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3章 宝贝疙瘩苏总旗
    第63章宝贝疙瘩苏总旗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诗词歌赋,对苏瞻来说不过是附庸风雅的东西罢了,所以,他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太在意。午时未到,张仑来了一趟,见苏瞻生龙活虎的趴在床上,调侃了几句就离开了。张仑走后不久,石克楠和曹铎一起来到柴房小院,先是看了下伤势,确定无大碍后,石克楠一脸兴奋的说道,“哈哈,石某早就说过没什么问题的,一听苏公子有意入锦衣卫,三位长官高兴地嘴巴都合不拢了。如今讨封的公文已经送往京师了,估计不日朝廷正式册封文书就能下达。不过,公子新入锦衣卫,虽然有老千户大人的关系在,长官们也不敢做的太出格,暂时只能给个总旗的位子,划在石某麾下。至于具体职司,得等北衙那边做决断。”

    能得到总旗之位,已经有些出人意料了,按锦衣卫官职等级,总旗乃正七品,位同知县。但由于锦衣卫的特殊性,知县见了锦衣卫总旗,也得低声下气的。明朝举人虽然已经有了做官的资格,但一般都是补缺,就算补缺还得花钱走关系才行。苏瞻如果不是眼光毒辣,选择入职锦衣卫,恐怕想以举人身份当七品官,等到老都不一定有戏。就算是荫袭,也大部分从校尉或者小旗干起,像苏瞻这样直接从总旗干起的,绝无仅有了。在南北直隶也有不少世袭锦衣卫高位的人,但那些人可都是没什么实权的。像张仑的跟班家将张天雷,也授着锦衣卫指挥佥事的职,但实际上也就有个身份,实权是一点没有的。苏瞻的总旗大有不同,职位虽然低,但却是实授,将来可是要负责具体职司的。

    从石克楠的反应,就可以看出锦衣卫上下有多看重此事,苏瞻暗自庆幸,自己这步棋算是走对了。曹铎挺羡慕苏瞻的,但也只能羡慕,谁让自己没有功名没有才学呢?当然,考了功名,又满腹才学的,又有几个对锦衣卫感兴趣的?莫说开封解元公了,便是普通的秀才,都未必会对粗鄙武夫感兴趣,更何况是名声极臭的厂卫体系。

    苏瞻努力爬起身子,朝着石克楠拱了拱手,“以后还要请百户大人多多提携了。”

    “这叫哪里话,你要看得起石某,就喊声哥哥,咱们锦衣卫没那么多规矩”石克楠也是聪明人,苏立言可是锦衣卫有史以来第一位才子解元公,上边也是青眼有加,重点照顾,总旗不过是起点罢了,只要苏立言自己不得罪上官,估计不出两年,就能窜到千户位置上去。上边若是有意拿苏立言做标杆,恐怕提为堂上官调入京城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趁着苏立言还没发达,处好关系才行。

    石克楠性情豪爽,神情不似作伪,苏瞻也觉得挺投脾气的,挑眉笑道,“那以后小弟就斗胆,叫声石大哥了。”

    “本该如此,哈哈,实话跟兄弟说,让兄弟在石某麾下做事,也是石某向三位长官讨来的。麾下有你这位大才子在,石某脸上也是甚有光彩啊”虽然曹铎站在一旁,石克楠也没什么避讳,“三位长官有意看望下你的,毕竟咱们锦衣卫里的宝贝疙瘩啊,不过兄弟你住的这个地方实在是.....嘿嘿,虽然咱们锦衣卫行事不必在意他人看法,但多少得顾虑下朝堂那些酸儒,要是真拿这事参上一本,咱们锦衣卫也得受着。长官也有意帮你的忙,但事涉张小姐,长官们也没什么办法。”

    石克楠的意思还是很明白的,那就是长官们很看重你,也有意帮忙让你回到苏家宅子居住,但也不敢得罪张家大小姐。苏瞻了然一笑,颇为理解的点了点头,锦衣卫可以不给开封府面子,可以不给周王朱睦面子,但不能不给张家大小姐面子,人家张大小姐可不是吃素的,代掌五军都督府,那是闹着玩的?真把大小姐惹得不高兴,人家敢把锦衣卫指挥使衙门给挑了。

    “石大哥说笑了,还请替小弟谢谢几位长官的好意,小弟既为锦衣卫麾下,本该亲自拜谢既为长官的,奈何这伤...哎”指指自己做半边屁股,一脸的愁容。石克楠很同情的拍了拍苏瞻的肩膀,轻声笑了笑,“兄弟,你这伤确实有点恼人,不过没必要担心,咱们锦衣卫没那么多穷讲究,具体情况,长官们也清楚,自不会怪你。等伤势好了,再去千户所拜会下便是。长官们那边不用担心,说到底都是自己人,只是周王府的案子,兄弟还得想点辙,总得做做样子才行。”

    石克楠果然够霸气,几句话将锦衣卫的嚣张劲头表现得淋漓尽致的。石克楠也是一片好心,苏公子有伤嘛,咱们忙活忙活敷衍下就行了,朱睦有什么不满的尽可去找几位长官。曹铎那张脸就有些丰富多彩了,石克楠也太他娘的欺负人了,但也没必要如此明显吧。锦衣卫敷衍了事,到最后案子还得踢回开封府,案子破不了,吴知府动怒,挨板子的还不是他曹铎?石克楠就坐在旁边,曹铎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苏瞻,“苏公子,不管怎样,你总得帮曹某这个忙啊,世子若是找不回来,曹某也得被知府大人打死。”

    苏瞻也觉得石克楠有点欺负人,不过他可不会说什么,只好撑着床板起身,石克楠眼疾手快,伸手扶着,还出声抱怨道,“兄弟起来做什么,做做样子而已,你说怎么做,为兄去安排便是。”

    “石大哥,世子一案颇有些蹊跷,周王殿下就这么一个儿子,咱们总得尽心查查便是,若是案子破了,对咱们也有好处不是?”苏瞻屁股有伤,也没法坐着,石克楠倒是聪明,把椅子扭过来,双手用力,直接将两边扶手掰掉,苏公子抱着椅子靠背,骑在椅子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