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2章 苏公子的恶意
    第72章苏公子的恶意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锦衣卫祥符千户所千户廖云襄,副千户陈晖和万林。看到这三位顶头上司,佟耀林和苏瞻赶紧拱手行礼,“卑职佟耀林、苏瞻参见三位长官。”

    “免了”廖云襄伸手扶住苏瞻,仔细打量一番,甚是高兴道,“苏立言,你今日找回世子,可是为我锦衣卫大大的争了一回脸。想当年苏千户查案缉凶名震开封,没想到你小子竟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随我们进去,今日你来主审,廖某倒是要看看哪个不开眼的敢抢这份功劳。”

    苏瞻一开始还真有点想不明白,听廖云襄如此一说,便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一个千户两个副千户全都来了,敢情是来撑场子的。廖云襄一番好意,苏瞻赶紧拱手致谢,“卑职多谢三位长官,只是让卑职来主审,好像不合规矩啊。”

    这时候陈晖走上来拍了拍苏瞻的肩膀,小声说道,“若是别人,那自当按规矩来的,但是你苏立言嘛,就必须由你来了。功劳嘛,咱们可以多让出去一些,但某些人必须清楚,你是咱锦衣卫的人。”

    苏瞻本就是聪明人,很多事情一点就透,陈晖的意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就是要借机会告诉所有人,开封解元公苏立言是锦衣卫的人,千户所三位长官打破规矩让一个总旗来负责主审,就是告诉一些人,千万不要动歪脑筋,敢动苏立言,那就是跟整个锦衣卫作对。莫名的,苏瞻有些感激廖云襄,也庆幸自己走对了路,廖云襄善意的点了点头,“苏总旗,你心里明白就好,这般做也是牟长官的意思。按牟长官的安排,明年春闱之前就不给你派具体职司了,你的任务就是读书,明年考个好功名,咱们锦衣卫也能扬眉吐气。谁要是敢在春闱的时候使绊子,咱锦衣卫也不是好惹的。”

    “众位长官如此爱护,立言敢不用功?”苏瞻能理解锦衣卫上下的那股郁闷,被人指着鼻子骂了几十年厂卫鹰犬,粗鄙武夫,好不容易出来个解元公,要是不好好打打文官们的脸,岂能甘心?指挥使牟斌算是一位正派的老好人了,连他都动了打脸的念头,可见心里有多憋屈了。

    随着廖云襄几人进了百户所大牢,顿时有些理解廖云襄的苦心了,今日开封府几个大人物几乎都来了,不正好是个好机会么?吴绵文想要主审的,结果廖云襄却提议让苏瞻来审。这下子可把吴绵文给吓了一跳,这里坐着一名藩王,一个知府,一个锦衣卫千户,下边是两个副千户,怎么轮也轮不到苏瞻这个总旗啊,就算他是解元公也不行的。不过无吴绵文不是傻子,在官场混了近二十年,有些事情稍一寻思就明白了。锦衣卫这是要借机会把苏瞻推上前台啊,这个时候还能怎么办?

    看着不远处跪在地上的男子,苏瞻无法想象就是这个人犯下了滔天罪行。

    他有一个普通的名字,刘二,这个名字光整个祥符城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刘二很瘦弱,身材只有五尺多一点,长长的脸颊,胡子拉碴,目光望去,刘二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连环杀人案的凶犯?可他偏偏就是。刘二有着令人悲痛的童年,父母早亡,无人照料,打小被人欺负,长大了后依旧有人欺负他,而邻里毛宗普就是欺负的最狠的那个。每当夜晚降临,刘二蜷缩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把牛耳尖刀,他打着哆嗦发着誓,明天宰了那些欺负他的人,他要像个男人一样活着,要有女人,要敢拼敢打。

    誓言很美妙,可是到了第二天推开门,刘二又退缩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日子依旧一天天过下去,刘二不知道哪天是尽头,直到有一天,他上街卖泥娃娃,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要买泥娃娃,可偏偏泥娃娃卖完了。于是那个小男孩跟着到了刘二家中,小男孩取走了一个泥娃娃,可是却不满意,他要拿走刘二所有的泥娃娃。刘二哪里愿意,结果那个男孩生气了,他将泥娃娃摔在了刘二脸上,顿时刘二的额头流了血。

    那天刘二不知道怎么了,他冲上去掐住了男孩的脖子,可他太瘦弱了,竟然让男孩挣脱了,刘二疯了,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没用?他拿起一把刀朝着男孩捅了下去,一刀两刀无数刀,直到累的再也捅不动。看着躺在血泊中的男孩,刘二浑身打着哆嗦,却笑得那么开心,他终于当了一回男人,原来杀人是这样的。在这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身上,刘二找到了属于男人的自信和力量。接下来,他偷来了毛宗普的袍子,滴上血。哈哈,毛宗普最后被杀了。

    杀人,满足了刘二心中的欲望,可是体验到欲望的甘甜,那股欲望燃烧的越浓烈。在城南折马观听道长说过一番话,原来人有三魂七魄,那么自己呢,肯定缺少了三魂七魄,否则为何会如此不堪?于是陷入欲望的刘二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他寻找着那些十岁左右,身子不太健壮的男孩,只有在这样的男孩身上,才能找到自信,才能对付他们。每个男孩身上一刀刀割下去,能感受到三魂七魄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进入自己的身体里。让那些男孩跪在自己面前,看他们苦苦哀求,然后堵住他们的嘴,他们只能发出呜呜声,眼泪如河水般流淌。一刀刀下去,直到死亡,然后就是归于尘土。

    这就是刘二的一切,简单而又复杂,让人同情又让人痛恨,他不是坏人,却又是畜生,在他那扭曲的灵魂里,早已看不到光明。

    “刘二,你是男人吗?”苏瞻突然问了一句,这时刘二猛地抬起头来,“是!”

    “你不是,你杀了蚂蚁,就觉得自己是男人了么?哦,你好像连女人都不如”苏瞻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刘二喉头动了动,脸色慢慢变得涨红,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嘶哑着吼了起来,“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是男人.....呜呜.....我是男人....”

    刘二最终萎靡不振的瘫在了地上,打破心中的幻想,远比杀了他更可怕,因为屠刀举起只会让他证明自己是个男人。