龙教的联系是否了解。

    想及此,他不由马上打开通讯列表,点开爱丽莎的头像,向对方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爱丽莎,你对血之盟誓了解多少?”

    过了一会,那边才回过来一条略带惊讶的信息:“艾德先生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我明白了,是要对血之盟誓做一番针对吗?”

    方鸻摇摇头,这或许也是原因之一,但并非他的主要目的。他正准备输入回复,但忽然手在光屏上一停,鬼使神差地问道:“你对血之盟誓与夜蜥人之间的关系了解多少?”

    因为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血之盟誓的人召唤的龙之仆役来自什么地方呢?他本能地以为那是拜龙教与尼可波拉斯,但仔细想想,历史上那位龙之魔女从未到过芬里斯岛。

    这里是托拉戈托斯的地盘,那头传奇绿龙也不可能再让另一头巨龙登上他的岛,更遑论一头黑暗巨龙。但那些龙之仆役若非来自于尼可波拉斯,又是来自于什么地方?这世界上难道还会有第二头黑暗巨龙?

    或者说,龙之仆役并不仅仅只与黑暗巨龙有关?而方鸻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夜蜥人,众所周知夜蜥人有秘密崇拜的传统,它们名字之中的夜一词,一则是指它们生活在黑暗之中,二就是与它们的黑暗宗教习俗有关。

    努美林与辛萨斯蛇人崇拜太阳众神,但这一神系在第一祸星降临的时代,就因为诸神之战的原因而元气大伤,太阳众神在上一纪元的末期消亡殆尽,其最后一位太阳神——塔-阿卡陷入长眠之后,‘欧林’才从它星界的意识之中诞生。

    但艾塔黎亚一直有这样的传言,一些较小的次级神在长久的沉睡之中,从星界醒来,复苏成为黑暗的神祇。夜蜥人们就私底下膜拜着这样一尊神像,这也与芬里斯岛的传闻不谋而合。

    方鸻不由想到,假设芬里斯岛下面长眠着一位神祇的传闻是真的,而夜蜥人们崇拜的那位黑神神祇其实并没有完全复苏,那么两者完全可以是一个存在,这些夜蜥人古怪的行径就解释得通了。

    这些夜蜥人打算复活一位辛萨斯时代以来的古神?

    而血之盟誓的人也参与其中?

    方鸻不由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那这下面这场试炼可就不大简单了。他不由想起在山之宫殿,托拉戈托斯让他们看到的那一幕幻影,深渊之下那只巨大的眼睛,似乎早已意味着什么。

    可自己区区一个十级不到的选召者,怎么会被卷入神战相关的剧情之中,还有这些血之盟誓的家伙也太胆大了吧,难道他们不明白黑暗神祇意味着什么吗?

    方鸻倒抽了一口冷气,简直感到牙都酸了起来。

    那边爱丽莎也停了一下,然后才带着疑惑地口气回道:“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血之盟誓在芬里斯岛下遗迹之中布局倒是人所皆知,我们也猜到他们可能与夜蜥人有所联系,但没想到会紧密到这个程度。”

    方鸻抓住重心:“也就是说,夜蜥人对岛上的选召者与原住民们其实态度非常冷淡?”

    “岂止冷淡,倒不如说是怀有敌意。”

    “那血之盟誓能给它们什么好处,能让它们态度发生如此改变?”

    “……这倒没想过,不过的确挺奇怪。”

    方鸻隐隐感到事情正在走向自己猜测的方向,但还有一些细节的疑惑,比方说血之盟誓与杰弗利特红衣队在这件事上是什么关系,还有地下那座方尖塔究竟象征着什么,为什么在幻影之中那巨大的眼睛会与它出现在一起。

    还有银色维斯兰的人之前说过,杰弗利特红衣队也在寻找那座方尖塔,所以这两者之间是不是另有联系?何况他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听雨者公会高层的神秘失踪,似乎也与之有关啊。

    他皱起眉头,有点意识到这岛上的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方鸻不由追问道:“对了,爱丽莎,你对你们公会的事情了解多少?”

    “公会?”

    “你们公会高层消失之前,曾经接过一个有些奇怪的任务,你知道那个传闻,对吗?”方鸻打了一行字,然后将手停在那个地方。

    爱丽莎犹豫了片刻,才回道:“我知道得不多,这是公会高层的秘密,其实本来我不该说,但有一件事情,当时的确有些奇怪,艾德先生想要听吗?”

    “自然。”

    “那请艾德先生为我保守秘密——艾德先生,你知道永生者吗?”

    “永生者?”

    方鸻看到这个有些陌生的字眼,不由微微一愣,但就像是催发了他心中的某种记忆,让他忽然之间想起三年之前第二世界发生的一件事来。

    他马上问道:“你是说三年前的圣约山事件?”

    “圣约山?”爱丽莎怔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道:“那件事的确与这件事有些联系,不过我要说的是另一个故事,艾德先生。”

    “我要说的,是十三年之前的拜恩之战。”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