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8章 困扰难破
    第68章困扰难破

    很多时候若能搞清楚凶手的杀人动机,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可惜,苏瞻思索良久,依旧不可得。当真是头疼,苏瞻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心中的那份疑惑越来越重。

    凶手以前没有杀过人么?从七具尸体的情况看,伤口极有规律,深浅、位置都大致相同,熟练的手法,充足的耐性,这不是初犯所具备的,哪怕是变态杀人犯也不行。没有人是天生的杀手,做任何事情都会有过程,连环杀人也是一样。自己一定忽略了什么,这七具尸体绝对不是凶案的源头,如果能找到源头,会找到更多可以利用的线索,因为连环凶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第一次犯案最为重要,凶手由于毫无经验,会紧张、恐惧、冲动、慌乱甚至歇斯底里,往往会留下很多痕迹,以此可以推断出凶手的性格、所处环境、身高甚至是相貌。

    或许,凶器也是一条可以追查的线索,但苏瞻不是资深仵作,凭着伤口根本无法准确推测出凶器,所以这条线只能暂时放弃。

    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好,桦树林发现尸体的事情并没有传扬出去。石克楠亲自下了封口令,不管是衙役,还是百户所校尉,只要敢在外边胡说八道,自当严惩。

    有些事情能瞒得过祥符百姓,却瞒不过张紫涵的,她对周王世子的案子并不是太感兴趣,听说林中发现了七具男孩尸体,那对浓墨般的黛眉也紧紧地蹙了起来,“苏立言呢,有没有查到什么可用线索?哼,没想到我祥符竟出了如此凶残畜生,此等恶徒,便是千刀万剐也难消心头之恨。”

    萦袖离着虽有两丈距离,依旧可以感受到大小姐身上传来的阵阵冷意,“回大小姐,苏立言从敛房出来后就把自己关进了柴房,虽然有些线索,但依旧不确定接下来该如何查。石克楠与曹铎倒是想对西城一片大肆搜索一番,但被苏立言拒绝了。”

    “嗯,正该如此,这次苏立言可是碰到难题了,凶手凶残成性,若是没有几分把握,大肆搜捕,只会惊动凶手,如此一来,怕是世子性命不保了”张紫涵攥紧手里的茶杯,清秀的玉脸上挂满寒霜。近二十年来,从没有这么想杀一个人,若不是诸事缠身,真想陪着苏立言一起把那个畜生揪出来,“萦袖,这些天你去苏立言那做事吧,虽有石克楠和曹铎,但用起来未必趁手。”

    “啊?”萦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大小姐,婢子去苏立言那倒是没问题,可是你这边呢?听说那位已经先跑过来了,咱们很多事情没准备好呢。”

    放下茶杯,张紫涵缓缓站起身,望着窗外沐浴在夕阳下的花朵,淡淡的笑了笑,“你这丫头倒是贴心,放心好了,我已经请锦衣卫牟指挥使将诸葛延调到祥符,想来这两天也该到了。”

    诸葛延这个人,萦袖还是听说过的,此人边军出身,早年间曾随老公爷张懋与瓦剌人交锋,战功彪炳,积功升任都司。后来被老公爷推荐给了锦衣卫指挥使牟斌,成了牟斌麾下的心腹大将,被委以重任。这两年一直在辽东台州卫所任副千户,负责朵颜三卫的事务。

    见张紫涵早有准备,萦袖便不再反对。

    华灯初上,汴河水面上已是画舫巡游,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点缀着这片并不算明朗的夜空。得月楼内,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姑娘们忙着跟恩客推杯换盏,就连桂姐也忙的脚不沾地。一间不起眼的柴房里,却静的落针可闻,与前边热闹的情景格格不入。苏瞻一直沉思着眼下的案子,小王小八守在外边,也不敢出声打扰。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匆匆而过,苏瞻睁开惺忪的眼皮,顿时觉得脖子有些酸疼,不禁苦笑起来,昨晚上竟然趴在椅子上睡着了,脖子不酸就见鬼了。屁股上的伤口已经结疤,不再像之前那么疼,起了身拖着左腿拉开门,清晨的空气扑面而来,阵阵凉意拍打着脸庞,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刚想出门打水洗脸,耳边却听到一阵声响,顺着声音看去,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小王小八这两个夯货,还真是实诚,居然守了一夜,这会儿左右两边,一边一个,正坐在地上睡得爽呢。看看头顶朝阳,伸手推了推右边的小王,“你们两个别睡了,坐在这种地方睡觉,不怕染了风寒?”

    小王很快醒来,揉揉眼睛,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嘿嘿傻笑道,“无妨的,倒是公子昨夜睡得沉,俺们兄弟怕弄醒你,也没敢将你抬床上去。”

    “你们呀,就是死心眼”笑着拍了拍小王的肩膀,也没再多说什么。刚刚吃了些早饭,还未到巳时,萦袖便来到柴房小院,身后还跟着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小公爷。张仑对破案什么的并不感兴趣,可是自从知道已经死了七名男孩,内心那股子正义感就窜了上来,于是一早也跟着过来了。

    一看到苏瞻,张仑便有些急吼吼的说道,“苏立言,赶紧把那凶手找出来,看本公子不将他打成肉泥?”

    凶手要是那么好找,苏公子还用如此发愁?懒得理张仑,在小公爷心里,估计破案子就跟街边买白菜一样轻松。巳时刚过,石克楠和曹铎两个人前后脚也赶到了得月楼,相比石克楠脸上的镇定和从容,曹铎的脸色可就有些惨了,一下子找到七具尸体,吴知府哪还能坐得住,免不了又对曹铎施加了一番压力。吴知府说的很明白,如果此案不能及时堪破,累世子朱勤熄丢了性命,那在吴知府被摘掉乌纱帽之前,会先把他曹铎给办了。

    一看曹铎那副哭丧脸,苏瞻就知道吴绵文的压力有多大,七具男孩尸体再加上还未找到的世子朱勤熄,这事谁碰上谁倒霉。如果案子破不了,总得有人来负责,锦衣卫那边是不可能背黑锅的,祥符县衙体格太小又背不动这口黑锅,最终这口锅还得开封府的吴知府来背。仔细一想,也不得不说吴绵文够倒霉,好不容易破了沈仲实一案,还没松口气呢,又冒出来个世子失踪案,偏偏这些事情还发生在朝廷考核的关键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