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4章 扑朔迷离的失踪案
    第64章扑朔迷离的失踪案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苏瞻尽职尽责,石克楠也很高兴,毕竟案子破了,功劳也要算在自己百户所头上。谈起案子,苏瞻变得很认真,昨夜受了伤,一时间睡不着,脑子里想的全都是这个案子。朱勤熄已经九岁,什么都懂,人贩子可没兴趣对这么大的孩子下手。可偏偏又没人讨要赎金,所以绑架勒索又没太多可能,“曹捕头,昨夜苏某想了很久,世子的案子和普通的绑架案大有不同,不知咱们祥符,最近有没有其他失踪案发生?”

    曹铎作为开封府第一捕头,府衙的案子大都过了一遍,想了想,有些愕然的看着苏瞻,“苏公子,你怎么知道?咱们祥符最近几个月前前后后发生了不少失踪案,失踪的大都是十岁左右的男孩,包括世子在内,已经是六起失踪案了。”

    苏瞻心头一紧,最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几个月内,连续六起失踪案,失踪的还都是十岁左右的男孩,从这些共性上看,这些案子有关联的,很像是连环案。苏瞻最怕的就是这种连环案,因为连环案背后,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恐怖。不过苏瞻还是存着一丝侥幸心理,他希望这些案子没什么关联,“曹捕头,苏某行动不便,还请你回衙门一趟,将近期失踪案的记录取来。”

    曹铎倒很干脆,答应一声便快步离开。自曹铎走后,石克楠就发现屋中的气氛有些沉重,苏瞻目光阴郁,不似之前那般洒脱,“兄弟,案子有些不对?”

    “现在还不确定,需要看下案宗才行,但愿苏某想错了”苏瞻握紧双手,闭上了眼睛,一时间房间里有些沉默。由于案情紧迫,曹铎到了府衙知会一声,吴绵文也没多说什么,半个时辰后,曹铎便抱着卷宗回到了柴房小院。此时午时将过,几个人却都没进食。曹铎心系案子,一点食欲都没有,苏瞻全神贯注的看着案宗,石克楠也不好意思打扰,只能耐心等着。

    良久之后,苏瞻才从案宗中回过神来,他握紧右拳,左手微微颤抖。看完案宗,心中仅存的那点侥幸也荡然无存,正如曹铎所说,失踪的男孩全都是十岁左右,而且失踪时间相隔约为二十天。暖春时节,阳光明媚,屋中却感受到一丝阴凉,苏瞻扶着椅子靠背,右腿撑着,努力站起身,“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晚了的话,恐怕世子就不保了。”

    曹铎和石克楠全都怔住了,曹铎有些尴尬的苦笑道,“苏公子,事情真有那么不堪么?会不会被人卖到别处做苦力?”

    “这种希望很小,如果是倒卖婴孩,大多是朝一岁左右的婴孩下手,如果做苦力,也会挑那些痴傻之人,谁会挑十岁左右的孩子?有些专门经营**买卖的,有可能对这些男孩子下手,可做这等买卖的都很讲究,多半会买些穷苦家孩子,他们可不会蠢到得罪那些豪门富户。可是,你们看看这些案宗,失踪的有农户家的,有富户商人家的,就更别提周王府了”苏瞻停顿了一下,目光沉郁的看着窗外,“所以,绑架这些孩子,肯定是为了满足某种特殊的需求,从间隔时间看,每个孩子只能存活二十天左右。”

    苏瞻的分析,打破了曹铎那仅有的一丝希望,他有些羞愧的低着头,如果能早早地破了案子,就不会有那么多孩子遭难了,“苏公子,那现在该怎么做?怎么找到凶手?”

    “找凶手?”苏瞻神情苦涩,“祥符治下几十万百姓,茫茫人海,想要找到案犯,哪是那么容易的?苏某刚刚看过,失踪的孩子大多集中在汴河西岸以及蔡河西南,凶手绑架孩子后,怕被人留意到,不可能大范围移动,所以凶手大致活动范围很可能在蔡河西部两岸的居民区。凶手杀了那些孩子,一定会埋在隐秘的地方,如果在家中翻土挖坑,动静太大,埋在家里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蔡河附近,比较好的藏尸地便是河流西南端的桦树林。曹捕头,你立刻领人去西南桦树林搜,如果搜不到就扩大范围,重点往西找。只要找到尸体,就能得到更多的线索。”

    见识了苏瞻的分析能力,曹铎没有半点迟疑。曹铎走后,苏瞻在石克楠的搀扶下来到了院子中,感受着浓郁的春风,才发现肚子已经饿憋了,吃着小王送上来的饭菜,苏瞻有些不好意思道,“石大哥,还得麻烦一件事,能不能将祥符县衙最近的失踪案有关的案宗取来,另外,还得派人去那些苦主家询问下,重点问问失踪孩子的情况,身高、体质等等,越详细越好。”

    石克楠抹抹嘴,很随意的摆了摆手,“一些小事罢了,兄弟安心歇着,哥哥这就去安排。”

    石克楠刚离开,小王小八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他们可是怕极了石克楠,毕竟锦衣卫名声太大,百姓畏之如虎,尤其是石克楠腰挂锦衣卫百户腰牌,持着绣春刀,更是威风得很。小王弄来两条凳子,扶着苏瞻趴在上边,小八瓮声瓮气的傻笑着,“公子,你可真是了不得,石百户哎,竟然对你和声和气的。”

    “你们两个啊,石百户也就长相粗犷点,也没那么可怕嘛,锦衣卫可不是传言中那般不堪”苏瞻拍拍小八的脑袋,露出点笑容。跟王八兄弟俩聊了一会儿,心情也好了许多。不久之后,萦袖提着一串纸包走进来,看苏瞻毫无形象的趴在凳子上,便没了好脸色,“苏立言,你昨夜刚受了伤,伤口还未结疤,就不能老实点?大小姐可是吩咐过的,让你好生将养,不准你再惹事。”

    说完话,萦袖还瞪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王八兄弟,小王小八可不敢惹萦袖,这位凶巴巴的女子厉害得很呢。苏瞻无奈的努了努嘴,使个眼色示意小王将那串纸包接过来,“丫头,你的好意本公子领了,苏某也是没办法,世子的案子可拖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