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7章 凶手想要什么
    第67章凶手想要什么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聂翔和姚波涛全都一脸惊骇,苏立言才学惊人,这一点满祥符的人都知道。至于查案的本事,聂翔等人没怎么放在心上,虽然之前苏立言破了沈仲实的案子,但那个案子实际上并不复杂,根本无法与世子失踪案相比。聂翔眉头紧锁,依旧有些不信,“石长官,你是说搜寻尸体一事,全都是苏瞻的功劳?”

    “当然,苏立言就凭着几份案宗,推测出最可能的埋尸地。若非亲眼所见,石某也不会信”石克楠瞪了聂翔两眼,提着绣春刀往林外走去。

    蔡河西端有一家包子铺,卯时城门一开,赶早进城的小贩商客们大多会在包子铺喝点茶吃些东西。曹铎扶着苏瞻来到包子铺,就看到外边几张桌子上坐满了人,热闹的场景与冷冷清清的长街形成了显著的差别。曹铎颇有些为难,总不能强行撵走一桌客人吧。刚在包子铺外站了一会儿,石克楠就领着几个校尉赶过来,几个人锦衣卫一身明亮的蓝色罩甲,鸾带挂着锦衣卫腰牌,甚是扎眼。百姓们对捕头衙役不感冒,可对锦衣卫却是畏之如虎,石克楠也没有辱没锦衣卫的恶名,使个眼色,一名校尉拿着刀柄敲了敲火炉子,“你这老汉胆子不小,锦衣卫办案吃饭,还不赶紧给个座,难道还怕讹你包子钱不成?”

    锦衣校尉连唬带吓的,包子铺老板哪敢得罪,陪着笑将一行人引进自家住处。苏瞻也没有在意,只是由于屁股问题,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弄得很不舒服。几屉包子,四碟小菜,三个人狼吞虎咽的吃着。见苏瞻面不改色的夹包子吃,石克楠和曹铎不由得心生佩服,苏公子堂堂大才子,刚刚见了好多死人,这会儿还能吃得下饭,也算非比寻常了。透过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街道上的情景,雾气越来越浓,直到辰时中旬才慢慢消散。雾气不散,只能耐心等着,这一等就到了巳时一刻。

    离开包子铺的时候,街上已是行人络绎不绝,春光大好。走进桦树林,阴冷的湿气已经消失,雾气也变得非常稀薄。苏瞻重新站在七个尸坑中间,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雾气消散,明媚的阳光照亮林间,一草一木,一花一鸟,清晰可见。这是一片相对平坦的草地,没有人工砍伐过得迹象,似乎天然形成,在茂密的桦树林中,这样的空地并不多见。北面是密密麻麻的桦树,丰茂枝叶几乎挡住温暖的阳光,东西两侧也无异样,当看向南面的时候,双眼瞳孔缩了缩,那是一颗巨大的白桦树,树冠高耸,躯干很粗,至少一个人环抱有些难度。看到这棵巨大的白桦树,就有种特殊的感觉,它正对第四个尸坑,站在第四个尸坑北边,苏瞻将自己置身其中,想要找到一丝关联。第四个尸坑距离大树约有十丈距离,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树上有东西”一名衙役跑到树下看了看,就挥手喊了喊。

    距离有些远,根本看不清,石克楠心领神会,和曹铎一左一右,直接将苏瞻驾到了树底下,抬着头往上观察了下,在一丈高的地方,刻着某种图案。图案用利器所刻,一个人环抱着圆圆的东西,猜测上去,应该是太阳。七个尸坑,古怪的图案,苏瞻几乎可以断定这是某种变态的祭祀仪式了。但绝对不是某种邪教祭祀,更像是某个人幻想出来的变态仪式。

    在后世苏俄时期的中西伯利亚发生了一起恐怖的连环杀人案,死者有男有女,现场没有丢失财物,凶手只是取走了被害者的**官。此案名动一时,当时调查人员分析凶手可能有着某种性障碍残缺,后来案情破获后,便让人大吃一惊。凶手竟然是一名林场经理,他身体健康,有着很好的家庭。他杀人取走**官,竟然是因为脑海中疯狂的幻想,他认为集齐九男九女的**官,再用黑巫术仪式,就可以获得强大的性能力。

    那些疯狂的变态们有着强大的执念,哪怕他们的思维再让人无法理解,终究是有需求的,也就是杀人动机,只是他们的杀人动机让常人无法理解罢了。那么连环失踪案的凶手又是为了什么呢,至少现在,苏瞻还没想到凶手想要得到什么。苏瞻努力的寻找着,但是现场再没发现其他东西,无奈之下,便随着曹铎和石克楠去了趟开封府敛房。

    低矮的房间仅有一扇小窗,微风从窗口灌进来,发出呜呜的响声。阳光温暖,敛房内却阴气森森,走进敛房,后背便觉得冷嗖嗖的,就好像有什么人紧紧跟在身后。一张张白布盖着尸体,阴风吹拂,仿佛哪一个会随时坐起来。

    苏瞻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站在第一具尸体旁,掀开白布,石克楠点燃一支蜡烛。尸体苍白,半张着嘴巴,空洞洞的。眼睛突兀,没有半点光彩,稚嫩的脸庞,还能依稀看到活波玩耍的样子。这具尸体位于第七个尸坑中,保存十分完好,身体上的伤口清晰可见,额头一道横切的伤口,约有两寸,入肉很浅,伤口参差不齐,皮肉外翻是创口扩大,显然是生前伤。胸口也是同样横切两寸,伤口很浅,与额头大致相似,双臂内侧,双大腿内侧,也各有同样的伤口。而真正的致命伤口却在脖颈处,此处伤口足有一寸深,乃锐器所致,无数黑色血块,可见流了多少血。额头、胸口、四肢虽有伤口,但非常浅,而且左大腿内侧伤口血迹最浅,伤口有愈合迹象。从伤口愈合程度看,这些伤并不是一天留下的前后次序应该为左大腿、右大腿、左臂、右臂、前胸、额头,最后才是脖颈。

    检查了其他六具尸体,伤口大致相同,可见这些伤口不是随意留下的,胸口与四肢伤口都是右宽且深,左窄且浅,而脖颈伤口正好相反,应该是从死者后方下的手,从这些伤口大致可以推测出凶手该是左手持刀。这些都是凶手刻意为之,肯定有着某种意义。苏瞻捶了捶额头,脑袋里昏沉沉的,敛房内阴暗潮湿,寂静无声,只有风从窗口涌进来,如同一串冰刀,刺的人隐隐有些颤抖。

    从敛房出来,重新找到了一丝温暖,看着头顶明媚的阳光,苏瞻面色纠结,凶手到底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