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0章 案子有了突破
    第70章案子有了突破

    苏瞻确实想到了一些事情,当时看到那七个尸坑以及白桦树的时候,就觉得这里边有文章,可一直想不通,直到莫老头刚才一句话提醒了自己。往蓝布长桌看了看,此时莫老先生已经准备离开,苏瞻沉声道,“快将莫老先生请过来,苏某有事要问。”

    曹铎最为积极,赶紧跑了过去,没一会儿就将莫柏明拽了过来。莫柏明有些莫名其妙,看到桌上几位,心里不禁有点发慌,张小公爷、苏解元再加上一个身挂百户腰牌的锦衣卫。

    “莫老先生请坐,苏某只是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而已”让莫柏明安心之后,苏瞻笑着问道,“莫老,早就听闻你对道家学术多有涉猎,敢问这三魂七魄具体为何解?”

    莫柏明有些纳闷,堂堂苏解元什么时候对道家学说感兴趣了?虽有疑惑,不过还是认真答道,“三魂七魄倒是有些复杂,也是各有不同,简单说来,这三魂七魄是人之内外,三魂精气神在内,七魄力、皮、血、貌则为外。自古以来,三魂七魄集聚者,从未有过,若是集聚,岂不是倒转阴阳破乾坤么?”

    几个人都是听得云里雾里的,张仑最是受不了这种暗藏玄机的话,有些不耐烦的瞪了瞪眼,“莫老头,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从未有过三魂七魄齐全之人。”

    “小公爷,你可听说过一句古语,‘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三魂七魄亦是此理,齐全者便是完美,可怎会有完美者?世间之人或无雄力、或无血气、或无慧根”莫柏明说罢,便起了身慢悠悠的走了。张仑依旧有些稀里糊涂的,石克楠更是干瞪眼,雄力、血气,这都什么跟什么?

    萦袖可不是那几个大老粗,她多少听懂了一些,只不过这跟世子的案子有关系么?苏瞻静静地思考着莫柏明的话,渐渐的脸上多了几分喜色,仿佛突然间捅破了困扰自己许久的那层窗户纸,眼前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心中一激动,猛地起身,一下子扯到了屁股上的伤口,疼的冷汗直冒。

    萦袖忍不住掐了下苏瞻的胳膊,啼笑皆非的瞪了瞪明眸,“你激动个什么劲儿,案子破了?”

    “虽未破,亦不远矣!丫头,快扶我回去,本公子终于知道凶手想要什么了”短短的时间里,苏瞻想通了很多问题。一直以来,七个尸坑都让他头疼不已,如此有规律的七个尸坑,远处那颗白桦树以及图案,还有尸体的姿势,身上极有规律的七刀。原来凶手做的这一切,很可能就是为了集聚三魂七魄,七具尸体已经聚够了七魄,而世子朱勤熄就是三魂中的一魂。

    什么样的人会有集聚三魂七魄这样的变态执念呢?只有觉得自己不够完美的人才会这么做,这个人一定充斥着懦弱、不自信,他要变强,变得不再受人欺凌,那种超乎常理的变态执念一旦迸发出来,再也捂不住。苏瞻仿佛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身体瘦弱,走过人群,不敢抬头,眼神中透着一种卑微,被人欺负的时候不敢反抗。他需要变得比别人强大,某一天他找到了某种方法,至少他认为这种方法是对的,于是开始了自己猎杀男孩的计划。

    可是,他猎杀男孩的计划又是从哪开始的?没有人是天生的凶手,最简单的,是什么事情让他敢于去杀人,让他相信自己能杀人?

    回到柴房小院,扶着方桌,苏瞻神情冷峻道,“石大哥,还记得你之前找到的那个男孩失踪杀人案么?”

    石克楠微微一愣,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当然记得,只是这个案子的凶犯已经抓到了啊。按照案宗所记录,此案证据确凿,凶犯已经认罪伏法。”

    一边说,一边在卷宗中翻找,很快就将那份案宗找了出来。接过案宗,苏瞻仔仔细细的看着,从头到尾,一处都没放过,良久之后,他闭上眼睛长长的呼了口气,“我们都错了,如果当初能够仔仔细细的查验这些案宗,我们就没必要浪费两天时间了。这件案子,可能才是世子失踪案的开始!”

    轰,苏瞻的话如同一颗闷雷,炸得所有人都有些昏沉沉的,张仑一把夺过案宗,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也没看出什么问题。萦袖和石克楠以及曹铎也探着脑袋,好半会儿全都摇了摇头,石克楠挠挠后脑勺,疙瘩脸上满是苦笑,“苏老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怎么没看出来?”

    “石大哥,这件谋杀案定罪的关键证据就是那件血衣,可问题就出在这件血衣上”苏瞻结果案宗,详细解释起来,“按照案宗记载,这件血衣是从城西酥甜糕点铺毛老板后院发现的,而发现男孩尸体的地方离着糕点铺十几丈,糕点铺老板毛宗普便被祥符县衙拘捕。可就是这件置人于死地的血衣问题最大,血迹从前胸浸透后背,这怎么可能呢?由于身体阻隔,再加上案发的时候还是正月里,袍子内多置厚衣,所以这血迹是无论如何也浸透不到后背的。唯一的解释,有人把衣服铺好,将血滴到上边的。而且,此案破绽颇多,毛宗普提供了凶器,却对行凶的地方描述的非常模糊,只说是在家中。可酥甜糕点铺有伙计,后院住处还有家人,人来人往的,毛宗普会蠢到在自己家里杀人么,他为什么又要杀那个男孩?”

    “这....这....如此说来,毛宗普是被人陷害的,可....毛宗普已经被问斩了”石克楠越是听下去越是心惊,通过苏瞻一番解释,再看这件铁案,竟然是破绽百出,到处都是漏洞,如此多的漏洞,可当初居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来。最可怜的还是那个毛宗普,稀里糊涂的做了冤死鬼。

    这件案子当初是谁经手的,朝廷又会如何处理涉事之人,这些问题苏瞻并不感兴趣。他最关心的是自己可能要找到那个畜生了,双手撑着桌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石大哥、曹捕头,麻烦你们让手下的人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到酥甜糕点铺进行排查,记住,不宜大张旗鼓,只能暗中打探。重点寻找那些独居男子,年约二十到四十,走街串巷贩卖有些小玩意或者吃食。此人应该身体瘦弱,平日里懦弱怕事,沉默寡言。但凡符合这些条件的人都要打听清楚,但不要轻举妄动,必须找机会一击致命,否则会害了世子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