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5章 感觉很不妙
    第65章感觉很不妙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听说是为了案子,萦袖也不再抱怨,进了屋没多久端着水盆走出来,苏瞻行动不便,萦袖便伺候着洗漱起来,末了还帮苏瞻梳了梳乱糟糟的头发。平日里凶巴巴的丫头如此温柔,苏瞻还是很享受的,当然他心里也明白,萦袖如此做,完全是看大小姐的面子。萦袖将两件崭新的锦袍放在床头,嘴巴也没停着,“真没想到,你平日里文文弱弱的,还能做出这等事儿来。你要真丢了性命,岂不是冤得慌。”

    “还真是什么样的小姐什么样的丫头,都说些没良心的话,那节骨眼上,哪还想得了什么?”苏瞻恶狠狠地啃了一口苹果,眼睛不无恶意的瞄了瞄萦袖的柳腰。萦袖背着身,并不知苏公子贼眼乱瞄,只是轻笑道,“也就你敢这么跟大小姐说话,换做旁人,早扔到河里去了。哦,府上正好有几件旧袍子,大小姐让你有空试试。”

    哎,大小姐这人,明明一片好心,却生怕别人知道似的。苏瞻早习惯了,也不以为意,“哼哼,换做旁人,本公子还不救呢,站旁边看热闹多好,话说那女刺客身材挺不错的。”

    “当真是胆大包天,你要真不怕死,就去找那个女刺客吧”萦袖回过头,双手掐着柳腰,粉嫩的脸颊带着晕红,“你那首《长相思》,现在可都传遍了,大家都说你仰慕扬州陆大家呢,嘻嘻。”

    “管旁人怎么说呢,大小姐心里明白就好”苏瞻对这种事一向看得开,所谓谣言止于智者。当然,也不排除陆丹雪借这些事抬高名气的可能,不过苏瞻对此并不感兴趣。见苏瞻一副淡然的样子,萦袖也觉得无趣。恰巧这个时候石克楠回来了,有时候不得不佩服锦衣卫的办事效率,一个时辰不到,祥符县衙的案宗以及失踪孩子的详细情况就全都取回来了。石克楠自然认识萦袖的,看到萦袖站在苏瞻旁边,若有所得的笑了笑,看来苏立言和张大小姐果然有问题啊。

    “萦袖姑娘也在啊”石克楠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将案宗和询问记录扔在桌上,捧着茶壶咕咚咕咚喝起水来。苏瞻也没怪石克楠粗鲁,想来忙活一通,也累得够呛,将祥符县衙的案宗分出来,推到萦袖身前,“丫头,你帮忙看看这些案宗,只要是关于十岁左右孩子的失踪案就拿出来。”

    萦袖一阵气恼,可是看苏瞻认真的样子,也知道不是耍性子的时候,乖乖的坐在旁边看起案宗。苏瞻则仔细的看着那些询问记录,包括世子在内的几个男孩,并没有伤残,身体正常,但同样都不算健壮,其中有一个孩子身体还有些瘦弱。看完询问记录,便帮萦袖分担一些,石克楠也拿过去一些,三人趴在桌子上不厌其烦的分辨着案宗。失踪案不少,但十岁左右的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婴儿失踪案,由于与本案无关,只能暂且放到一旁。其中有一件案子引起了苏瞻的注意,那就是两个月前发生的一起失踪案,失踪的男孩十岁左右,家住汴河西岸的归崇坊,而且此案至今未破。找到这个案子,苏瞻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如果此案并入开封府六案,那就是七起案子,也就是说之前的估算有误,从前后失踪时间来推测,每个孩子存活的时间根本达不到二十天。

    萦袖一无所获,石克楠那边倒是找到了一个案子,是一起失踪杀人案。一开始失踪的也是一名十岁左右的男孩,后发现被人杀害,不过此案距离现在已有一年半,而且凶手也已经找到。找了半天,只有一件案子可能有关联,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一股阴霾涌上心头,苏瞻紧皱着眉头,手指不断敲打着凳子面。石克楠看出苏瞻有些着急,倒上杯茶水,出声劝慰道,“老弟不必太过心急,石某已经派百户所的兄弟去帮曹铎了,如果真有尸体,一定有所发现的。”

    眼看着就要到酉时,石克楠便借故离开,萦袖并没有走的意思,吩咐王八兄弟将纸包里的肉骨头送到厨房去。一直到了戌时,等服侍苏瞻上了床,萦袖才匆匆离开得月楼。昨夜一场惊心刺杀,今天又忙了一天案子的事情,苏瞻着实疲惫得很,不知不觉中进入梦乡。这一觉睡得很沉,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柴房小院的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曹铎在院门外来回踱着步子,双手局促不安的叠在一起,嘴唇发青,微微颤抖,眼神中流入出一股惧意。曹铎很着急,拍门声把桂姐都惊动了,桂姐领着王八兄弟跑过来,轻轻福了一礼,“曹捕头,你耐心些,苏公子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容他些时间。”

    曹铎皱紧眉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倒是把苏公子身上的伤忘了。苏瞻睡得沉,所以好半天才醒来,踉跄着身子打开门,迷迷糊糊的看到几张脸。曹铎见到苏瞻,神色痛苦道,“苏公子,桦树林又发现了,哎....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苏瞻心头一紧,被凉风一吹,睡意全无。知道苏瞻行动不便,曹铎将楼里的宽椅子弄来,几个衙役抬着苏瞻去了城外桦树林。

    来到外边,苏瞻才知道已经到了卯时,此时月落西天,依旧散发着淡淡的亮光。椭圆的月亮,就像一张巨大的脸,似乎能听到一丝恐怖的笑声。淡淡的月光透过树梢,照射在桦树林中,风吹树叶,哗哗的声音,尽显萧索,一股悲凉的气息充斥着四周。远处火把闪耀,却寂静无声,火光照样那些僵硬的脸,他们脸色铁青,有的人浑身颤抖。恍惚中,那片树木,仿佛一偏獠牙,吞噬着生灵,变得阴森可怖。

    石克楠脸色苍白,手上青筋爆粗,作为锦衣卫百户,刑审人犯,屠戮叛乱,什么残忍的场面没见过?北镇抚司诏狱更被称为人间地狱,可是眼前的场面,依旧让石克楠恐惧和气怒。同时,石克楠对苏瞻的看法也大为改观,之前虽然也很恭敬,但更多的是因为张家大小姐以及苏瞻才学惊人的特殊性,但是现在,完全是一种佩服了。苏立言不是简简单单的才子,仅仅从一些案宗,就能分析出埋尸之地,起初,还多有不信,当尸体找到后,才发现苏立言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