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9章 说书先生与四大豪杰
    第69章说书先生与四大豪杰

    “苏公子,你这次必须得帮帮曹某,这案子要是拿不下,吴知府就得拿下曹某了,一个查案不力,曹某就得进牢里蹲着了”曹铎越说越悲情,甚至已经有些命令的语气。曹铎觉得自己流年不利,最近碰到的都是些要命的案子。

    石克楠可不管这一套,吴绵文对衙门的人施压,曹铎就跑来对苏瞻施压,要知道,苏解元现在可是他锦衣卫的人,“曹捕头,此案锦衣卫自会尽心去查,你对苏总旗这般说话,是不是有些过了?”

    被石克楠几句软钉子顶了一下,曹铎才回过味儿来,人家苏瞻现在可不仅仅是才子解元公,还是锦衣卫新任的总旗官,哪是他一个捕头能指挥得了的。苏瞻倒是能理解曹铎心中的急切和无奈,也没有过多计较,“石大哥,你也莫责怪曹捕头了,世子一案,上头都有压力,曹捕头只是心急一些罢了。”

    萦袖刚刚也是有些不乐意的,苏瞻揽下这桩案子本就属于帮忙,搞得好像是替开封府当差一般,不过想归想,却不会说出来。几人对案子讨论了一番,依旧是一筹莫展,眼看着午时将到,石克楠提议道,“苏老弟,小公爷,此案甚是恼人,如此待在这里也是无用。听说那莫老先生今日要在潇湘茶馆说书,不如让石某请大家去茶馆放松一下如何?”

    一听石克楠这个提议,曹铎那张脸有点黑,这些锦衣卫也太欺负人了,可曹铎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锦衣卫是天子亲军,破不破案跟人家没多大关系,说到底这个案子是周王请锦衣卫帮忙,而不是北衙派下的公事。莫看曹铎黑着脸,张仑倒是面露微笑,“莫老头嘴皮子利索,忒能逗人笑,咱们就一起去吧。”

    莫柏明莫老先生乃是祥符名士,此人家境殷实,才学不俗,偏偏不喜仕途,平日里除了研究下道家学术,剩下的就是编些故事,然后到潇湘茶馆逗人一乐。莫老先生也算是一位奇人了,喜欢道家学术,喜欢说书,从十七岁开始,到现在已经五十余岁,依旧是乐此不疲。

    萦袖看苏瞻依旧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伸手推了推,“不如一起去吧,或许放松下心情,会有好处呢。”

    “好吧”苏瞻也想换个环境,便点头同意下来。石克楠和张仑兴致不错,一左一右架着苏瞻,唯有曹铎,垮着一张脸跟在后边,眼泪都快出来了。

    午时的潇湘茶馆正是人多的时候,不过有石克楠和张仑出面,还是要到了一个好位子。茶馆分上下两层,一楼靠近西边的地方摆着一张蓝布长桌,上边放着一条竹板,这就是莫柏明老先生平日里说书的地方。潇湘茶馆虽说是茶馆,但并不是只供应茶水,小菜、点心种类繁多,还会提供一种唤作“水之香”的美酒,不过有一个规矩,每桌只供应半斤酒,想多喝都没有。潇湘茶馆地处汴河西岸,南面就是禅林苑,由此可遥望翰园,环境优雅,多了几分静谧,再加上莫老先生在此开坛说书,所以每到饭点,必然是宾客爆满。

    来潇湘茶馆吃饭的大都是些有身份的人,所以很少有人喧闹,便是饮酒,也是小声笑谈,这与酒楼里的喧闹完全不同。午时,莫老先生如约而至,老人身材不算高,有些瘦削,但目光矍铄,精神头十足。莫老先生一到场,茶馆顿时安静下来,只见老先生拿起竹板往桌上一敲,白眉一挑,中气十足道,“上次咱们说了那南梁豪杰陈庆之,今天咱们不说前朝,就说说咱大明朝当下的事情。”

    一听说的是当下之事,顿时都来了精神,就连兴致缺缺的苏瞻也来了兴趣,这个莫老头想说什么?

    勾起众人胃口,莫老先生展眉一笑,放下竹板,右手往上一抬,“要说这金陵城,自古以来便是人杰地灵,虎踞龙盘。紫气云集之地,必有豪杰聚集。两月前,便有那南北四杰闹秦淮。敢问这南北四杰为何人?便是那烈火道人袁囚忆,百面妖狐风自怜,黑白剑客唐若离,毒手凶豹高凌山。”

    开篇语一出,苏瞻忍不住嘴角一抽,这个莫老头还真敢张嘴,这事儿也敢乱说。关于南北四杰的事情曾经听张紫涵说起过,这所谓的南北四杰可未必真是什么大豪杰,两个月前这四个人齐聚南直隶,大闹了一番,风自怜、唐若离和高凌山做了什么还不得知,但是这袁囚忆却是用火药炸了富商路权的家,导致路家二十七口人死于非命。就这等行为实在称不上什么大豪杰,要说恶匪还差不多。

    不过说书就是说书,莫老头依旧继续讲述自己编纂的故事,“首先说说这烈火道人袁囚忆,话说这袁囚忆嫉恶如仇,善于用火,自称业火降临,惩治恶霸,从顺天府到应天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道是‘业火焚烧燃罪恶,老君庙下显神威’。”

    “那唐若离却是亦正亦邪,全身穿着非黑即白,手上功夫出神入化,至今无人能敌,端的是‘黑衫足下三尺剑,白衣傲立九重天’。”

    “毒手凶豹高凌山,更是让人闻风丧胆,话说此人出身名门,却不喜诗词,偏爱用毒,在他手上死伤无数,也算是‘千毒化作万恶身,不进地狱不为人’。”

    “可要说神秘,唯有这百面妖狐风自怜,风声吹来,自怜不自怜,花开亦未开,世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不知喜好,不知美丑,漫步走过,只有一丝芙蓉香。风自怜之传说,有诗云‘风欲无常亦有常,人间自会绽芬芳。一片狐妖谁为卿,独留芙蓉千里香’。”

    “这四杰闹秦淮,踪迹无人知。传说还在继续,故事便是故事,有道是‘三魂七魄聚于身,倒转阴阳破乾坤’。至此一刻,我来说,你来笑!”

    转眼间一刻钟便已过去,莫老先生说完自己的故事,茶馆中掌声经久不息。就像莫老头说的那样,故事就是故事,博人一笑罢了,认真你就输了。张仑摇着头有些哭笑不得的指了指莫老头,对旁边的石克楠说道,“这个老莫真的敢说,他就不怕衙门找他麻烦。”

    石克楠撇撇嘴,不置可否道,“小公爷可莫如此说,这莫老先生就是专门负责胡说八道的,咱们还能跟他较真?”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苏瞻骑在凳子上一言不发,萦袖也发觉有些不对劲儿,探过头轻声问道,“你想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